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AIF圆桌论坛: 业态升级倒逼住宿业全面运营能力提升

6位重量级嘉宾围绕新力量、新技术、新业态进行了探讨。新力量是消费升级主要推动力量——年轻人群;新技术有AR、VR,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技术相关;新业态探讨酒店的管理思路,就是大住宿。

12月20日,由执惠主办的《首届中国文旅大住宿创新论坛》在上海中星铂尔曼酒店召开,本次大会主题是“大住宿进化论——从业态升级到新生活方式”,探讨了中国住宿业当下及未来发展的最新热点。此次大会吸引了500余位大住宿相关领域从业者参加。

近两年来业态升级不断成为住宿业的新名词,6位重量级嘉宾围绕新力量、新技术、新业态进行了探讨。

主持:执惠创始人兼CEO刘照慧

嘉宾:

杭州绿云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铭魁

泰坦云创始人兼CEO 许青

河南建业新生活集团副总裁、河南建业新生活旅游公司董事长 周建慧

蚂蚁金服支付宝旅游业务部总经理 唐祝俊(天化)

御庭酒店集团主席 潘凤金

以下是圆桌论坛《业态升级倒逼住宿业全面运营能力提升》现场实录:

执惠创始人兼CEO刘照慧

刘照慧:我先有请这次研讨的几位嘉宾,第一位是杭州绿云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杨铭魁,第二位是泰坦云创始人兼CEO许青,第三位是来自河南建业新生活集团副总裁、河南建业新生活旅游公司董事长周建慧,另外一位是蚂蚁金服支付宝旅游业务部总经理(天化)唐祝俊,最后一位是御庭酒店集团主席潘凤金。

上午的环节进行到这里,大家已经听出来这次内容和以往传统酒店研讨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个环节嘉宾构成上也非常多元,有来自酒店集团、有来自建业集团业主,还有来自于蚂蚁金服,还有两位技术大咖,这样的研讨有非常多的碰撞点,也有很多的连接点,所以今天的话题突出创新,产生新的思考。从业态升级到大住宿的全面运营能力升级,这个字叫运营能力升级,还是要落到实践当中,也不是只是做而论道,下午从理论的高度袁老师也有精彩的圆桌研讨,所以今天上午研讨偏向于实践,因为各位都是实践的代表,每个人的实践从新的维度上有不同的考虑,这三块有新力量、第二块是新技术,第三块是新业态。

第一,新力量是指消费升级下推动力量来自年轻人群、中产阶级、千禧一代,还有更年轻的95后、00后,这样的年轻群体会构成消费结构的变化,还有产品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推动从业者该思考如何满足他们的要求?我们已经很难忽视他们,因为中国中产阶级已经有2亿以上,这个人群的快速增加,到未来五年有可能会占到消费主流人群的42%以上,所以这个人群已经在引领社会发展,如果再往前放大一点,80年一直到95年左右中间,24、25岁-34、35岁,我刚刚36岁,81年,这样的人群构成了社会中坚力量,在座有很多80后,马英尧总是80年,比我大一岁,做了非常多的创新东西,我们研讨这个话题主要从用户层面上关注我们对于它的理解。

第二,是新技术,目前均在关注AR、VR,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技术相关,希望许总和杨总两位大咖从不同技术维度做不同的解读,和携程首席数据官交流怎么应用?这些数据是花里胡哨还是真正落到产业当中?

第三块研讨的是新业态酒店的管理思路,就是大住宿,赵总已经分享了非常多的新业态投资逻辑,投资者代表的是对于前沿者的判断,对新技术、新用户的理解,包括对消费结构的拆解能否真正改变产业业态?

我为什么阐述了三个问题,一是让所有嘉宾有所准备,第二最重要的是让下面的各位听得明白,真正学到干货,应用到自己的企业的实践中和管理中,下面请各位作介绍,从御庭酒店的潘总开始。


