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CTCIS峰会 | 胡腾鹤:从宏观大环境看旅游投资的变与不变

胡腾鹤表示,面对旅游行业发生的融资环境、消费者方面的变化,中信做旅游投资有变化也有不变,但始终坚持专业化的投资,专业化以后会做成连锁化和集团化。

6月7日,由执惠主办,左驭、春晓资本、源和资本和品途集团协办,主题为“赶潮·谋变”的《2018CTCIS第三届中国文旅大消费创新峰会》在京召开。大会从文旅扶贫、中欧旅游年、文旅投资与运营创新、目的地产品创新及营销与文化传播创新、文旅产业融合创新等多维度、多角度全方位解码中国文旅业的发展逻辑。中信产业基金董事总经理胡腾鹤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胡腾鹤表示,面对旅游行业发生的融资环境、消费者方面的变化,中信做旅游投资有变化也有不变,但始终坚持专业化的投资,专业化以后会做成连锁化和集团化。

以下为胡腾鹤演讲全文:

(本文根据演讲实录整理而来,执惠略做删减)  

尊敬的王局长(王志发),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很高兴今天来跟大家再次交流,今天整个大会的主题是“赶潮谋变”,所以这次我们讲一讲变化和创新。我是做投资的,旅游是我们投资的一个重要的板块,那么我们先来讲一讲旅游行业最近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旅游市场环境的变化

首先王局长讲到了,刘总(刘照慧)也多次强调,其实就是我们监管主体的变化。因为在中国监管主体对整个行业影响是巨大的。那么文化和旅游部的组建对于旅游行业的变化也是深远的,刚才两位嘉宾都讲到了我就不展开说了。

我们做投资要关注整个融资环境的变化,应该说今年以来整个融资环境的变化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首先是从债权融资角度来说,债权融资环境较困难,银行信贷紧缩。包括债券市场,应该说是一个低潮。前不久东方园林要发10亿债券,最后只发了5千万,还不到一个亿。所以整个市场,像东方园林在文旅行业算是一个大企业了,连它在债券市场要发几个亿的债券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包括龙潭大峡谷也一样,就是由于资金链的断裂进入了破产重整。

另外从股市,从IPO角度来说,包括普陀山,常州恐龙园,这些应该说在我们整个旅游板块里面算是相对比较优质的一些资产,最后也是没有取得资本市场的通行证,所以整个融资环境应该说值得我们关注。整个融资环境不管是股权还是债权,目前融资环境是比以往困难。

那么包括整个国家监管层对于整个经济的一个定位是“去杠杆”,所以这个背景下,不管地方政府还是央企和民企,尤其是民企去杠杆将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以前万达等企业在整个文旅方面投很多,然后去杠杆,去杠杆情况下大家都看到了结果。

第三个消费者端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大家说旅游这个行业,主要是说到一些旅游景区,一些传统旅游业态,那么现在越来越多的是,大家需要去看到整个休闲度假的趋势。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整个休闲度假的趋势是非常明确的。包括现在去景区游览、郊外游玩,大家玩的方式越来越多了。所以现在的消费者不只是出去看一看,更多是体验更多的东西,去玩更多的花样。

另外消费者在玩的过程当中获取旅游相关的信息渠道也跟原来不一样,原来最主流的媒体是中央电视台,但今天影响力大的媒体是《今日头条》,是微信这样一些渠道,所以大家都说“消费者原来在电视机前,今天消费者都在手机里面了”,包括抖音这种新媒体在市场上的影响力陡增。

旅游投资的变与不变

我们做旅游投资有变化也有不变,作为中信产业基金来讲,在旅游产业投资领域坚持几点不变:

第一不变的是专业化的投资。中信做旅游有四年时间,在旅游业也投了10几个项目,那么在这里面我们始终坚持专业化的投资,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是找最专业的人来进行合作。我们在2013年-2014年时候搭建了国内做山岳自然景区的一个平台“中景信”,我本人兼任中景信董事长,请了黄山的黎志总做中景信CEO。那么在这几年发展围绕山岳为主,我们陆续控股10个景区。应该说目前我们是控股投资山岳景区最多的一个集团。另外古镇领域我们和乌镇陈向宏总一起合作,我们在广东投70亿做新的古镇休闲度假目的地。

同时这两年我们一直推动跟原来万达冰雪事业部总经理徐宏,一起搭建了专门做滑雪度假的平台,第一个项目将落户河北承德,这个项目已经在推动过程当中了。

另外主题公园板块,我们收购了北京海洋馆,现在我们是北京海洋馆100%的股东。所以我们是在各个细分领域都是找这个领域里面非常专业的人才来合作的。

第二点,我们是做连锁化经营。专业化以后我们做成连锁化和集团化,以中景信为例,中景信2013年、2014年时候我们只有一个景区是白石山,后来有邯郸东太行,湖南万佛山,还有承德兴隆山,芦芽山最近拿了万年冰洞这样一些项目。

我们重点旅游布局,核心布局客源地,在三个核心客源地来做重点布局。那么我们还有一点不变的,就是刚才王局长讲到的社会效应经济效应相结合,我们非常骄傲的和大家说这个数字,中景信在全国投10个旅游景区目的地,其中8个是在贫困县,其中7个是在国家级贫困县,一个是省级贫困县,也就是说我们做旅游投资的时候也重点看能不能跟旅游和扶贫相结合。

最后稍微讲一讲旅游投资需要有哪些变化,那么第一个变化就是说我们做观光型景区的时候,我们更多要用休闲视角做观光,这个是四年前在魏小安司长主持的一个会议上我提出来的,我说“今天消费者已经更多强调体验,所以我们做观光型景区的时候也要有休闲的视角来做”,所以我们在四年前第一个做了景区白石山,用玻璃栈道这样一个方式吸引了消费者前来。

去年在邯郸东太行,我们做了第二个景区营销的时候,我们做了“踩碎的”玻璃栈道,这在国内网络媒体上得到了大家关注。包括现在的兴隆山抖音节、白石山的“520表白节”。

第二是我们的变化。我们不仅关注观光型景区投资,我们花更多精力在休闲度假领域投资。除了跟陈向宏总在广东一个大型古镇休闲目的地投资之外,我们还在做滑雪的度假。在座很多来自法国的朋友,我去瑞士考察过阿尔卑斯的滑雪,考察全国滑雪圣地以后,我们确定在河北承德要做我们第一个滑雪度假项目,我们滑雪度假小镇不只是做冬季滑雪,更利用河北承德一年四季中夏季避暑胜地这样一个优势,把夏季度假做起来,做一个扎扎实实的四季度假目的地。

另外度假板块我们还探索用做一些新的,以户外运动为主题的休闲度假的目的地打造,现在我们几个项目正在推进过程当中。

我觉得未来随着监管部门推动和融合,整个旅游和文旅大消费会日益融合,这过程当中中信一直会坚定我们原来确定的投资理念,在文化旅游领域和各位多多交流,多多合作。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