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业枭雄之华住集团季琦:挑过大粪杀过猪,手握千万人开房记录,10年竟搞出3家上市公司

他出身寒门,却用11年的时间缔造出3个市值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如果说携程和如家让他实现了财富自由,那么汉庭(如今的华住)则真正成就了他,让他作为一生的使命继续前行。他就是“创业教父”——季琦。

何为旅业枭雄?遇挫折不颓,虽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遇大势而起,虽身九死而独往矣。身为商贾却胜似商人,精明强干识人辨人,兢兢业业胼手胝足,胸襟风流且慎独自醒。如此者,可谓旅业枭雄。

他出身寒门,却用11年的时间缔造出3个市值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如果说携程和如家让他实现了财富自由,那么汉庭(如今的华住)则真正成就了他,让他作为一生的使命继续前行。他就是“创业教父”——季琦。

被人看不起的穷小子

季琦是个地道的农村孩子,1966年出生于江苏如东的他,种过庄稼插过秧,挑过大粪杀过猪,小小年纪就干过很多农活儿,吃过不少苦。祖上三代都是守着一亩三分地,靠天吃饭。季琦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年复一年在农田里种地、收割、到集市上卖钱,最大的愿望就是家里能蹦出个大学生。

季琦确实很争气,每次考试都雷打不动稳定在全校前三。

去上海念大学是季琦第一次离开老家。1985年,初到“大城市”上海,季琦一下子打开了眼界,却也陷入了自卑——总有人笑话他是“乡下人”,因为他不会说上海话。他自己也感觉“什么都缺”,缺钱,缺知识,缺文化……似乎没有一样比得上别人。

于是,他开始拼命看书学习。四年下来,他读了哲学、历史、文学、传记等近400本书,楞是把自己从一个理工男变成了柔肠寸断的诗人,许多影响他日后创业经营的思维、思想和文学素养,都来自这一时期。

那时的季琦,总想着“发达”,而他对发达后的想象,不过是“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吃碗面,再打车回来。”从小到大的艰苦,激发了季琦异常强烈的成功欲望,他很推崇名著《约翰· 克利斯朵夫》,非常喜欢书中主人公与命运的抗争,以及对事业的追求。

1989年从上海交大力学系毕业后,嫌原专业太过枯燥的季琦考上了同校的机器人专业研究生。就读期间,他首次接触了计算机,成为了精通软硬件和组网的高手,由此还攒下了不少“外快”,生活开始转变,他一下子成为了学校里的“有钱人”。

远走美国,与互联网结缘

季琦真正与互联网结缘是在美国。

1994年,季琦结束了毕业后第一份在上海计算机服务公司的工作,带着1万美元去了美国。他想去那儿长长见识,更重要的是,想寻找机会以便回国创业。

照理讲,当时的美国很不错,空气清新,生活质量高,没钱还可享受每月500美元的低保,但是季琦却很郁闷,因为他的硕士文凭没人承认,根本找不到正儿八经的工作,只有涮盘子、洗厕所的份。

一次偶然,季琦在甲骨文总部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他和在甲骨文的同学,用早期版本的Mosaic浏览器,上了杨致远刚刚开发的搜索引擎Search Engine上。当要查询的信息终于一行行从屏幕上显现出来的时候,他感到极度的兴奋,“这东西太神奇了!”

从此,季琦迷上了互联网,他总觉得自己跟互联网“有缘”。直觉告诉季琦,互联网是个能给人带来巨大机会的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互联网的发展,这种判断在他的脑海里变得日益明确、清晰和牢固。对他个人而言,一直不存在是否要做互联网这样的决策取舍,而关键是如何去做,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从美国回来后,季琦开始在IT领域耕耘

在美国的一年,彻底逼出了季琦的创业激情,1995年回国后,他开始在IT领域耕耘创业。为了赚钱,季琦做过系统集成,也做过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软件开发等等,靠着这些业务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他始终惦记着的,还是如何续圆互联网之梦。

第一次创业:做出携程

1998年3月,季琦第一次见到梁建章,那时的梁建章是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一聊,两人都是交大校友,一来二去就成了哥们,经常一起出去喝酒。