御庭酒店集团主席 潘凤金

潘凤金:大家好!各位嘉宾好!我们御庭集团一向从事于旅游和酒店的板块,我们在这个行业已有二十几年的历史,在前期我们主要聚焦在豪华度假精品酒店,最近这几年集团涉足于旅游的板块,从事于旅游综合体投资开发与管理为主,御庭集团有好几个品牌,例如,专注于精品酒店和酒店公寓的“御庭”,专注于高端度假区,旅游综合体品牌的“安缇缦”,旅游综合体的体量一般都是比较大,今年上半年落地在四川成都的都江堰,这个项目有4800多亩,以及最近推出一个新品牌-专注于中端酒店品牌“安榭”。安榭是御庭集团在2017年推出的新酒店的品牌,也是我们2018年重点的品牌,在过去二十几年时间,各种项目我们公司自己投资比较多,我们很少接受委托管理,因此大家在市场上对我们知道的不多,因为我们都同时参与重资产投资及管理两个方面,安榭这个中端酒店品牌前期也是自己投资比较多,我们也会接受属于资本市场的投资参与到公司层面来共同合作开发。

刘照慧:明白了,继续探讨业主和管理中间的逻辑关系。有天化。    

蚂蚁金服支付宝旅游业务部总经理 唐祝俊(天化)

唐祝俊: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支付宝天化,我个人在旅游支付行业干了8年时间,从09年到上海开始服务携程,支付宝本身的定位在消费者端就是用户的手机钱包,在商家端定位想要做商家的财务管家,主要关注在这个领域里面资金的流转效率和用户的消费体验。

刘照慧:期待您在支付和支付场景闭环上有更好的方向。周总是河南建业集团,包括我上个月在杭州参与太湖民宿筹办,明年做民宿的大论坛,周总分享他们在三门峡打造五峰山的度假民宿综合体,体量更大,因为您有好几个新字,新生活集团怎么新法?    

河南建业新生活集团副总裁、河南建业新生活旅游公司董事长 周建慧

周建慧:感谢执惠,感谢刘总,“新生活服务”理念由建业集团首创,在全中国我们也应该是第一家践行者。介绍我本人可以用简单的六个字,那就是“在河南,做旅游”。今年正好是我的第30个年头。介绍建业集团也可以用六个字,即“在河南,做地产”。一个旅游,一个地产,这两个概念的结合是不是比较奇?为什么一个从事旅游行业的人加入到地产集团?我想用几个关键词让大家记住建业,也邀请大家有机会来河南做客。首先,建业集团是一家价值观导向的地产企业, 深耕河南25载,实施“省域化战略”,我们所有的项目都集中在河南。全国人民知道建业是通过建业足球,我们是中超唯一一家从来没有换过赞助商的球队,24年没有换过,曾经一度冲击中超冠军。再说两个让各位印象深刻的文旅项目,一个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还有王潮歌导演的《只有河南》。建业开封铂尔曼酒店被誉为“艺术宫殿”和“七星级酒店”,郑州建业艾美酒店想必在座的朋友去住过,但是你可能从来没有注意到艾美酒店的外观造型是盛开的月季花,酒店内的诸多细节要素体现的是中原文化。我们拥有近50万的业主,广义上有近300万的球迷,10几万学生家长,一万多名员工,还有重要合作伙伴,客户资源是建业集团是最大的财富。地产行业经历了黄金时代,进入白银时代,还有滑向铜器时代的趋势,围绕建业集团独有的客户资源,从好房子、好邻居、好生活,到现在的新生活,我们在思考如何从新生活方式中放大建业地产的服务价值,而我所服务的新生活服务集团正是伴随着建业集团“新蓝海战略”的实施而成立的,要承担的使命就是助力建业集团”从房地产开发商向新型生活方式服务商”的转型,目前我们还在探索中,也借此机会向大家讨教了。

刘照慧:这个话题大家最热的,虽然是铜时代,但是还是贵金属,还是有优势所在,请许总介绍一下。

泰坦云创始人兼CEO 许青

许青:大家好!我们是一家技术公司,之前主要做的在OTA在线渠道,到酒店集团,到旅行社一端技术服务为主,今年花了很多时间,在酒店到B端产品上多下工夫,泰坦云本身是很新的技术公司,有4-5年时间,在供应链上面我们做得很深。

