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者”光线传媒:一步晚、步步晚的实景娱乐布局,无奈、自救还是另有所图?

内外强环伺,实景娱乐市场版图正加速拼接,留给光线传媒的时间和空间,已然不多,光线传媒是逆势而起还是平庸以对?

光线传媒一直努力接近乃至希望实现掌舵者王长田期许的目标——成为“中国版迪士尼”,但对比现实,距离还较远。

2014年4月,王长田透露了光线传媒的发展模板,光线传媒未来将投资一个囊括游戏公司、动画公司、主题公园公司在内的集群,立足于电视、电影,按照“内容+渠道+衍生品”的模式布局全产业链。

也就在2014年,光线传媒开始了“进击”式实景娱乐布局。当年6月,光线传媒宣布与上海闵行区达成协议,在闵行浦江镇建设“中国电影世界项目”,面积1200亩,投资100亿。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

2016年8月,投资100亿元的“光线中国电影世界主题乐园综合体”拟落户大连金普新区。

2017年6月,光线传媒与湖南省商务厅投促局洽谈,拟将“光线中国电影世界”项目落户长株潭地区,项目占地1000亩左右;7月,光线传媒成立现场娱乐公司,增加进军实景娱乐的实施主体;12月22日,光线与扬州江都区政府签订中国电影世界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项目规划占地4150亩,总投资100亿元。

可与此对应的是,上述项目目前都处于无进展状态或洽谈中,尚无实质落地者。

对比华谊兄弟等竞品,光线传媒的规划制定并不算太迟,但落地却已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

内外强环伺,实景娱乐市场版图正加速拼接,留给光线传媒的时间和空间,已然不多,光线传媒何处去?

土地,实景娱乐项目的命门? 

按既定计划,光线传媒拟在上海闵行区建设的“中国电影世界”项目,拟建设包括少林文化体验中心、武侠世界、魔幻世界、童话世界、影视摄制基地、文化企业办公区及配套商业等项目,是集影视剧拍摄、旅游体验、文化休闲和影视产业集聚区为一体的综合性文化旅游中心和文化产业发展基地。

计划落空。闵行区经济委员会2016年2月初的《闵行区经委2015年工作总结暨2016年工作要点》显示,光线传媒项目的推进进度慢于预期。但未写明这一项目是否指“中国电影世界”项目。

截至目前,这一“中国电影世界”项目尚无开工建设等进一步实质性信息。有业内知情人士告诉执惠,“中国电影世界”项目一点动静都没有,虽暂不明确具体缘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上海不可能给土地再建主题公园了,迪士尼完全能够满足上海作为旅游目的地的需求,而其他主题公园不可能超过迪士尼,况且上海还有欢乐谷。

该人士猜测认为,光线传媒的“中国电影世界”项目目的不是建设主题公园,而是想要土地,用地没能审批下来,可能也就放弃了这一项目。

对上述信息,执惠尚未能联系到所涉上海相关部门予以置评。光线传媒董秘办人士对执惠表示,对“政府没能批准项目用地”的信息没有听说过,这些情况也不确定是否属实,需进一步核实。

土地在主题公园类项目、特色小镇等项目中,显现出难以替代的重要性,尤在IP不够强大时更为明显。土地是连接项目其他参与者兴趣的关键一环,比如吸引地产开发商的加入,华谊兄弟是其中显例。

执惠梳理资料发现,华谊兄弟的多个实景娱乐项目背后都有地产公司的身影。冯小刚电影公社助推当年合作项目——观澜湖销售额超8亿元,问鼎当年海口的“销售冠军”;南京影视小镇背后的资本支持方是恒大集团;2017年6月中旬,恒大地产集团武汉有限公司与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武汉恒谊电影文化有限公司;7月前后,河北承德举行贸易洽谈会,签约项目中,恒大华谊兄弟(承德)电影城被视为重点项目。

这些项目与地产的“捆绑”,虽多陷入圈地嫌疑,但却是中国主题公园类项目目前难以避免的选择。一方面,大部分实景娱乐项目或主题公园类项目因前期投资成本大,几十亿、上百亿乃至几百亿不等,后期运营回报周期又较为漫长,多容易面临亏损或艰难盈利局面;另一方面,传统的工业用地紧张、价格高昂,但以影视、主题公园等文化旅游概念拿地,价格可大量缩减,获地后一部分用于项目建设,更多土地建设酒店、餐饮、住宅等配套设施,营收用于反哺项目运营。

以华谊兄弟来说,其实景娱乐项目基本采取轻资产模式,即以品牌授权为核心,以门票分成和股权收益来支持长期发展。华谊兄弟将项目的具体运营交给合作方来执行,前期收取品牌授权费,项目运营期间收取营业收入分成和管理服务费。

华谊兄弟2016年财报显示,品牌授权和实景娱乐板块的营收约2.56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虽小,但营收增势明显。

光线传媒在扬州江都区的项目规划占地4150亩,体量更巨。光线传媒董秘办人士对执惠表示,光线在扬州江都区的项目百亿投资也不可能全由光线传媒投入。光线传媒此前的公告显示,这一项目拟采用BOT(建设-运营-移交)+BOO(建设-拥有-运营)模式。但上述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实质的协议来约定具体的模式,还在谈合作的各种可能性,所建设项目的权属、经营权归属,在和政府签订的最终协议里会进行约定,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说法。

