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惠专访赛博文旅谢翅:从拈花湾到嵩山小镇,旅游度假目的地又该如何打造?

能真正把客户留下来,让客户永远牵挂、来了还想来的,是生活方式,即项目的内容。

1月24日,以“Blur-模糊生态 | 突破空间界限,重置文旅度假新场景”为主题的SMART度假产业峰会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举办,执惠作为独家合作媒体全程报道了本次会议,并在峰会过程中专访了赛博文旅执行董事谢翅。

谢翅表示拈花湾的成功是体系的成功,拈花湾的每一天都在迭代。

不光要把概念和故事做好,还要把产品服务做到极致

谢翅在专访中提到目前国内文旅项目遇到的困难时表示,运营者没有思考清楚盈利模式,还是用最简单的房地产开发模式,所以说就会遇到很大的瓶颈。在过去,你讲个好故事,就能够把产品销售出去,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不光要把概念和故事做好,还要把产品服务做到极值,才有可能打动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现在的80、90、00后是最现实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去委屈自己。未来特别是文化的消费一定都是实现自我的价值,不会去委曲求全,没有任何内涵的项目是没有市场的,这是我们现在特色小镇建设中最大的问题。

要做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好好生活

赛博文旅在18年的发展历史中,从最早的南京夫子庙到拈花湾,再到一些合作的项目,例如:嵩山小镇等特色小镇项目,基本上都是以特色小镇里面的文旅小镇为主,其它的产业小镇几乎都不涉足。谈及原因,谢翅点头表示,应该说未来的这些小镇会越来越受大家欢迎,尤其是一些80、90后也会喜欢。赛博文旅想做的就是倡导好好生活。 

因为现在都市的节奏太块,把这些需要去好好去干的一些事都给忽略了,我们希望用我们的平台,整合大家所有人的资源去倡导我们中国优秀文化传承,前一段时间圣诞节的时候,我们朋友圈里有很多人都在说,我们不过西方节,甚至有一些人说出来国家下命令不过西方圣诞节,其实我的观点非常简单,这个不能怪小朋友们,就是80、90、00后,喜欢西方的圣诞节,其实西方文化有西方文化优秀的地方,中方文化有中方文化优秀的地方,关键我们要有能力,把我们中国传统节日,像端午、中秋、春节啊,一些活动的形式和内容,包括产品和衍生产品能符合现代审美,就是现在的小朋友喜欢它。文创的概念不是说只能在公司,它是无处不在的,我们现代的购物中心也可以导入文创的概念。

打造有江湖、禅、养生的嵩山小镇

谢翅在专访中透漏,嵩山小镇现在前期刚刚启动建设,是绿地集团投资的,赛博全程参与前期策划的。嵩山少林寺,特别是少林,是我们中国唯一的IP,本身因为嵩山少林寺的传统风光,每年都有将近300万的游客,其实它的逻辑跟我们打造的是一样的,但是嵩山少林寺给大家提供的产品其实就是少林寺一日游,虽然说在十年前也做过禅宗大殿,有一个完整的实景的演出,但是它这样单独的IP还不够,它没有形成合理的线路,我们希望能打造一个美轮美奂的大嵩山旅游线路。以少林寺为龙头的几百万的游客,我们想办法构建出来这样一个商业体系,让人留下来,住下来,买下来。再导入一些跟少林文化、武侠文化、江湖文化、禅文化、养生文化相关的大健康产业,我认为这个产业如果真正的导入以后,未来前景是可期许的。 

在这个年代消费者越来越理性,比如房地产的发展,前几年的时候讲了概念,讲了故事。那么把产品卖好,把房子卖好。但是你不光把产品、故事、概念讲好,还要把产品和服务做好,这个产品不是单纯的房子的产品,而是整个产品利息的构建,从旅游、从构架,从大健康养生的角度,所以说绿地集团应该是把大健康产业,然后又依托我们嵩山少林这样一个强大的,中国唯一的少林IP打造我们少林的武功小镇这样一个概念,划出来600多亩的土地,去打造一个这样的产品街区,江湖的一个管理街区。我们现在还跟中央电视台和很多微电影拍摄基地,有很多机构现在都已经在跟我们联系,这个项目一定值得期待。我举个例子,就比如公司的年会,或者朋友一家人几口人一块去,真正做到场景去演出,到了我们游客服务中心,有可能会在网上填好你的姓名、年龄,然后自动会给你生成各种各样的帮派。然后奶奶有可能就是峨嵋派的灭绝师太,爷爷就是少林派的方丈,这样的话让我们所有的去旅游的人,不是单纯的观山观水,而且真正的去沉浸去参与我们小镇里,我们有可能住的客栈,喝茶的茶馆,喝酒的酒方都是用角色扮演的角度去进入,有可能你在那一天、两天、三天,我们有很多影视的一些产业就可以导入了,我们有这么多的刚毕业的学生,有可能拍微电影,他们跟我们联合提供这种服务,一个公司去了,有20个人分成了几个帮派,然后全程跟踪拍摄,你旅游的两天其实也是参与了自己是一个角色的扮演,这应该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