刘照慧:泰坦云做的是连接效率,产业的供应链从B2B营销服务上,杨总从绿云维度存量资产上,如何更高效使用数据,包括高效的服务。

杭州绿云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铭魁

杨铭魁:各位嘉宾,我是绿云杨铭魁,绿云成立于2010年,到现在只有7年多的时间,但我们这个团队从事酒店信息化的时间比较长,已经快30年了,是国内最早从事PMS服务的,最早的PMS业务主要为星级酒店服务,但是最近几年随着行业的升级,花了很大精力,为大文旅、高端客人服务,今天有一个消息是已经签了1000多家民宿客栈,全部是绿云,这是绿云最基础的PMS业务。第二块业务是代理的产品,绿云取得了顶尖级国际酒店都在使用的Opera PMS的分销授权,打破了行业的垄断,引起了行业的振动。目前,这一业务发展很快,已经签约了一些客户;第三块业务是数据平台服务,我们的数据平台为酒店合作伙伴、酒店的上下游服务商,包括泰坦云、支付宝,还有卡趣等都是绿云的合作伙伴,它为酒店上下游的B端企业服务,帮酒店从线下往线上走,帮酒店合作伙伴从线上往线下走,线上线下融合。第四块是电商服务,我们服务酒店那么多年后发现,很多酒店的电商服务能力、营销能力非常弱,我们为酒店集团打造直销平台,包括网站、微信。当酒店的线上运营能力有缺陷时,我们也在帮助酒店集团提供微信的代运营服务。这些就是绿云的主要业务。

刘照慧:我们听到30年经验的PMS商谈出了新的三点,第一个原来标准酒店连接,延展到了民宿非标住宿的连接,第二个和甲骨文合作,第三个延展到了生活方式,包括产业运营技术生活服务。先回到第一个话题,就是我们对于新力量,新的用户群体的理解,这次还是从潘总开始,因为您谈到旅游综合体,包括精品酒店,中南酒店,从产品的定位上和产品的分层上,已经有了自己的逻辑和思路,但是您在结合新的用户群体上有哪些突破点?   

1)如何创新性满足年轻用户群体的需求?

潘凤金:谢谢刘总给我的题目。我们最近几年进入到旅游综合体的板块,进入这个板块主要的推动力也是在消费市场、消费能力带动情况下,这是适合的时候去发展旅游板块,在旅游板块里面我们作为旅游综合目的地,就是纯粹参与到酒店行业,有一个项目足够了,所以要有一定的规模,消费人群愿意到这个地方玩、住、享受等等,我们选择了什么类型的旅游综合体?在那个时候我们也考虑了很多,在市场之后决定以现在最大比例的消费人群,就是从80后开始,所以我们选择的旅游综合目的地主要就是以户外体育为主,所以选择定位之后开始选择适合的地方发展,四川是我们第一个真正意义落地的旅游综合目的地地方,因为我们选择这个地方是度假村,旅游人群有非常足够的支持,在成都旁边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比较理想,所以做旅游综合目的地选择地点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是否成功非常关键的要素。

第二,就是选择的对标人群,所以为什么我们选择户外运动为主?加上森林氧吧,项目的落地必须符合条件,所以我们经过挑选以后非常多的项目地点,才决定第一个项目落地在中山,因为有支撑的要素,从我们去年开始启动了到今年第一次启动开业试营业,市场的反响是非常好的,所以在新业态题目下,我们做旅游板块的朋友要非常注意什么才是朝阳产业很重要,消费市场是什么项目?对企业能否生存非常重要,合作方也有两块比较重要的企业一个成都文旅,还有一个锦业集团是合作方之一,所以我们对有目的地旅游板块的推行,我们选择的户外运动+森林氧吧比较看好,所以出了两个很重要的APP,一个588冒险园,主力推的户外运动,还有一个APP提心骨(音),最近拿到国家命名的生态旅游圈的授牌,我们在全中国第二个拿到授牌的,所以我第一次对外公布这个事情。

第二个安县品牌,为什么进入终端酒店市场?我们集团一直都是做高端的,但是现在消费的市场已经到终端酒店的需求,需求非常大,所以存在市场的需求情况下。今天也讲到新技术的问题。

刘照慧:我简单总结一下,因为您提到的从酒店集团的运营速度上,因为周总讲的时候大家有印象,她非常强调用户所为,开发房地产之后卖出去,酒店集团一直考虑客户,变成了用户,从年轻人群来说潘总分享了说比如80后定位,选择的是户外和体育,她反复提到一个字不是酒店,而是酒店旅游的综合体,所以这些用户层面的建业直接跳过,从这个维度上来说,两位有共同的思路,就是根据市场的需求,用户的变化调整运营的思路,所以建业这一块上在新的用户的理解上是怎么理解的?是否和潘总有落地的内容吗和年轻群体的爱好有关吗?体育和户外都是年轻人喜欢的,我想听听您对用户理解上新的思路。

