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海南掘金版图,文旅板块或独立IPO

​2017年,快乐生态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贡献占比仅为3.8%,同比增长仅6.1%。这一增长比例明显落后于复星整体,以及健康板块在这一指标方面的增速。

三亚海棠湾,一幢高226米的风帆造型建筑拔地而起,在蓝色海岸线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夺目。这里是复星国际(以下简称“复星”)的旗舰旅游项目,超七星级酒店度假村亚特兰蒂斯的所在地。

就在中央赋予海南改革开放新的重大历史使命之际,复星的快乐板块便在海南再添一子。4月28日,复星在亚特兰蒂斯举行盛大的开业仪式,并对外宣称,这是以海洋文化为主题打造的综合旅游度假地,占比约30公顷,投资达110亿元,耗时5年打造。

也就是说,早在5年前,复星就开始布局这一被当地称为三亚旅游“3.0产品”的项目。

复星长期专注于健康、快乐和富足板块。然而,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就业绩体量来看,与健康和富足板块相比,复星的快乐板块却并不强势。随着亚特兰蒂斯项目的开门迎客,或许这一局面会得到改变。

亚特兰蒂斯项目只是复星投资海南的其中一环。事实上,复星投资海南的历史长达十余年,最早要追溯到复星赴港挂牌上市之前。从海南矿业的改制重组并挂牌上市,到地中海俱乐部,再到现如今的亚特兰蒂斯,复星在海南的实业投资项目陆续落地生根。

相较于旅游、地产和文化板块的大获成功,复星在海南主导的海南矿业却发展势头萎靡。自2014年上市以来,业绩持续下滑。今年一季度,海南矿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亏损超过1亿元。

据复星集团消息,郭广昌希望海南矿业与复星旅游、文化和地产板块协同,依托当地优势资源,打造标杆型旅游综合体项目。

“海矿不光是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而且(有些矿山)开发这么多年了,所以我们还是要考虑怎么样更好地推进它的发展。”5月7日,复星集团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诚然,复星高层亦在考虑这方面的发展。据复星集团消息,今年春节期间,郭广昌还专门驱车200公里,前往海矿基地考察,并希望海南矿业与复星旅游、文化和地产板块协同,依托当地优势资源,打造标杆型旅游综合体项目。

提前五年抢先布局

4月28日,复星对外发布消息称,由休闲酒店品牌运营商柯兹纳国际(Kerzner International)管理的三亚?亚特兰蒂斯盛大启幕。

亚特兰蒂斯是郭广昌近几年在海南投资的“得意之笔”,他在其个人公众号中表示,亚特兰蒂斯是一份时间的礼物,1800天(约5年时间),近万名建筑工人,还有银行、设计师等各方合作伙伴的支持。

擅长投资的郭广昌,早在5年前就看中了三亚海棠湾这一极具投资价值的地块。海棠湾是三亚仅次于亚龙湾的理想地段,近几年成为国内地产巨头赴琼投资的热门选项。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13年9月,复星就在海棠湾拿地,并为此付出高昂代价,一度刷新当时三亚土地市场的交易纪录。

据中国土地网数据显示,2013年三亚土地市场招拍挂27宗,总面积154.40公顷,总金额57.45亿元。其中,总价地王是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亚特兰蒂斯商旅”)竞得的三亚海棠湾B1片区B1-f1-3和B1-f1-4地块,金额19.93亿元,面积53.77公顷。土地用途为住宿餐饮用地,出让年限40年。

工商资料显示,亚特兰蒂斯商旅登记机关为三亚市工商局,成立于2013年5月15日,法定代表人为复星集团高级副总裁、全球合伙人钱建农。

工商资料指,亚特兰蒂斯商旅注册资本8.02亿元,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持股0.19%),余下99.81%的股权由上海齐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锦投资”)持有。

齐锦投资系复星集团旅游文化板块的重要子公司。工商资料指,齐锦投资穿透之后,最终由注册在境外的复星旅游文化集团(香港)有限公司(Fosun Tourism and Culture Group (HK) Company Limited)(以下简称“复星旅游文化集团”)100%持有。

