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建立古村落​保护中的多方合作机制?

古村落保护发展是一篇关系到中华民族命脉遗产能否得以保存发扬的大文章,处理好政府、村委、村民、投资人、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建立好多方合作机制,是开篇之作。开篇做好了,文章才能写下去。

古村落,包括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中国传统村落,由于其保留了传统的人文风貌和优良的生态环境,蕴含着丰富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积淀,体现出中国人的根植所在,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

截止2016年底,国家认定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为276个,国家级传统村落4157个,作为数千年农耕文明的积淀,中国广袤的国土上幸存的这些古村落,堪称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文化遗产,是人类文化多样性的重要支撑,是人类农耕文明的重要见证,是人类社会无尽的思想资源,是中国历史重要的载体。同时,现存的古村落也是丰富的生产生活智慧容器,是重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基地,是村民脱贫致富的重要资本,是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

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对古村落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国家对古村落的保护和发展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拨出了相当大的保护资金。各方面人士参与古村落保护开发和乡村旅游的也越来越多。但在实际工作中,古村落的保护发展工作仍然差强人意,很多古村落的村支两委基层领导和县乡两级分管部门领导,对具体究竟应该如何保护和发展,特别是如何引入社会资本,处理好政府、投资人、村委、村民、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感到迷茫。

良户古村从2007年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以来,保护和发展的脚步走了十年,有很多经验和教训,总的来说大的方向没有错,也总结出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供大家参考。

一、政府是主导

首先,政府是政策的制定者。近十年来,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出台了很多古村落保护发展的相关政策,从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的认定标准,到文物的保护利用以至于文物构件的保护;从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和美丽乡村的推广,到乡村旅游以及非遗和文化记忆工程等等,非常之多。可以说,古村落保护发展的方方面面都能找到相应的政策文件,都能申请相关的帮扶措施。作为古村落保护发展的具体负责人,必须充分细致地研究政府的各项政策,研究政府部门的具体分工,就是说要找对婆婆,要知道婆婆能管哪些事。良户这十年来,从各级住建部门、文物部门、文化部门、宣传、环保、农业、水利、卫生、旅游等等,都得到了很大的帮助,仅是各种专项资金的支持就在2500万元以上,资金以外的帮助更大。

其次,政府是工作的领导者。我们做具体工作的人,要善于和政府沟通,经常向政府报告,积极取得政府的支持。当然,“天助自助者”,你也不能光是去说,先要自己扑下身子干,干出个样子来,政府才会重视你,帮助你。我在良户这四年,省长、分管旅游的副省长、省委常委,省里相关厅局的领导,晋城市的书记、市长和副书记、副市长都来过,我们高平的市委和政府更是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今年良户元宵灯会,腊月二十九我早就回家了,市委范书记还在良户检查指导;正月初七一上班,我还没来,邹市长和李副市长就到了良户。政府的支持不一定只是给钱,今年以来,高平市旅游推介大会、海峡两岸炎帝农耕文化系列招商活动启动仪式、商务印书馆乡村阅读中心揭牌仪式都放在良户,特别是商务印书馆乡村阅读中心,是全国第一家,揭牌仪式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这就是对一个古村最大的支持。而且商务印书馆乡村阅读中心这个项目放在良户,本身就是市政府主要领导积极奔走、积极争取的结果。乡政府对我们的支持就更加直接、具体、全面,大型活动几乎整个乡镇领导班子都在良户。

二、规划要先行

古村落保护开发要想成功,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科学、准确的定位。因此,开发未动,规划先行。规划包括了策划、规划、设计三个阶段,最重要的是策划。就是你这个古村落内生产业究竟是什么?未来你要向哪儿走?古村落﹢,﹢什么?方向对了,目标明确,慢点不怕,“路对不怕路远”。怕的是路走错了,使的劲越大,离目标越远,或者干脆就没有目标,走到哪儿算哪儿,十个就有十个会失败。

想要做好规划,就要选好做规划的人,要尊重做规划的人。要么你不要选他,要选了就要听他的。这是我们古村落保护发展非常重要的第二股力量。

全国古村落保护和乡村旅游做的最早、做得最好的是浙江,总书记“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就是在浙江提出来的。浙江的德清、安吉、松阳是这方面的典范。