周建慧:建业集团是一家非常有责任、有情怀的企业,我们董事局主席胡葆森先生要成立自己的旅游公司,要从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的服务入手,打造一家高端旅游公司,为建业客户提供有特色的、高品质的旅游产品和服务。但现实很残酷,当你定位于中产阶级,做高端品质产品的时候,你会发现产品往往非常好,但落地的过程太长,虽然这是方向,但需要时间去印证。我们业主的年龄构成跨度有四代人,目前掌握消费决策权的还是60后、70后。“跳出旅游再看旅游”,我发现业主中的80后、90后这个群体,要么在海外已经读完书并就业,要么就是回来在河南创业,他们既是我要服务的对象,也是我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会采取一种创新的做法来和他们共同创造、共同成长。同时我们的员工队伍非常年轻,以80后为主,他们的需求有户外,还要有主题、有个性,我们会凭借自身的文化基因和体育基因等,为他们生产不一样的产品。我们有两大使命,一是“客户建业化”,假如今天在座的各位到河南买建业的房子,可以找我啊,我很有可能把您变成建业的业主,也就是实现“客户建业化”。其二,为您做好服务,仅建业现有的资源可能还不够,我需要整合第三方资源,即“资源社会化”。中国大文旅时代,地产商的转型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我们必须要给不同的消费群体生产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所以在座的各位不管是资本,还是技术,都有可能会成为我的客户或智库,为此,我们一直在探索,也希望在新生活方式主导下的大生态中能够发挥引领性的作用,让服务价值落地,也为我们旅游从业人争一口气。

刘照慧:可能从地产的开发到生活方式的解决上都在提供不同的产品,其实这个产品,不管是酒店业或者是我们提供的活动融入到地产、酒店的生活场景中来,还是需要技术来连接的。因为许总和杨总更多是从2B的服务上,因为新生活看似和用户有距离,有距离吗?你怎么理解这个变化的?新用户的群体变化对你的思考和效率上有哪些冲击?因为我们知道商旅中有很多人,商旅的客人以前是典型的2B的用户群,但是现在不是,员工未来自由行的方式来解决差旅的问题,我要体验好,随时改签,这种个性化对于开发整个的技术尝试上有哪些挑战?

许青:这个问题其实非常有意思。从我们自己来说,实际上非常欢迎,也非常乐意看到这些新用户和新需求的出现,尤其是用户对于美好生活的期待,像现在的90后、00后,他们对便利性、体验性有更高的要求,对技术来也是很好的推动。举例来说,因为我们公司经常举行活动,现在我在深圳坐高铁连票就不需要拿,因为第一次你可以拿票,第二次就可以靠刷脸进高铁站,这种方式对于去火车站买票或者是售票终端拿票来说,整个的速度和周期来说越来越短。商旅用户也是一样的,以机票为例,从05年电子客票的推出,现在已经没有人谈电子客票,现在只需要身份证就可以了,背后需要技术做大量的工作。比如说从航空公司窗位的选择,然后传到后台,再到客户,这是一整个链条。技术在过去十年中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一张简单机票,从05、06年拿着一张行程单,现在拿身份证就可以直接登机,迭代周期会越来越短。现在要从B端来说,有一些服务还是比较繁琐的,像我们现在平均来说定一张机票或者是酒店,我可能需要在APP上先打开,然后选择目的地,然后再选适合的饭,基本上定一个酒店的话差不多需要点20下,最终完成。

预估到18年底,再站在这个台上的时候,定一个机票、酒店不需要20下,可能只需要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跟APP说去哪里,APP会用AI的方式推荐给你两种,你会选择是或者不是,然后确认。从我们技术角度来说,我们认为到17年12月30日这个点来说,从技术可以做的事来说,现在还不够,我们期待在未来的一年时间中能够让一个很简单的定机票、定酒店只需要三句话,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的打电话,然后08年的时候要打开网站,现在到16、17年的时候打开一个APP,在APP上点20下,到2018年的时候只需要三句话就可以了。

刘照慧:蚂蚁金服包括支付宝,我想大家在生活场景的使用中很频繁,其实技术更多的落脚点在于应用,因为大家生活场景中已经习惯了,我出去买菜都不带现金。昨天我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很尴尬,因为我没有带现金。所以这样的场景在我们的生活中以更快的速度发生,它是所有支付场景的最后一个闭环,因为这个和消费者行为变化是密切相关的,杨总包括各位嘉宾在这个场景中探索更多应用方面的东西,也就是说在用户层面和技术使用上有更多的变化。我们期待杨老师从30年的经验进行一下总结。