在执惠问及所谈投资对象是否有地产商时,该人士表示不清楚。

“落后者”光线传媒

上海项目暂无音讯,扬州项目尚处于框架协议中,光线传媒在大连的项目也不够乐观,其本计划在2017年开工建设。执惠查看光线传媒2017年三季度报告,发现“在建工程”一栏空白。

大连金普新区商务局工作人员告诉执惠,“光线中国电影世界主题乐园综合体”项目还在洽谈中,不便透露具体细节。对于项目延迟是否也是用地批复出了问题的质疑,该工作人员表示并非如此。光线传媒董秘办人士对此也未予以具体置评。

在实景娱乐的布局和落地上,光线传媒已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

据扬州江都区官方披露信息,光线传媒在江都区的项目分3期建设,今年8月18日正式开工,整体工程计划2021年建成投入运营。另外,大连项目现已延迟,其“2019年一期投入运营,2022年二期开园”的计划自然也难言乐观。

反观华谊兄弟,早在2011年,即向实景娱乐公司(华谊兄弟的全资子公司)增资1.1亿元,负责实景娱乐项目的开发与运营。直至目前,华谊兄弟已在华南、华中、华东、东北四区共签约20个项目,由实景娱乐团队主导创意设计与运营。

据媒体报道称,华谊兄弟在苏州、郑州、长沙、南京等四地的实景娱乐项目将于2018年陆续开业。对此,华谊兄弟董秘办人士回应执惠称,这些项目“进入在建状态,并相继开工,正有序推进”。

另以万达此前打包卖掉的13个文旅项目来说,西双版纳、南昌、合肥和哈尔滨4地项目已开业运营,无锡、青岛、广州、成都、重庆、桂林、济南、昆明和海口的项目按计划将分别在2018年至2021年建成开业。   

而诸如华强方特也已计划在浙江台州投资百亿元,建设主题乐园……不完全统计下,更多的文旅项目正不断被规划、落地。

也就是说,就算光线传媒扬州与大连的项目能够按计划开业运营,那时的市场也非今日可语。

且光线传媒实景娱乐项目,现今已面临诸强环伺、竞争激烈的局面。

执惠不完全统计发现,上海的迪士尼、欢乐谷、锦江乐园、长风海洋世界,浙江的中华恐龙园、嬉戏谷、横店影视城、宋城演艺、方特东方神画、象山影视城,江苏的苏州乐园、东方盐湖城旅游度假区、南通探险王国,安徽的芜湖方特欢乐世界等,将对光线传媒的扬州项目形成挑战。

其大连项目也将面对大连圣亚海洋世界、皇家海洋乐园、大连老虎滩海洋公园、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东方好莱坞长影世界城等的直接竞争。

由此,两个关键问题是:光线传媒实景娱乐的布局为何会落后?现已落后的局面下,为何还要继续大手笔布局?

土地与资本或是光线传媒一度的瓶颈所在。地方政府传统的卖地思维已多有改观,加上特色小镇政策的推动,影视主题等主题公园项目受到地方政府的欢迎,这给光线传媒布局上海、大连和扬州等地,提供了契机。但市场的变换、国家政策的调控变化,又带来了不少变数,政府批地态度改变。

另外,主题公园的巨量建设资金,对影视公司形成挑战,光线传媒自身难以完全撬动,对于大笔投入或有所顾虑。

土地与资本其中之一没有及时跟上,或者两者没有及时形成协同效应,都将对项目落地带来直接影响。

而光线传媒仍在谋求布局的缘由,或更多是出于业务方面的考虑。

光线传媒的财报显示,2016年公司电影相关业务实现收入12.34亿元,同比下降5.84%,是2014年以来公司在主营业务上的首次下滑。2017年前三季度包括电影在内等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加超3.6亿元,但毛利减少超0.6亿元,同比下降10.7%。其中电视剧、游戏及其他收入同比都下滑明显。

此前就有质疑认为,光线传媒加大实景娱乐项目布局,是为了缓解电影及衍生品业务盈利速度下滑、业绩主要依靠投资收益、游戏投资不尽人意等问题带来的经营压力,寻求在电影业发展不够乐观的现状下,寻求其他业绩增长点。

对此,光线传媒董秘办人士回应执惠称,光线传媒布局实景娱乐,并不能说是主营业务不好才去做,因为此前战略布局已经有这个,也花了很长时间去谈项目并努力推进,比较看好实景娱乐的发展。虽然在大家看来,今年光线传媒没有以前那么多的爆款电影上映,票房收入不是很高,但并不代表主营业务不好,也不是因为这个去做扬州江都区的项目。

据其透露,光线传媒会全力推进扬州江都区项目的发展,如果能顺利开展并做下去,对公司带来利好,公司将在实景娱乐方面有更多布局,“这是一个长远布局,很难有立竿见影的收益,要形成协同效应的板块。”

可是,光线传媒或已陷入一步晚、步步晚的境况,如何摆脱“落后者”角色,难言轻松。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