“庾村1932”位于德清县莫干山镇黄郛西路48号,是逃离大上海的设计师朱胜萱(上海世博园区景观工程总顾问)“莫干山计划”中的一部分,它以原上海市长黄郛夫妇乡改工作中遗留下的蚕种场为基础,保留及修复了原有建筑。在这座旧址上的文化和设计植入,使“庾村1932”拥有了全国最大的自行车主题餐厅、乡村文化艺术展厅、城乡互动论坛会场、莫干山第一间传统窑烧手感面包坊、设计师客栈、乡村咖啡屋、乡村公益书店、设计师格子铺、青年下乡创意小店等等,它也是中国首座乡村文创园。

陕西袁家村是著名的乡村旅游典范,在袁家村开设民宿“左右客”的李老板原来是山西省临汾市政府官员,下海后从事书籍装帧设计,先创办了西安高新区的“左右客”主题酒店,由著名设计师余平担纲设计,使用了42万块红砖,一炮而红。又做了袁家村“左右客”,以老砖、老瓦、老木料、老石头、老家具、老土布为取材,借材料的质感,畅人文的情感,以“反工业化、反城市化、反现代化”的逆向理念,践行“酒店品质、家居味道、故乡情怀”的美学主张,成为了民宿的典范。

安徽黄山脚下有一个唐模村,真的是唐朝命名的模范村,可以想象到它历史的久远。在这个古村里做民宿的投资人走了另外一条路,他们花了两年的时间,和法国家庭旅馆协会反复沟通,完全按照法国的标准,在中国的古村落里做了一个标准的法国家庭旅馆,成为到黄山来旅游的欧洲人住宿的首选之地,也是中国小资们体验法国浪漫生活的必住之所,定位十分巧妙,这也是设计师的杰作。

猪栏酒吧酒香不怕巷子深,这种舒适的田园生活吸引了一些国内外的游客。英国的BBC、美国的《纽约时报》、法国著名的家居杂志都曾对它做过大幅报道,“国外媒体人来了都是静悄悄的,后来有国外游客拿着杂志报纸找过来我们才知道。”

良户古村和规划设计师的合作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06年开始,主要是做良户的保护规划,在此基础上才有了良户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国家级的传统村落,到现在我们在古村保护上依然遵循着这个规划。第二个阶段是2013年开始,我们制定了2013—2025年的文化旅游发展规划,我们邀请国家行政学院、中央电视台、解放军艺术学院、清华大学、西安交大、宋庄艺术家群体、山西省旅游局以及晋城市的各相关部门领导、专家、教授,对良户村的古建保护、开发定位、发展方向、客群来源、主营收入等等,进行了很多次研讨,避免旅游景点开发老路,确定了良户古村﹢艺术,“艺术良户”作为未来发展的方向。定下“文化交流中心、文化产业示范基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基地”的战略定位,未来将把良户建设成为“中国乡村文明的展示窗口、文化艺术的创作基地、非遗传统手工产品的交易平台、文化艺术工作者的精神家园”。这个定位和良户空间的规划设计,对我们这四年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三、村委是主心骨

首先,我们讲的古村落是有村民千百年来生活在里面的村庄,而不是把村民都迁出去,围起来卖门票的“大院”。不可否认村庄里村民是主体,但是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农民就是一盘散沙。过去闹革命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因此,古村落保护发展能否做得成、做得好,关键在于村党支部、村委会,他们是村民的家长,是村民的主心骨,也是我们开发公司的主心骨。村支两委能否当好这个主心骨,是古村落保护发展事业能否做成的关键,而其中的要领是先要统一好思想。

我们来良户投资,第一件事是和村里主要领导一起去安徽宏村、陕西袁家村参观,下水道怎么修,未来发展的路怎么走,找好榜样,统一思想。

第二件事是和村委合资组建了良户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大家成为一家,共同为古村保护发展考虑,共同为村民生活生产考虑,不能和村委成为甲方乙方,那样未来会有很多麻烦。

第三件事是按照《村民组织法》召开村支两委会议和村民代表大会,把良户古村五十年旅游经营权独家授予我们合资组建的良户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一方面让投资人安了心,另一方面也让全体村民明白我们村支两委带领大家要走的道路,进一步统一全村人的思想。