唐祝俊:我在杨老师讲之前先抛块砖,谢谢刘总的邀请,我的感受是这几年用户的消费行为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所谓消费升级是市场机遇和风险并存的,站在蚂蚁金服的角度来看,现在推崇的AR人脸技术的功能应用,不光我们在做很多友商在一起共同繁荣市场,背后本身的核心逻辑就是实名识人,从原来的渠道预订只要服务旅游团和旅行社,慢慢变成服务预订者,比如OTA平台,谁买了我的商品我服务谁。落地到文旅群体是出行人和享受最终端服务的消费者,服务人群的比例逐步放大,商业机会也在放大。从支付宝帐号体系来说,发现通过预订类用户买了旅游类商品,和在线下场景使用支付宝比例是1:20,说明在网络预订的环节接触到用户有限,真正接触到了线下场景之后,通过红包和用户分享、消费带动场景和场景连接关系的建立,我们发现有机会打通酒店业和旅游业线下服务场景。作为蚂蚁金服的核心功能支付宝来说,原来做担保交易,淘宝上买东西,买家不放心冻结买家资金,到了买家到了货之后再给买家,这些买家都是高度可信赖,因为有原则你敢用我敢赔,支付宝愿意在大住宿领域风险参与贡献自己的力量,可以提供一定风险预留资金进行兜底,比如我们现在和绿云有深度探讨实名识人这一块,推动酒店行业信息产业技术升级,背后绿云提供咨询可以判断到这个人是谁?真正享受服务的是谁?有了实名识人能力以后推动技术上的变革,比如无人值守,用户享受服务能不能做到“先享后付”,钱包已经帮你管好了,放心消费吧,另一方面,能不能帮酒店提高资金回转效率。过去10年当中通过铁路、航空慢慢把纸质票变成电子化以后,资金效率非常高了,在这一块我们能不能帮助商家在资金管理安全方面,收付款方面有更好的实践应用。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感受。

刘照慧:讲的很好和清晰,技术又最终回归到了本原价值,对于人的服务在哪里?我接触到的人,以前在行业里面存在很多只有客户,没有用户,只了解客户是什么就好了,没有用户,现在的观念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第二个线场景转换带来更大空间,商业是否形成?从产业链上帮助产业提升效率,杨总非常清晰因为30年历程过来,再看行业变化技术回归了以人为本,因为你长期接触的是以前大量的2B客户,酒店集团,包括酒店运营商,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对您的冲击新的点在哪里?

杨铭魁:我从事行业30年最大的变化从PMS团队对酒店帮助方面变化很大,最早的PMS,而且现在市面上很多PMS都是酒店最简单手工的变化,相当于第一代,第二代到酒店管理到审核,第三代为客人服务,为会员服务,第四代到了云时代以后更更智能,比如支付宝用户习惯无现金支付,再到无卡支付,解决了信用度,有自己的信用可以入住,支付宝支付完了之后,我们马上为用户推送一个消息,因为我们知道消息的籍贯是谁,可以发抵扣券等等,欢迎客人第二次消费,我们和支付宝打通了之后,一种新的营销方式诞生了,也是一种促销手段。

还有一个客户入住,现在的年轻人80后、90后到酒店入住之前,拿一张房卡就可以直接进房间,尽量减少和人的接触,但是五星级酒店对人的服务是另外一种概念,有的人分成两类,一种很需要人的服务,所以专家们也讲到了过了20年,五星级酒店人的活动还是需要的,而且是最高等级服务,但是很大一部分年轻人不需要人的服务,这也是特色的进步。

2)如何进行住宿业大数据创新?

