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牵手滴滴合推出租车信息平台,打车市场规范化探路

在上海,之所以出租车公司还能站出来与打车软件合作,一方面来源于政府的推动,另一个原因是上海市场够大,确实存在着供需不足的情况。

在上海,“滴滴快的”日前与市交通委和四大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由三方共同参与的“上海出租车信息服务平台”也在多方的观望下于6月1日正式上线运营。然而在全国其他地区,包括滴滴打车在内的打车软件正面临来自现行法律以及出租车公司的质疑和抵制。

据当地媒体报道称,6月2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市交通执法总队和市公安局公交保卫总队共同约谈“滴滴专车”平台负责人,明确指出该公司推出的“滴滴专车”及“滴滴快车”业务,使用私家车和租赁车配备驾驶员从事客运服务,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济南的37家出租车公司在此之前也曾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全市8000多辆出租车卸载各打车软件。

“在上海,之所以出租车公司还能站出来与打车软件合作,一方面来源于政府的推动,另一个原因是上海市场够大,确实存在着供需不足的情况。”上海某大型出租车公司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如果说打车软件在上海市场只是分食了出租车市场的“一杯羹”,那么,在供需相对稳定的二三线甚至三四线市场,打车软件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要“革出租车的命”。

出租车电调业务下降

“比如我们公司原有的电调业务(电话叫车业务,目前上海四大出租车公司锦江、大众、强生、海博都拥有自己的电调中心),在打车软件起来之前,每天我们的单量大概是在2.8万个,但现在,我们每天只有大概9000个的样子。影响还蛮大的。”上述出租车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到。

“现在确实很多司机都不愿意接电调的单子了。”上海一名出租车司机马师傅告诉记者。据其透露,虽然接电调的订单,司机会有2元服务费,但接单前并不清楚目的的,有时候要去很远的地方接乘客,或者在高峰期必须要去很拥堵的路段,而使用软件,即便目前已经没有平台补贴,但司机抢单的时候可以过滤掉“劣质”的单子,尽量选择赚钱的单子。所谓“劣质”订单,马师傅告诉记者,比如说路途不是特别远,但行进路段又经常堵车的订单,而优质订单一般是去往机场、火车站,还有部分行驶里程在一公里左右的订单。“因此,如果我们不想接单,我们就直接把这个系统关闭了”。

“我们肯定是不允许司机关闭车上的电调功能,对此,我们也有一些监督措施,但还是架不住打车软件对司机的利益诱导。”上述出租车公司人士称。在他看来,这种利益诱导其实是进一步加剧了出租车市场的供需矛盾。“比如以前乘客扬招,司机是不知道他要去哪里的,所以即便客人去的地方路线不好,但司机接单了一般不会拒绝,但是有了软件,你的目的地一目了然,司机很容易挑肥拣瘦。”这位人士举了个例。“再比如,之前很多人出行,其实是倾向于公共交通的,但是打车软件采取红包补贴等模式,让一些人就算出门买菜也要打车,因为不需要自己掏钱。这是不是加大了供需矛盾?”

在这名出租车公司人士看来,打车软件借助于资本的推力,与出租车公司竞争,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我们要维护大规模的车队,要寻求牌照资源,有管理成本,但如果一个平台直接将私家车都接入进来,既不需要车辆维护,也不需要固定成本增加,这算不算不公平”?

出租车公司称不会坐以待毙

不过,即便是有诸多的质疑,但在上海市交通委的动员下,出租车公司与对手滴滴打车的还是握在了一起。政府的主要目的是要通过合作来规范出租车市场,我们也希望以这次合作来观后效。上述出租车公司人士表示。

据其介绍,“上海出租汽车信息服务平台”在初期将重点解决三方面问题:一是车辆和驾驶员身份识别,由滴滴、快的将驾驶员和车辆信息实时向平台传送,平台及时反馈驾驶员和车辆身份比对结果,由此剔除“黑车”和“克隆车”;二是实现车辆运营状态识别,承接滴滴、快的及其他预约业务的车辆,其顶灯实时转换成“电调”,以消除乘客“扬招”中存在的误解;三是提高车辆运营安全性,对载有乘客的重车,屏蔽滴滴和快的的新生成订单,不再向重车发送预约信息。

“现在我们接单后,后台就可以通过GPS实时定位我们的车辆,到目的地乘客下车后再给我们发单。”上述出租车司机表示。而据上海市交通委发布的消息称,新平台上线首日,便发现有5000多条不相符的信息。包括司机注册的准营证号不符,司机与注册车牌号不符,司机与注册公司不符等情况。“如果这里面发现有套牌车、黑车,我们会进行处罚。”上海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现在这只是第一步。”上述出租车公司人士对记者感慨到,“接下来就看政府会怎么做了”。

按照上海市交通委发布的消息,下一步将利用上述平台为市民提供约租车服务。而滴滴打车方面也对媒体透露称,正在配合政府研究针对专车的方案,并将有望于一至两个月内出炉。

“如果专车出来,对我们出租车司机影响肯定很大。”马师傅十分担心。马师傅担心的也正是上述出租车公司内部人士所担心的,“以前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觉得打车软件好,现在他们也意识到打车软件是会和他们抢饭碗的”。

“不过,我们不会坐以待毙。”他强调。当被记者问到“是否也会推出专车服务”时,这明人士仅表示:“接下来我们要怎么走,就要看政策往哪边指了。”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