有了这几个步骤,良户古村的保护发展事业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在四年来的合作发展中,我们也遇到过很大的困难和麻烦,每次村党支部和村委会都站出来帮助我们协调解决,这才有了良户的今天。

合资公司建立后我们首先进行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没有下水道就没有办法做卫生间,没有水冲式卫生间,就没有办法拆除遍布全村的旱厕所,环境就无法改善。改善乡村环境,就是改善民风!我们改变环境,环境改变村民。脏乱差的地方谈不到保护,也谈不到发展。经过三年多来的建设,主要街道完成了铺设下水道、电缆沟、消防沟;建设完成了生态式污水处理场;建设了十个水冲式卫生公厕,收回遍布全村的近200多个旱厕、猪圈和垃圾堆,腾出了十多亩集体建设用地,修建了石艺苑、楚汉亭、小戏台、申明亭、文化廊等景观,良户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村容村貌都得到了较大的改善,村民也实现了雨污分流、垃圾不落地。

同时,公司用五十年长租的办法收回来三十多个院落380多间明清古民居,并对其中一部分塌损严重的进行了抢救性修复。在修复的过程中,我们坚持用老砖老瓦老木料,坚持以恢复原貌为原则,坚持由本村老匠人施工,不做大的改动,不建“假古董”。修复古民居,就是修复人心!古建筑塌损严重,伤害的是农民的信念、生活的信心、感情的寄托。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祖屋塌损无人过问,他们哪里还会有文明的信心和行为?在修缮好的古院落里,已经开业了“砖雕博物馆”、“木雕博物馆”、“石艺苑”、“老电影茶吧”、“四合院民宿客栈”、“国际青年旅舍”、“良工坊”手工艺品作坊、“良艺坊”等,把停业废弃的村办煤矿办公楼改建成了供200人同时就餐和30个住宿房间的的艺术酒店。

四、村民是主体

古村落里最有价值的是村民,而不是那些看起来十分精美的砖雕、木雕、石雕或者年代久远的古建筑。如果一个历史文化名村或者国家级传统村落,把村民都迁出去,围起来卖门票,那是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丢掉了古村落最宝贵的财富,就不能再叫古村落了。古人讲:“礼失求诸于野”,礼崩乐坏了,文化遗失了,到哪里去找?乡野村夫。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人,是中国乡村文明的实践者,是未来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千百年以来,中国的强盛从来就不是仅靠着富裕和强权,而是以自己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传统,同化和影响着一个又一个民族,一代又一代人。

我们所有做的关于古村落保护发展的一切事情,归根到底是为了谁呢?为了村民。他们才是这一切事情的主体。当我们真正认识到这一点,真正从这一点出发去思考问题,真正这样去实践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所谓和村民之间的利益纷争实际上是个伪命题,你本来就是给他们创造利益的人,他们也是你值得为之奋斗的一个最终目标。你想想看,当你每天为了自己的孩子努力工作,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孩子的时候,你和孩子之间还能有多少利益纷争呢?

我在良户古村生活了四年了,有些村民我认识,更多的村民我也叫不出来名字,但是每天我走在良户的街上,所见到的每一个村民都会和我亲切的打招呼,让我到他们家里去吃饭,让我到他的地里去掰玉米。这和我在城市里感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

我曾经陪着晋城兰花集团的沈总参观良户,在东街上他看到前面一个老人在地上捡东西,好奇的问我他在捡什么?那是家住东街的老常师傅,七十多了,我叫他过来伸开手给沈总看,四五个烟头,一手烟灰。他并不觉得这有多脏,他觉得烟头在地上才是脏的。这就是我们的村民,这就是我们的乡村文明。

我们良户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除了我这个不领工资的董事长,从总经理、财务会计到办公室文员、服务员、施工人员、园林工人、看停车场的,所有员工全部是本村村民。他们的工资都不高,我最困难的时候超过半年没有发工资,但没有一个因此不上班的,没有一个离开公司的。我无限信任他们,会计、出纳、采购、付工程款、开饭店买东西,甚至收购了上百万的老物件没有任何收据,他们从来没有令我失望过。而这是我在广东、海南、上海开了几十年工厂根本不敢想象的。我收了很多石雕,做了个石雕博物馆就摆在良户街上,很多朋友来了替我担心会不会丢,我告诉他们,几年了,真没有丢过。