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中心的资料显示,复星旅游文化集团共有3名董事,钱建农(QIAN,JIANNONG)、罗紫君(LAW,TSZ KWAN IRIS)和史美明(SZE,MEIMING)。

据《复星人》报道,罗紫君被彼时赴港筹备复星上市事宜的复星高级副总裁、文化产业集团总裁潘东辉相中,于2005年加入复星。而复星年报称,史美明系公司秘书。

回到亚特兰蒂斯项目本身,其高昂的拿地成本和优越的地段决定了这一项目的高端定位,包含酒店、娱乐、餐饮、购物、演艺、高端物业、国际会展及特色海洋文化体验八大业态。

当前,海棠湾区域的高端度假酒店颇为密集,已开业及在建的高端及奢华酒店达30家以上。外界认为,亚特兰蒂斯的开业,将加剧当地高端酒店之间的客源竞争。

对于未来如何应对亚特兰蒂斯周边的竞争,以及酒店客流分部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函复星集团,截至发稿,未获正面回复。

不过,在客源之外,复星还能通过亚特兰蒂斯的其他项目获得丰富的回报。据复星2017年报指,度假区还有近千套度假可售物业单元的棠岸项目,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收到约54.16亿元的预收款。

郭广昌表示,希望亚特兰蒂斯开门迎客,能够助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未来,复星还将利用公司在养老、健康管理、医疗服务方面的全球资源,在海南寻求更多的投资机会。

快乐生态“广而不强”

复星对外表示,亚特兰蒂斯作为复星旅游文化集团的标杆项目,是复星围绕全球家庭客户的休闲度假需求、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和全球化资源整合的关键一链。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虽然复星快乐生态的业务投资颇为广泛,但就目前的业绩总量来说,快乐板块的体量明显比健康和富足板块小。

2017年,复星收入达880.25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健康生态、快乐生态和富足生态的收入分别达224.86亿元、116.94亿元和545.05亿元。

在利润贡献方面。2017年,复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达131.61亿元,同比增长28%。其中健康生态贡献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占比10.4%,达13.72亿元,同比增长32.1%,成为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

富足生态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112.92亿元,由三部分组成:保险及金融、投资和蜂巢地产。其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贡献分别达39亿元、52.2亿元及21.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9.9%、22.9%及4.6%。

2017年,快乐生态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贡献占比仅为3.8%,同比增长仅6.1%。这一增长比例明显落后于复星整体,以及健康板块在这一指标方面的增速。

复星年报指,快乐生态业务包括旅游及休闲、时尚和体验式产品及服务三部分。这其中包括地中海俱乐部,亚特兰蒂斯、豫园商城、Studio 8、太阳马戏及Thomas Cook经营与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有关的快乐产业。

“报告期内,快乐生态收入增长主要由于地中海俱乐部业务扩张而带来的收入增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利润增长主要是得益于地中海俱乐部2017年良好的业绩表现以及快乐生态相关的投资利润贡献。”复星年报指。

亚特兰蒂斯项目给复星财务数据带来影响。年报透露,亚特兰蒂斯一次性开业费用部分抵消了快乐板块的利润增长,同时应计负债及其他应付款项增加86.19亿元,“主要由于亚特兰蒂斯及地中海俱乐部预收客户货款的增加”。

复星集团的整体净债务比例,依然接近50%。2017年报披露,在过去5年,净债务比率自2013年底的86.0%大幅优化至2017年底的49.7%。2017年平均债务成本为4.72%。

复星集团于2015年2月完成了对地中海俱乐部的私有化。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复星持有地中海俱乐部约86.57%的权益。目前,地中海俱乐部在海南亦有投资。

除了地中海俱乐部以及亚特兰蒂斯之外,未来复星是否还会在海南追加更多的与文旅相关的投资?针对这一问题,最近郭广昌回应称:“肯定会继续寻找好的机会,包括跟运动相结合的,但会选择做有特点的东西。”

复星在文旅项目上的操盘手是钱建农。复星年报显示,钱建农于2009年加入复星,领导团队完成了对法国地中海俱乐部、希腊Folli Follie(时尚产品集团)、三亚亚特兰蒂斯、台湾维格饼家、马来西亚食之秘(餐饮连锁集团)、中国国旅、西班牙Osborne(著名火腿及酒类制造商)及英国Thomas Cook(旅游巨头)等一系列投资。