1999年3月的一天,季琦组了一个饭局,在上海徐家汇附近的一家小餐馆,中间有梁建章、沈南鹏等十几个校友。

席间,大家侃侃而谈,话题从互联网、互联网经济到美国的网络公司,中国的网络现状,再到纳斯达克和IPO,最后还谈到了创业。十几个人喝到了晚上12点多才散。

第二天晚上,其中的三位又走在一起继续讨论,他们分别是梁建章、沈南鹏以及季琦。

季琦聊起在美国见识过的互联网,梁建章接过话题“做旅游网站怎么样?看这经济发展的趋势,以后旅游肯定能火!”当时沈南鹏刚从德意志银行辞职出来,掏个百八十万没有问题。

1999年4月,三个人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精通饭店管理的范敏请了过来。四个人在徐家汇教堂南侧的气象大楼17层租了一个200平米的办公室,成立了携程旅行网,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董事长,范敏任执行副总裁。这个在今天互联网届无人不知的黄金搭档,被称为“携程四君子”,说他们开创了中国的在线旅游行业一点也不为过。

携程四君子(左起:季琦,范敏,梁建章,沈南鹏)

当时还是中国的互联网初期阶段,季琦通过在美国的学习和所见所闻,相信互联网为创业者带来的机会不仅仅是体现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体会互联网的精神,用这种精神去整合传统产业非常有用”,就像我们现在的“互联网+”的概念。

深刻意识到这一点的季琦,通过互联网与传统旅游业结合,整合全国各地的旅行者通过平台向酒店、航空公司下单,开创了在线旅游的新玩法,成为携程获得成功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2003年12月9日,“四君子”随携程赴美上市,这也是国内第一家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旅游企业。

从成立到上市,携程仅用了不到4年时间,期间扛过了资金危机,顶住了互联网泡沫破灭,季琦作为主心骨总裁的作用可谓举足轻重。

携程时期的季琦

如家崛起和扫地出门

创建“如家”经济型连锁酒店,是因为一组数据带来的“偶然”。

2001年,携程网的一位网友在网上发了个帖子,抱怨说在携程上预订宾馆的价格偏贵。这引起了季琦的注意,于是他对携程网上订房数据情况做了分析,发现新亚之星的客房卖得特别好。再一看,原来新亚之星的客房特别便宜,在150-200元之间,属于经济型酒店连锁经营。

季琦没有放过这个情况,他马上亲自去试住此类酒店。结果发现,包括锦江之星、新亚之星在内的经济型连锁酒店普遍存在着很高的客房入住率,生意十分兴隆,供不应求。

原因何在呢?经过深入的市场调研,季琦发现,相当数量的业务出差人员为企业中、低职位员工,出差补贴都有一定额度,通常一天吃住总额在二三百元上下;另外,假日期间,为数众多的散客旅游也偏向于选择价廉物美的居住场所,舒适享受退居次要地位,简洁干净成为首要条件。

“这难道不是一个创业的好机会吗?”季琦马上联想到,以携程为出发点搞经济型酒店连锁经营所具备的独占性优势。“我们做这种类型的酒店连锁,优势就在于携程所拥有的庞大的订房网络、运营能力和融资能力。”

于是,2000年3月,如家酒店诞生,季琦从携程总裁变成了如家的CEO,沈南鹏担任联席董事长。虽然只提供住宿,没有桑拿、KTV、餐饮等配套服务,但季琦开创的如家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房价比当地三星级酒店的平均价低10%-20%,但其利润率却保持在15%-20%的高水平上。

如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没过多久,季琦在内部斗争中被踢出局。

如家不仅把季琦扫地出门,曾经创业四兄弟中的三个还想办法成功跟季琦签了协议,协议要求季琦两年内不得从事经济连锁酒店行业。

再他离开后的2006年10月,如家酒店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重回市场,做出汉庭

2005年2月,季琦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商务型连锁酒店——汉庭酒店连锁。当时的汉庭是经济型酒店的升级版,其特色是“用经济型的价格,享受有品位的服务”,相对于如家“干净、经济、温馨”的口号,季琦把汉庭的特点定位为“现代、舒适、超值”,由于主要面向白领和商务人士,汉庭酒店里还提供了一些商用设备,在价格上,它比一般的经济型酒店略高,定位在300元上下。

当初离开如家时,季琦签订过一个不竞业协议——“两年之内不能做竞争行业”。于是2007年协议到期后,季琦立马结束了商务酒店业务,杀回经济型酒店领域,创建了“汉庭快捷酒店”,汉庭快捷还是延续了“汉庭连锁”的一些经营特点:定位更精细,标准更高,收益更高,项目评估团队更专业。

