乡悦古村落保护基金总经理赵连强:文旅产业模式深层创新的四大核心逻辑

2017年6月13日-14日,由执惠主办的《2017中国文旅大消费创新峰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峰会围绕“破局·立势”主题,汇聚了1300+位文旅行业领袖、文旅跨界、文旅创新、投资机构、研究机构等共同参与,通过旅游全产业链视角从7大维度,来深度挖掘文旅创新,捕捉行业发展风向标。乡悦古村落保护基金总经理赵连强发表演讲《文旅产业模式深层创新的核心逻辑》。

6月13日-14日,由执惠主办的第二届CTCIS“中国文旅大消费创新峰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本次峰会主题为“破局·立势”,大会为期两天。

峰会第二日,参会观众达到1300+位,30+家企业参展、100+家投资机构到场,峰会从文旅全产业链视角“资源、产品、渠道、营销、互联网、用户、资本”七大维度,来深度挖掘文旅创新,捕捉行业发展风向标。

据了解,本次峰会将有62位文旅产业大咖进行现场分享,其中共设置6场圆桌研讨,8家文旅大消费创新企业路演,2份行业权威报告发布。

以下内容由执惠根据现场演讲整理而成,嘉宾已确认。

乡悦古村落保护基金总经理赵连强:

非常感谢执惠提供这次机会,让我这次跟大家分享。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浙江省古村落保护利用基金、浙江省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乡悦古村落保护基金刚刚成立半年,半年多的时间已经在全浙江省一百多个村落进行了考察,也进行了一些投资。乡悦古村落保护基金总规模20亿元,目前主要的出资人,包括浙江省农业管理基金,杭州联合银行等,我们的基金主要目标也是希望打造出来一些轻奢的周末休闲和周末旅游的产品,主要是为家庭出游做一些周末的休闲游细分品类。

主要分享的是从浙江省古村落基金实践的角度,所观察体验到的一些实践。因为从我们的实践上面来讲,我们有很多的项目已经开始进行投资,并开始运营,所以主要从四个方面介绍一下我们的一些感受。

一、规划去专业化规划

这一页可能会拉一些仇恨,因为我们认为专家规划容易不接地气,业余者胜,这是从我们自己的实践总结出来的经验。另外,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我们不需要专家,而是我们需要真正做一些非常接地气的规划和设计的时候,到最后的运营规划,可能业余者做出来的东西更容易让大家接受。但是前期的整战略规划或者是一些政府的详规,这个可能需要很多的专家来进行规划设计。

从目前的设计上面来讲,比如说莫干山的裸心谷,其实整个设计都是业余人员或者是自己做出来的,这些规划非常接地气,让大家能够感受到有回家的感觉。因为从城里人的角度来说,我们去一个地方旅游,宾馆酒店不管是服务流程还是内部的设计都跟你的家庭没有任何相关性,你根本感受不到家的温暖。但是如果你去住民宿,包括裸心谷,包括其他的非常好的民宿产品的时候,你就会真的有回家的感觉,从城里面回到乡村的家里面,每天早上管家会给你做一顿小时候你爷爷奶奶给你做的早餐,另外还可以陪着你挖竹笋等活动,真的让你回到家里,让你的老人、小孩感受到休闲的一种意境。

景随人心,因为浙江小桥流水的街景在全国都非常有名,包括乌镇、西塘这些地方大家去了之后,在小桥上摇着小船,感受到当地的生活,让大家内心非常放松。还有裸心谷也是为了展示来到这个地方,真正把自己的心放下,把自己的心打开,去真正的感受自然、体验自然,所以我们不追求面面俱到,我们要寻找出真正的旅游景点。我们做的是更接地气一点,真正能够让你去住、吃、去感受这样的一些地方。

另外,我们的基金是古村落保护基金,把保护放到前面,同时我们基金也是农业发展基金,是农办这边主管的一个基金,所以我们一方面是要保护和利用相结合,另外一方面我们还要追求更多的商业价值,倾听市场的声音,规划不能浮于表面。特别是小镇的规划,我们有一个南方设计院做了非常多的全国的特色小镇的规划,这些规划应用到我们真正的乡村旅游,应用到我们的小村庄这样的旅游产品上面去是不太特合适的,所以我们需要去倾听真正的市场声音,看看每一个城市的人,每一个来到乡村旅游,感受我们乡村生活这些人们想要什么?想体验什么?这是我们所有规划的真正的出发点。

二、内容去标准化

我们所有的旅游内容已经不再是一个门票,不再是观光旅游,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门票经济形态,真正的内容去标准化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呢?该如何经营管理好自己独特的IP?这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发点。