钱建农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复星已在海南的入境游、体育层面有所投入,并且复星也投资了马术、马会等体育运动。此前,外界有传言指,复星文旅板块将在未来独立IPO。5月7日,上述复星集团内部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正在推动。”

坚守亏损矿业资产

长达十余年来,复星在海南的版图日益扩大。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自2005年左右起,郭广昌在海南投资了多个实业项目,横跨矿产、地产、旅游,以及文化等行业。

据《海南日报》报道,2005年10月,时年38岁的郭广昌与海南一举签下20亿元投资开发协议。彼时,郭广昌的身家达55亿元,被外界公认为中国财富新贵。

据上述报道,郭广昌认为投资海南的机会已到,其旗下的复地集团出资8000万元收购海口金贸区中化大厦,并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出资在海南发展住宅项目,“很快还会看到我们与海南钢铁公司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

“将把投资海钢作为在海南谋求更多发展的一个平台。”郭广昌称。

2007年6月5日,海南钢铁公司、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高科”)和上海复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星产投”)签署了《关于海南钢铁公司改制重组的框架协议书》,约定三方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海矿联合(即海南矿业前身)。

根据协议,海矿联合注册资本15亿元,其中复星高科认缴3亿元(持股20%)、复星产投认缴6亿元(持股40%)、海钢公司以铁矿石采选业务等相关经营性资产评估后的净资产认缴出资额6亿元(持股40%)。

海钢属老国企,内部职工庞杂,负担较重。海南矿业招股书指,海矿联合成立之时,共有4929人进入海矿联合就业,同时海钢公司内部退养人员1974人的各项社保等费用均由海矿联合支付。根据职工安置方案,海钢公司预提职工安置费用达7.49亿元。

郭广昌以9亿元的资金,成功控股海矿联合60%的股权,成为海南当地这家老牌国企的掌舵人。海矿联合成立后,提出要依托复星的管理理念和海南矿业的资源、人才优势,加快发展,争取3年内新公司上市发行股票。

郭广昌刚入主海南矿业之时,正好赶上铁矿石价格飞涨,海南矿业迎来了历史最好市场机遇。彼时,海南矿业的经营业绩呈上升势头,盈利状况良好。

不料,2008年左右,国内铁矿石价格大幅波动,直接影响着海南矿业的经营业绩。直到2012年,海南矿业才递交IPO,但此后上市搁浅。2014年9月,海南矿业二度闯关IPO成功。

不过,当时的招股书指:“鉴于2014年铁矿石价格下跌幅度较大,公司2014年度经营业绩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上市之后,海南矿业的经营业绩持续下滑,步履维艰。

综合历年年报发现,2014年、2015年、2016年,海南矿业分别实现营收17.68亿元、 10.51 亿元和9.08 亿元,分别同比降低39.47%、40.58%和13.60%。

2014年、2015年、2016年,海南矿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达4.24亿元、1019.10 万元和亏损2.86亿元,分别同比降低 57.76%、97.60%和2904.08%。

在2016年亏损的情况下,如果2017年继续亏损,海南矿业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不过,通过会计处理,海南矿业2017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00万元,同比增长115.9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却亏损6081.33万元。

2018年一季报显示,海南矿业的亏损持续,今年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9亿元,同比下降317.04%。

时至今日,擅长不断寻找投资价值的郭广昌,并未有减持或退出海南矿业的计划公布。“企业也有社会责任,当年我们在混改,不能说(效益)好的时候要它,(效益)不好的时候就不要它。”上述复星集团内部权威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截至2018年一季度,郭广昌通过复星产投(持股34.38%)和复星高科(持股17.19%)持有海南矿业的股权比例,一度超过50%。

据复星官方公众号消息,今年2月,春节期间,郭广昌驱车前往昌江考察海南矿业,并希望海矿(海南矿业)、旅文和复星地产团队做好协同,依托当地资源优势打造标杆型旅游综合体项目,并落实省委省政府指示,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调动集团资源帮助海矿降本增效、转型发展。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作者:吴绵强,原标题:《复星海南掘金版图 文旅板块或独立IPO 》。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