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网红建筑如何振兴一座非遗小镇?

竹里的建成,带动了整个乡村的发展。这个以竹编为业,几乎被遗忘的“竹艺村”出现在世界的视野中,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范例。

堪称国际展示当代艺术的最高展会——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在5月底即将举行。

中国国家馆以“我们的乡村”为主题,呼应本届双年展主题“自由空间”。整个展馆从诗意栖居到乡土制造,从文化实践到自在游憩,从社区营造到开拓创新,以“业、旅、社、文、居、拓”六条线索在空间和类型上描绘出中国当代乡村的发展趋势和一个充满机遇的自由格局。其中,四川省崇州市道明镇乡村社区服务中心——竹里,作为“拓”的内容被展示。

这是一座通过参数模拟的“无限(∞)形青瓦房,有着580平米的道明传统手工竹编、80%的建筑预制应用、52天的高效率施工完成,还原了陆游诗中的太平意境。

竹里的建成,带动了整个乡村的发展。这个以竹编为业,几乎被遗忘的“竹艺村”出现在世界的视野中,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范例。

为何竹艺村能诞生竹里这样的建筑?

竹里的建筑形式有其唯一性,这和其所在竹艺村的自然景观和文化脉络密不可分。

1、自然生态环境优美

严格来说,竹艺村并不是一个行政村,目前它指的是崇州市道明镇龙黄村九、十一、十三组所在区域,包括86户村民。

竹艺村距成都主城区50余公里,处于无根山丘陵区与坝区交接地带,面积约123亩,背山面田,山上有大片的竹林、松树林、果园及河沟等自然景观。

村落与周边高大树木、竹林、河流及外围耕地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形成生态的居住环境,乡风淳朴,生活气息浓厚,邻里关系亲密。

竹艺村鸟瞰图

2、川西林盘村落

“林盘” 是成都平原典型的“物质文化遗产”。川西林盘,发源于古蜀文明时期,一般由林园、宅院及其外围的耕地组成,是一种集生产、生活和景观于一体的复合型居住模式。

林盘通常是以姓氏(宗族)为聚居单位,呈一种分散的分布方式,形式上属于典型的自然村落。其生活形态和建筑形式在长期的历史积淀中,已演变为一种文化符号深深烙印于川西民风民俗之中。

竹艺村是川西无数“林盘”村落中的一个。是天府林盘的典型代表。

3、非遗小镇

竹艺村所在的道明镇拥有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竹编。这也是竹里建筑材料使用的设计来源。

道明镇,名字源于《周易》“天道下济而光明”。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依竹而居、以竹为器,处处是“山上清泉山下流,家家户户编花篼”的景象。

道明人凭借他们的一双巧手,不仅将一根根竹子变成了生活日用品,更是变成了富有生活气息和审美品格的艺术品。

代代相传的竹编文化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竹编)之乡,其中,“丁知竹”是当地非遗文化传承的主要示范基地。

竹里的独特之处

1、还原陆游诗作

道明古镇自然环境优美,人文历史深厚,竹艺村还住着5位非遗传人。很多年来一直在做推广,却一直不温不火。最后决定把“艺术与设计”融于小镇,向全球招募建筑设计团队,要求还原陆游的一首诗《太平时》,这才有了竹里。

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

乱红飞尽绿成阴,有鸣禽。

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

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

——宋·陆游

陆游曾在蜀州(今崇州)做过通判,曾亲临道明的白塔禅院造访,写下《太平时》。

诗的意境描绘了一种远离纷扰都市生活的安静与祥和,也是返璞归真的乡村本貌,这与道明翠竹的闲适生活极为契合。

我们随着诗词,一句句看,竹里是如何还原的?

“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

可以说竹里的精髓就围绕着这句诗的空间意境。无论从外形还是室内空间的设计,都赋予建筑抽象几何的意境与意义,增加曲折,呈现不同的体验。

从空中俯瞰,竹里的外形好似“无限(∞)”这个符号,曲度径道勾勒出建筑圆融的线条。

竹里的无限(∞)形屋顶

从最美乡村道路重庆路,拐进旁侧的分支小路,抵达竹里门庭,需穿行一条曲曲绕绕的竹林小径,四周林景的层次与颜色会伴随季节的更替而循环变化。

在行进的路途中,通过空间的转折和递进来拉长流线、视线和时间,为建筑平添了几分曲径通幽的意境。

室内双S形道路的设计,流动感十足。

“乱红飞尽绿成阴,有鸣禽。”

林盘地景,竹林丛生。登山远望是一望无垠的油菜花田。

竹里坐落在两个相邻的方形宅基地上,基地周围东临树林,北靠林盘,南面是几垄菜地。最大限度的保留一草一木,试图让当代建筑融入自然的空间。

“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

竹里的建筑功能具体包括展示、展览、会议、民宿、以及餐饮、娱乐等多项功能。游客在这里可以听风赏竹、烹水品茶,怡然自得。

“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

竹里打造的是“竹内有筑,竹里有院,竹外有田,而田又在竹内”的朴实乡村的景观。每间包房之外对应着一张竹架小桌,从涛涛翠竹林到有机菜园地,每一个座位所见的景致都全然不同。