住宿体系是未来最大的盈利点

谢翅谈及拈花湾民宿运营时表示,民宿其实我个人很喜欢,尤其这两年民宿跟特色小镇一块火,但是民宿主经营的非常艰难,过的很苦,他们都是原来最早是媒体人,搞建筑、规划、设计这群人,因为个人的兴趣爱好,因为情怀去开了这个店,店其实就是三个房间,五个房间,十个房间,二十个房间,是一种现象。其实真正严格意义来界定民宿,就是普通老百姓把多余的房间拿出来,去作为共享或者经营的场所,但是我们现在的民宿也就是泛民宿,在中国这么如火如荼的这种民宿的热潮下,其实很多人都看不到特别清晰的盈利模式。我们最早在构建旅游度假目的地住宿体系的时候,其实也是很关注和研究的,大量研究民宿产品。我们认为我们也没有能力自己去做好民宿,在我们自己的盈利模式构建里,我们认为住宿体系是未来最大的盈利点,我们也不太可能把盈利点完全的放出去,用招商的性质让别人去做,我们希望自己去投资建设这样的住宿体系。

我们有一句话,就是观光游时代就是飘洋过海来看,度假时代就是翻山越岭来睡,更开玩笑的说,美丽乡村的核心就是如何把这些城里人骗上农村的床,住一晚上我们就成功了。其实就是说明了一个问题,住宿体系是未来度假时代里面一个最重要的盈利点,我们只有自己把它做好。所以在构建这个体系,但我们如果还很传统的国际的五星级管理酒店去介入工作的话,我们认为它们是太标准了,宾至如归的感觉没有家温度。但是如果民宿,一家一家民宿去导入我们的住宿体系,我们也有担心。

今天生意好的时候,这家民宿是300块,然后明天生意不好的时候,200块,后天可能100块含早餐,有的变成80块,并含旅游项目,这是非常非常普遍的在中国的各大民宿组团成熟的市场。像丽江、大理都是我们看到了一种现象,那我们要去规避这样的现象、又希望住宿是有温度的,是有情怀的,是有个性的,又统一经营管理,这就非常难。其实像拈花湾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拈花湾开业有27个主题客栈,然后从前期的策划的和规划设计的和建筑设计的是我们已经考虑好了运营的模式,每一家不同的主体的客栈都仅仅围绕着我们产主题、大主题下有27家,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主题,不同的体验的空间。

undefined 

给我们所有来的消费者的感觉就是,这里面有这么多民宿,这么多客栈,不同的主题。每一家的客栈的管家,我们称之为管家都是很有温度的,很有情怀的。又体验到了民宿的温度的感觉,但是从经营成本角度来讲,我们更现实的考虑到假如说我们有1600个房间,今天只来了1000个人,如果我们允许他在所有的民宿组团里面任意去选择的话,那我们的营业成本非常高,假如说这个客栈是20个房间,只住了两个人,那有可能我们中央空调要开,我的管家要上,我的每天的早饭要上,两个人有可能你要准备20人的早饭,那样的话极大的浪费,我们就是用统一经营管理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就是很多朋友说,我上回住了芦花,我这回不想住了,我想住对面的吃茶去,但是他告诉我吃茶没有了,但是我又特别喜欢一花一世界,他又告诉我一花一世界也订满了,但其实他来的时候是个旅游淡季,那些客栈其实没开,全封闭的,把所有的客人集中在了那几个客栈里,这样从经营角度来讲,从营业的成本来讲,我们是最大的控制,当然这是一条探索的路,也还不是那么完善,所以说关于民宿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也看的不是太清楚,只不过我们在探索另外一条发展的方向,通过这两年的时间应该说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是现在应该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改进,我们也相信我们大家共同的智慧在未来一个又一个升级版的拈花湾应该会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

谢翅除了在现场分享了拈花湾运营之外,还在谈话中对执惠表示拈花湾还有600多亩土地空白,未来可以用来打造文旅活动项目。拈花湾在去年的数据,主要客源来源于长三角地区,并且自驾游比例超过50%,既要做好高消费的度假客,也不能放弃数量较大的观光客。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