我们小时候都读过一首李白的诗,他的风格是浪漫、奔放。天姥山就在浙江新昌,在我们准备做的景区里面,是中国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山,目前开发非常落后。原来的一条驿道,目前还保留的非常完整,包括落马桥,因为落马桥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我们改成了另外一个名字,也是非常有名的一个景点,我们希望能够把整个新昌这个村子打造成中国唐诗之旅的一个村落,因为在这个村子里面有非常多的历史名人留下他们的墨宝,我们有非常多的石块上面有他们的名人刻下的诗句,这是非常有文化的一个地方,而且他的整个村子,包括流水、山以及整个景色非常契合李白的浪漫、奔放和叛逆精神。

此外,文化,我们希望把我们的景区作为一个放大IP的最好渠道,我们为什么会在浙江做非常多的景点布局,希望把我们自己的投资内容更好的放进去,因为我们古村落基金管理公司的另外一个股东是左驭,我们胡总昨天也给大家做了很多的分享,包括胡总提到的旅游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异地化,生活如何搬到异地去?如何把我们真正的体验放到异地来?景区是未来做IP,做内容的很好渠道。

我们现在投资的泥泞跑、奇趴等内容,这样的一些内容已经逐步的放到我们的浙江,放到每一个开发的村落里面去。我们在村落里面做小型的乡村音乐节,人数可能三千、五千人,我们会做乡村的泥泞跑等其他的体验,你在城里面可以体验到的东西在乡村一样可以体验到。而且你的住宿、餐饮不会比城里差,同时你的身心整个放松下来,这是我们在浙江能够打造更好的小规模景区的优质基础。

另外,景观大同小异,只有文化是不一样的。其实大家做旅游的一定是逛过非常多的景区,其实景观可能有非常大的区别,比如说像华山、九寨沟跟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黄山和九寨沟可能只去一次,除了一些寺庙多次去之外,其他的景区基本上一个人一生只去一次,或者跟朋友多去一两次,你不会自己非常有兴趣的多去几次,但是我们休闲的景点是不一样的。

首先,我们体验的是整个文化。其次,是把整个的休闲内容放进去,所以你每一个周末或者是每个月其实都可以进来。另外我们在浙江会做一些亲子娱乐园,我们做的树蛙项目,跟亲子是完全相关的,所以你的孩子,因为我们会把亲子做成类似于课程,你的孩子每个月都有非常强的意愿过来,这样孩子过来之后,家长一定会跟着过来,孩子在那边跟他的小朋友去做一些课程,家长在周边休闲、逛街,参加我们的体育活动,这样就打造一个家长和孩子不同的应用场景,把我们的文化真正植入进去。我们的目标创造每一个景点的文唯一性,突出自己的个性。

三、运营去流程化

这是与我们第一个主题是完全相关的,运营一定是去流程化。传统的标准化的流程其实可以打造一个很有效率的东西,但是只有去流程化的一些东西才能打造我们真正有个性、有内容的一些东西。我们的景区是要告别我们走马观花,强调体验、休闲,同时强调能够把家庭以及更多的体验融入进来。我们的旅游目的不再是观光旅游,而是度假旅游、休闲旅游,里面的内容不再是一个以景区为核心,而是以产品、内容为核心,能够真正把家庭,把所有的内容都引入进来,把整个体验加入进来。

四、盈利去门票化

作为一个基金,在做投资的时候最基础的一个考察点是,我们未来怎么退出?从中国目前的一些政策和法规规定上面来讲,仅仅是门票是没有办法上市的,对于我们一个基金来说投资一定不会投专门去做门票的一些景点,所以我们把自己的产品和内容去门票化设计。此外,景区如果没有夜游的形态,景区是没有二次消费的,只有门票收入,这没有办法支持更长远、更大规模的发展。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西塘,是以酒吧为出名的,如果没有酒吧内容,只有西塘的门票,人均消费也就只有一两百块钱,如果加入夜游,加入其他的住宿内容,包括餐饮,人均消费基本上达到500元以上,所以整个景区的收入在人流不变的情况之下,收入都可以在两三倍以上的增长,所以未来一定要把夜游加进来。

另外,以住宿为核心,我们在每一个地方其实都会做民宿。民宿,其实现在被认为是一个伪命题。但是,我们看到像莫干山最好的民宿,像刚才提到的归云山居,如果你不提前一个月预定,其实是预定不到的,基本上需要提前三个月预定,这样一些网红的产品目前来讲盈利能力非常强,当然复制性也很弱。

我们的基金不会完全投入做民宿这样的业态,但是会把更好的网红民宿引入到我们的景区当中来,让住宿更有体验性,让民宿成为一个真正的消费点,通过租金和一些其他的内容来获取收益。

这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