刘照慧:挑战在未来多样化,在哪些部分是需要人的服务?哪些部分是可以技术解决人的服务?因为今天有一个特别的环节,携程负责数据的冯总也在场,您代表携程,台上几位有数据大咖,期待哪些新的数据的创新?这个角色比较全了,因为台上有技术的研究方案,有的是PMS商,还有业主和酒店集团的持有者和管理者,加上消费闭环,如果加上冯总的问题,我们的环节是画圆满的结束。听听您的问题。

冯总:感谢刘总的问题,携程除了酒店,还有旅游场景,有机票、火车票、度假和各种各样产品,意味着我们是积攒了大量的数据,我每天有80个TD数据的收集,但是数据不止是量大,更多的是覆盖全部场景,我们的COO孙茂华提过收集大量的行业外的数据,集中在一起,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旅游行业的一举一动发生什么,宏观上来看有多少人,比如昨天从北京来上海,我们知道上海酒店今天有峰会,什么地方发生什么事?天气如何?这是宏观的数据。微观会挖掘每个人,有的人喜欢的星级价格是基本的,也会有比如他特别喜欢阳台上有一把躺椅,每个人旅行细节都会挖掘到,比如说相关的旅游酒店有什么特色,其他的旅游有什么产品?这些结合起来,加上现在的人工智能也好、机器学习也好,我们建立旅游行业数据大脑,大脑比如在携程有很多帮助酒店也好,帮助其他的营销、做产品和用户的精准的开放性,同时我们怎么把数据能力、把AR能力输送给酒店和上下游。

刘照慧:您提到建立数据大脑,也提到数据的开放性,但是现在PMS厂商的生存空间走向的是站队,你的开放和封闭怎么解决这个矛盾问题?

冯总:我们考虑很多不是站队问题,更多的是如果有数据的能力,数据的能力照顾上下游,怎么输送出去?通过产品、通过开放算法和API,都在探索,如何和PMS厂商进行合作?非常欢迎,这条路刚刚开始,我们要探索怎么做,所以非常希望和大家有共同交流,一起怎么把数据回归到行业。

刘照慧:再次感谢冯总。因为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听到了数据需求,最后请杨总回应一下,我们在这个数据开放的共建上,因为最终我们要回归到场景、生活方式的实现和人的服务上,我们如何建一个更加开放、更加人性化、有更加好体验的数据生态。

杨铭魁:我们是云PMS厂家,我们是一个技术型公司,数据属于酒店,我们要为酒店起到保管数据的作用,如果是对酒店有利并且是被酒店允许的我们对外开放。比如:到了新的用户体验之下,对于酒店的订单必须要做到实时确认,过程必须是实时的,至少我在预订酒店的时候,如果不能实时,而是一个小时之后才能确认,我是肯定不预订的。所以我们要经过酒店的允许,按照酒店的要求开放给所有的合作伙伴,包括OTA、旅行社等。我们有基础的数据,但是这个数据要经过酒店的认可和许可,所有的信息都可以开放。 

刘照慧:其实到了这个地方已经接近论坛尾声,大家听了以后很清楚,我们发现如果要建一个更加健康、更加有利于用户体验生态需要各方的努力,而不仅仅是PMS商对于酒店业态的连接,包括他们的系统化、用户、数据,我们也通过行业的效率来提升,其实我们也更需要OTA更大的数据,因为用户积累18年,其实带来了非常多的用户行为的反馈。我们的物业集团、酒店集团本身每天在服务大量的客人,我们所有的酒店布局中,每天能够接触到很多的场景,但是最终大家还是要验证是要使用支付宝还是微信,所以数据生态这个话题非常的庞大,我们今天的讨论也只能告一个段落,我们希望为新的大住宿生态做出贡献。

周建慧:我作为现场唯一一个旅行社背景的旅游人,想给技术和资本方出一道题,在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技术和资本已经完全实现了联人和联物,但却很难实现”联心”。服务商有好产品,市场也有对好产品的需求,但是供需却很难或者不同频,我们似乎总是错位,彼此找不到,无法实现精准服务,而中国文旅大住宿却可以完全拥有精准数据,提炼精准需求,也能提供精准服务,在消费升级时代的酒店升级业已完成。以前我们传统旅行社总是愤青,不是抱怨OTA把我们逼到墙角,就是诉说资本不理我们,但事实上,传统旅行社在入境旅游时代积累的为外国人(游客)提供的(外宾)服务和经验是有价值的,那时的服务标准很高,旅游产品很棒,而这个服务是有价的,所以,我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即利用技术和资本的力量,借刘总的执惠平台,搭建起消费者和服务商之间的“心/新联网”,我们能够用产品打动人心,让服务感动人心,心通了,才能实现服务消费升级的使命。

刘照慧:我觉得周总的呼吁很好,我们把各方面的力量联合起来就可以形成新生活。再次感谢台上的各位嘉宾。谢谢你们!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