在经营的业态上,我也有意识的不与民争利。开农家乐是村民的长项,公司就不经营,让村民去做。开民宿客栈投资大,村民不做,公司来做,聘用村民做修缮,做装修,做服务员。我们在良户已经培养出了一支古建维修队伍,还会培养出农乐园建设经营队伍,民宿客栈装修管理队伍。我的理想是未来让每一户有一个人在古村文化旅游上就业,这样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将增加7000元以上,在原来的基数上翻一番。复兴乡村经济,是恢复乡村文明的基础。仓廪实方知礼仪。基础设施改善了,就业问题解决了,乡村环境改变了,农民安心了,青年人回来了,良户村就可以走出一条就地实现城镇化新路子。

五、投资人是生力军

任何一个有机体,时间长了都会产生暮气,都需要新鲜血液,投资人就是进来搅局的那条鲶鱼,是我们古村落保护发展的生力军。

古村落保护发展肯定需要资金,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是钱也不是万能的。这个题目要分两个方面来讲,首先,古村落如何才能吸引到资金?我们要明白投资公司是要回报的,不能指望他们投钱来做基础设施建设,先要考虑政府的各项政策性资金,要聘用懂政策、能做好文件、了解政府办事程序的能人来帮你办这个事,要用政府的钱把基础的东西搞好。同时,要善待那些做规划设计、做定位策划的人,让他们深入了解你的资源禀赋,根据你的基础条件,找到最适合你的内生产业,最有可能走得通的正确道路,创造最吸引投资人的环境和条件。一份切合实际的规划设计,一份客观合理又吸引人的商业计划书,再加上合适的渠道,有可能会为你引来投资。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清楚,谁有可能是我们的投资人?如果我们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一个新上山下乡运动已经悄然兴起,在国家城镇化政策引导下离开乡村的上亿农民,正腾下自己的家园给“新农人”。那什么人是“新农人”呢?大概有六种人:走向乡村的知识分子、下乡创业的企业家、退休的官员、外出打工回乡者、被高房价逼回乡村的大学生、各类有乡村情怀的创业者。根据国务院2016年底的统计,新上山下乡运动的参与者也就是“新农人”已经超过六百万。例如前几天我家乡平定县下马郡头村,是个省级传统村落,请我回去看看有没有可能开发起来,如何做。一起同行的就有这个村出去到市里开饭店几十年的一位老板,这是最现实最有可能的投资人。当然也有很多专业的投资机构越来越认识到古村落的投资价值,愿意投资到资源禀赋优良、投资环境好的古村落里来。这次大会上山西高新普惠文旅集团和我们山西古村落保护协会合作设立的“古村落保护基金”就是专门做这个投资的。

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投资人给我们古村落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资金,更多的是新的思想,新的模式,新的做法,他们也是我们的村民,我们也要像保护我们的村民利益一样保护他们的利益,像尊重我们的村民一样尊重他们。或者就直接给他们一个荣誉村民、新村民的身份,允许他们租赁集体建设用地或村民闲置的宅基地上修建自己的住房或者经营用房,“无恒产者无恒心”,有了自己的房子就安下心来了。这也是去年十月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精神。

浙江安吉县还有一种“花插用地”的做法,投资人和农民谈好了几个院子,不连片也没有关系,给予补偿之后,集体收回,经当地政府收储出让,投资人直接拥有了土地所有权,彻底安了心。

在村集体、村民与投资人的关系上,村委拥有很大的主导权,处理得好,一加一加一大于三,越是处理得好的地方,发展越快,也越能得到政府的重视和扶持。

古村落保护发展是一篇关系到中华民族命脉遗产能否得以保存发扬的大文章,处理好政府、村委、村民、投资人、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建立好多方合作机制,是开篇之作。开篇做好了,文章才能写下去。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学者和实际工作者,创造更多的经验,共同把这篇文章做好,把古村落保护发展这个事业做起来!

*本文作者:杨建新,执惠专家作者,高平市良户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