2、新建造技术与当地手工艺结合

道明竹编

成都竹里道明竹编工艺历史源远流长。竹里项目,通过对于当地建筑产业的调研后,发现崇州地区的竹子的性能以及竹编的工艺对于维护结构以及外墙还是非常合适的。

通过和道明竹编手工艺杨隆梅家庭的交流以及20余次的打样;通过模数化的控制以及传统的纹理设计,将道明竹编与竹里建筑立面的设计与建造有效结合起来,形成了既熟悉又完全不同的空间体验。

竹里建筑立面与传统道明竹编结合。

新技术探索

竹里项目是通过一个月的木结构工厂化预制,以及52天的现场安装而进二行的乡村木构产业化的实验性探索。

通过机器人等先进产业化手段装备起来的未来乡镇产业化工厂,一旦与农村的建筑产业化结合,必将产生一个更有意义的产业化升级,这也是竹里项目探索的意义。

竹里的意义

竹里的建设初衷就是为道明竹编提供一个传播和交流的平台,充分发挥“文创”的作用,让竹编工艺焕发新的生命力,借力乡村旅游,让竹编工艺有更大的市场。

1、振兴竹编产业

竹里设计依托的是道明竹编,这是竹艺村不同于其他新农村的地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道明镇,竹编处于鼎盛时期,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与竹编有关的行业。后来受到工业化的冲击,竹编渐渐没落。

近几年来,当地一直在思考如何重振竹编产业。以前道明的竹编都是以生活类民用产品为主,在现阶段已经没有了竞争力,必须另寻出路。

道明竹编的新路是给竹编产品添加设计与创意。村里有走在前沿的竹编人,让竹编手艺跨界:竹子+陶瓷,融合出雅致的茶具;竹子+时尚品牌,碰撞出别具一格的包袋等等。

设计,让竹编产品的价值得到大幅提升。与景德镇一家陶瓷厂合作推出的瓷胎竹编花瓶,每个售价从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

竹艺村打造了一个竹编博物馆,在这里竹编匠人们可以潜心创作,游客们可以体验从取材到制作的竹编深度体验游。当地还成立了竹编产业协会,通过提高竹编的产品附加值,增加当地村民的收入,振兴竹编产业。

竹编博物馆

2、吸引“新村民”

在完成竹里项目之后,当地开始着重竹艺村的开发与打造。在整个打造过程中,当地村民可以通过土地、房屋入股、出租等方式,参与其中,共享乡村振兴的成果。同时,为了竹编产业的发扬,当地着手招募一定数量的“新村民”。

做竹艺村的新村民并不容易,他们要提前做好项目的设计方案和运营思路。他们要有一定的审美观,要有情怀。

而竹艺村会继续深耕艺术主题,除了会不定期邀请海外艺术家到竹里驻留之外,还会延展到多个领域的跨界专场活动。

未来的竹艺村

竹里只是一个开始,竹艺村的格局远不止一个竹里。

未来的竹艺村有竹编产业、有多元业态、有文创产品,是一个振兴的非遗小镇,集合了竹编博物馆、社区中心、餐饮、书院、国学体验馆、民宿等多元业态。

来去酒馆

区别于常规的酒馆,来去酒馆拆除了围墙,栽种了很多植物,以一种开放的姿态迎接宾客。

三径书院

三径本意三条小路,“三”来自道德经“三生万物,书山有路”;此外,还取了陶渊明笔下“三径就荒,松菊犹存”的场景,有起点之意,也有归隐之意。

三径书院是一家以弘扬“耕读传家”为理念的现代乡村公益书院。书院主要涵盖图书阅读、放翁讲堂、乡村学堂、文创农创、文化交流等多个文化体验内容和文化平台。

遵生小院

“遵生”二字源于中国古代养生集大成的著作《遵生八笺》,记录了古代人合于道法又富具诗意美感的生活方式。

遵生小院是一家民俗手工生活体验馆,希望以不同的形式将经典中的生活美学重新呈现出来。

竹艺村是一个以设计为媒介,引入资源与人才,振兴道明非遗竹编产业,多业态融合打造的区域性品牌。

以“造商”代替“招商”,孵化式培养创客人才,再以创客人才为起点发展竹艺村文创产业,探索乡村建设与社区营造的各种可能性。同时,依托海外艺术家驻留计划,引发国内外媒体对道明非遗竹编小镇的关注,实现竹艺村的可持续发展。

竹艺村让我联想到景德镇的陶溪川。《陶溪川,中国最成功的文创园区是如何打造的?》共同点是:振兴曾经没落的产业。同样是通过海外艺术家驻留、孵化式招商的模式培养产业人才,打造产业集群,陶溪川的模式倒是值得刚起步的竹艺村借鉴。

*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房地产观察家(ID:realestatereview。原标题:《一栋网红建筑如何振兴一座非遗小镇?》。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