季琦与他的汉庭

等季琦2007年杀回市场,如家已经上市,携程前部下郑南雁创办的7天也已经有100多家店,季琦压力很大。他说过,三家公司自己所占股份比例不同,就是最大的不同。虽然季琦也多次说过,兄弟之间避免残酷竞争,但两次在IPO之前从创业团队退出,再度杀回连锁酒店行业,他必然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具有影响力的公司。而汉庭就是季琦最坚定的王牌。

季琦很是着急。那时他脑袋中的目标,就是要把汉庭做成世界级规模的公司,而实现的愿景就是要把企业迅速膨胀、做大。这是当时季琦对一家优秀的经济连锁酒店的误读。

焦虑的他进行过盲目的扩张,只顾规模,不顾商业规律,跑马圈地。随后的结果却事倍功半,汉庭走向了误区。

第一个误区就是不切实际的疯狂收购。2005年11月,季琦开始急着扩大规模,收购很多设施并不完善的小连锁酒店,有的甚至只有三四家,租期只有三、四年,酒店经营刚刚有所起色,业主就要威胁涨房租。

第二个误区就是盲目进驻三四线城市。由于义乌等三四线城市消费水平不高,房费始终在200元附近上不去,但是房租却一分钱也降不下来。更有甚者,在广西桂林等城市,汉庭开了3个月就停业,几百万资金白白扔了。

第三个误区就是频繁换将。由于一心想着扩张再扩张,资金根本跟不上,季琦就换CFO,一年换了三个,搞得内部人心惶惶。

最初的两年,汉庭一直重复着这样的错误。直到2009年4月,季琦见到了世界酒店大师保罗·杜布吕。老先生一语中的“规模不重要,质量最重要”,季琦如梦初醒,他决定改变套路。

首先是壮志断臂。季琦决定关掉了所有赔本的汉庭,在全国签退了20个物业合同,有的退钱,有的转加盟店。

其次是做酒店内部结构的调整和优化,配备现代化的卫浴系统、便捷的商旅配套和舒适的酒店环境,实现无线网络的全面覆盖。

最后是推出十大免费项目,包括商务区电脑、打印复印传真、宽带上网、大堂茶水咖啡、房间阅读书籍等,为商务人士提供物超所值的服务。

成功和失败就在一念之间,转型后的汉庭很快迎来了大爆发,短短半年时间,盈利就超过了1亿元。

一年后的2010年3月26日,季琦带着汉庭再次登录纳斯达克。那是他五年内第三次去纳斯达克敲钟,当时携程的市值翻了20倍,四年前上市的如家市值翻了3倍,那年季琦44岁。

汉庭纳斯达克上市

2012年11月,在季琦的布局之下,“汉庭酒店集团”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汉庭”与后来的“海友”作为下面的经济酒店品牌。收购“携程”的中档酒店品牌“星程”,全面改造自有的中档酒店品牌“全季”,又斥巨资建设高端酒店品牌“禧玥”,“华住”师从“雅高”(法国著名酒店集团),亦步亦趋,从低到高,终于建立了完整的品牌链。

“创业教父”的成功之道

回顾季琦的创业历程,总是伴随着各种天灾人祸,谈到连续创业成功,季琦曾多次归因于市场和资本的力量,但不可否认,季琦身上具备很多优秀创业者的特质,他有着激情澎湃的冲劲,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身体力行的匠心精神。

他曾说起自己对石锅拌饭的执念——特地去西藏墨脱挑了个万把块的老石锅,取日本秋田米,用法国依云水,意大利的松露搭配,以烹出香味和粘稠度俱佳的米饭。他认为做酒店业也需要这样的执念。有创业者曾经问季琦:一个成功的创业者,要有哪些重要的特质?季琦想了想,告诉他:“第一,冒险精神;第二,胸怀;第三,柔韧。冒险精神让你勇于尝试,做他人所不敢和不能;胸怀是可以和创业伙伴、团队、投资人、供应商愉快合作;柔韧是碰到困难不轻易退缩,碰到问题总能想出对应之策。”大部分人看到的是创业成功的收获,却没有看到创业过程中的艰辛和挣扎。但在这条路上,往往是遇到的困难决定了你未来的成就。季琦认为创业并不适合所有人,甚至不适合大多数人。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而不是时尚、成功和财富。

“不管生活给了你什么,都要坚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这是季琦在创业时给自己的承诺。这个当年被人瞧不起的穷小子,凭借自己的胆识、智慧与魄力,最终成为了身家数十亿的富豪。

*资料来源于网络,执惠综合华商韬略、网易财经、新财富杂志、硕士博士圈、经济观察报等,本文极尽公开资料而来,未经当事方及关联人审阅。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