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关外的旅游产业还有前途吗? 毛振华与亚布力恩怨过后再谈黑龙江

亚布力和雪乡事件的集中爆发,让黑龙江这个省成为所谓“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舆论口实。热度过后,再谈黑龙江的旅游产业问题会更加具象:一方面旅游产业突飞猛进,一方面便是人才断代导致经营、管理人才匮乏,二者相交便是黑龙江旅游产业被人诟病的根结。

在毛振华控诉视频发酵的两天前,他在朋友圈里发布了另外一个视频。

在这个视频中,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的员工们站在阳光明媚的雪场上,排成一列举着欢迎领导视察的条幅。也就是在当天,毛振华站在雪地上发表了他的那一番控诉,正如视频里所说,他没有获得见面的机会。

毛振华视频疯转的当天,峨眉峰曾跟毛振华有过两次短暂交流,尽管他不愿多说,但是仍然能感觉他的情绪起伏,随后一天黑龙江调查组的处理结论和毛振华的反馈表态均已公之于众。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旅游产业正在逐渐成为黑龙江的支柱产业,这个省是国内少有的几个旅游收入占GDP比例超过10%的省份之一,最近数年黑龙江旅游产业用狂飙猛进来形容并不为过。

一组2014年—2016年的数据显示,三年的时间里,黑龙江新增外省手机漫入用户数5484.7万人次、7193.3万人次、8211.3万人次,同比增长分别为10.3%、31.2%、14.2%;省外银行卡在该省交易额分别为1100亿元、1651亿元、230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4.3%、50.1%、39.4%。

  尽管如此,亚布力和雪乡事件的集中爆发,让黑龙江这个省成为所谓“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舆论口实。热度过后,再谈黑龙江的旅游产业问题会更加具象:一方面旅游产业突飞猛进,一方面便是人才断代导致经营、管理人才匮乏,二者相交便是黑龙江旅游产业被人诟病的根结。

正如峨眉峰在事态发酵当天所说,阻碍东北发展的真正原因在于基层管理人才和经营高手的断代匮乏,一般的下级提思路高层不理解的惯常现象,在黑龙江却变成了高层干练下级踟蹰的怪象,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基层人才匮乏正在东北蔓延。而这种人才断代现象在黑龙江旅游产业的表现更为具体,也更为直接,无论是亚布力管委会的蛮干抑或雪乡的难堪,均是这一现象的外在展现。

管理和运营人才的短缺匮乏直接影响黑龙江各个景区的管理思路、经营细节,而这些东西又是决定资源能否转化的关键。具体来说,黑龙江拥有亚布力、雪乡、冰雪大世界、漠河北极村的冰雪资源;五大连池、镜泊湖、伊春林区、兴凯湖的康养资源;鹤岗、双鸭山、鸡西的工业旅游资源,如此众多丰富的跨形态、跨季节的旅游资源急需众多经营人才规划、运营。而对这些资源的管理更涉及历史遗留利益的协调平衡,毫不夸张的说,黑龙江的景区管理者更需具备在针尖上起舞的管理艺术。

从传统认知层面来看,体制内官员转行为经营者定是毫无建树。不过官员转为经营者并不可怕,因为国内目前最为优秀的文旅从业者、操盘手均是从体制中成长出来。比如擅做古镇的乌镇陈向宏、擅做山岳景区的黄山黎志、擅做佛系主题的拈花湾吴国平等等。其中原因也很简单,国内文旅产业进入休闲度假阶段最多二十年时间,产业发展的二十年时间远不能自发形成人才代际梯队,而国内绝佳的旅游资源、目的地资源大多归属体制内,所以从体制内涌现出少数优秀的操盘手并不意外。

不过现实的情况则是,以黑龙江目前的经济产业结构很难培养出体制内的管理人才和本土的经营高手,这并非危言耸听。

黑龙江的主要支柱产业大致可分为,原油、煤炭、粮食、重工这四大类,这些产业均为周期性产业。周期性产业的最大特点便是宏观经济上升则产业景气,下降则百业萧条,比如黑龙江的龙煤集团、大庆油田、三江平原的粮食产业均是如此。这也表明,周期性产业对非常精细的经营管理和营销手段没有太强烈需求,因为一次大宗商品行情暴涨所带来的暴利足以解决任何成本,若行情暴跌则等待下次机会即可。

在这种经济结构上长出的基层经营人才很难适应诸如旅游产业的精细要求,在此经济结构上长出的本土官员亦很难具备复合型官员的素质,况且随着黑龙江和东北经济持续下滑,本土人才流失亦十分严重。

人才缺乏导致经营管理无序,经营管理无序则制度不存,制度不存何谈东北振兴?

黑龙江高层在去年6月的旅游工作讲话一语中的:黑龙江输在哪儿呢?不是输在资源上,而是输在管理上,我们不能改变自然,但应该管好秩序。“我们要把这些事看透,有的职能部门明知道这些问题,却不去碰,不真干.....出了问题怎么解决?关键是旗帜鲜明、坚持真理,该出手要出手,该纠正的错误必须纠正”。

其实这段讲话让黑龙江目前之困局更加具体:在旅游产业发展突飞猛进之时,缺乏基层经营管理人才导致基层执行不力,黑龙江旅游产业一波三折。基层管理人才断代缺失,不也正是这个省乃至东北面临的严重问题吗?

欢迎添加小蜜微信(tripvivid5)与本文作者峨眉峰探讨。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