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牛山数百亿投资赛马利好暗度陈仓,实控人割韭菜可斩获几个亿真金白银

罗牛山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其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利用“赛马概念”炒作公司股价,以避免董事长因员工卖出股票产生亏损需现金补偿情形,或者配合公司董事长减持公司股票的动机。

曾因赛马计划连续两次被采取“监管措施”的罗牛山,如今再惹监管重点关注。

7月10日,罗牛山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其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利用“赛马概念”炒作公司股价,以避免董事长因员工卖出股票产生亏损需现金补偿情形,或者配合公司董事长减持公司股票的动机。

上周五晚,罗牛山发布了《实控人通过资管计划减持股份》的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徐自力通过资产管理计划“长安基金-工商银行-中铁信托-中铁信托·丰利1609期罗牛山股票投资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信托计划”)持有的5190.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072%),到期后不再续期,拟全部减持。

一时激起千层浪,7月9日,罗牛山重挫7.66%。而在此之前,罗牛山通过蹭海南赛马热点,股价节节攀升。

从5月8日,罗牛山公布旗下子公司的赛马小镇项目获得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以来,截至7月10日晚,公司股价已经上涨了27.54%。

股价最高时,罗牛山曾突破17.84元/股,较5月8日9.15元的开盘价高出了仅一倍,最高时涨幅为94.97%。

随后,深交所、海南省证监局却先后发布《关注函》、《监管函》和《警示函》,质疑其赛马项目违反了信披要求。近期,罗牛山又爆出员工、实控人高位减持的消息,再度引发监管层关注。

频频剑走偏锋的罗牛山

罗牛山原本是一家畜牧业公司,主要是靠养猪发家,是海南最大的种猪繁育基地,然而随着畜牧业不景气,罗牛山的路子也越走越“野”。

从1997年上市以来,罗牛山先后跨入了商品房地产开发、教育、金融投资等个板块,其中以大农业为主,以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产业为辅。

然而房地产业近年来企图“喧宾夺主”。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度罗牛山实现营业总收入13.3亿元,同比增长49%。其收入中占比最大的是房地产业务,达到49%。

原先的主业——畜牧业和屠宰加工业,占比分别约为22%和14%。而包括海口景山学校和海南职业技术学院的教育板块收入占比近11%。

有着如此庞大版图的罗牛山,净利润看似不错,2017年达到了1.53亿元,同比增长91.49%,但实际上多为政府补贴和投资。

2017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仅为3174.1万元,2017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5330.89万元,其他符合非经常性损益定义的损益项目高达7627.30万元。

根据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获得的投资收益(股票投资收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在持有期间的投资收益、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等)合计达9623.66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高达43.30%。

4月14日,在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鼓励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后,罗牛山敏锐地嗅到了“新商机”。

5月8日,罗牛山发布公告称下属全资子公司罗牛山马术的“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项目已获得《海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明》。

蹭上新热点的罗牛山一时之间受尽追捧,股价也飞速上涨。

罗牛山的好日子并未持续多久。

5月28日,深交所指出,公司5月8日披露“总投资额为287.80亿元的赛马项目获得备案证明”的信息,公司于4月26日获得备案证明,但至5月8日才对外披露,且在信息披露过程中,存在项目预计开工建设时间前后披露不一致、对项目建设土地性质披露不完整、未充分提示相关风险等问题。

被深交所出具监管函后,罗牛山股价开始震荡下行,从5月28日的收盘价17.38元/股,下挫至6月28日的12.89元/股,但其股价依然处于历史高位。

6月28日,罗牛山再收海南省证监局的《警示函》,指出公司公告披露取得建设项目备案证明的信息,但未充分披露相关项目尚未进行可行性研究,备案证明对后续建设无法定约束力,以及预计开工建设时间、融资渠道和资金来源、土地性质变更等事项存在不确定性等相关风险。

同时,海南省证监局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实控人割韭菜可获利2.65亿真金白银

信息披露违规只是罗牛山面临质疑的一部分,去年6月份,罗牛山董事长曾倡导公司员工增持股份 ,并表示在12个月后仍持有的公司股票价格低于增持期间股票买入均价并且在职,公司董事长徐自力将以现金形式对亏损部分予以全额补偿,补偿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且补偿金额不存在最高金额限制。

2017年6月8日-6月12日期,公司共有6位员工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合计增持总股数7.66万股,增持总金额约47.88万元,增持均价约6.25元/股。

而该部分的员工持股的股票出售日期正好是2018年6月13日至2018年12月13日,,截至7月4日,上述增持股票皆已悉数减持。其中符合在规定出售日期卖出股票的在职员工合计1人,卖出数量200股,该员工不存在因卖出产生亏损需公司董事长现金补偿的情况。

员工减持时间窗口与公司股价上涨时间高度重合。

而在6月13日至7月4日,公司股价从未跌破12元,这也就意味着员工获利水平至少为44.045万元。

而今,罗牛山实控人也开始蠢蠢欲动,拟减持5190.11万股。

据公开资料显示,徐自力的该信托计划首次披露是在公司2016年的年报中,值得注意的是, 2016年12月15日,罗牛山曾发布公告称,徐自力通过长安基金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长安基金罗牛山投资组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2770.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55%,增持金额1.91亿元,增持均价为6.88亿元。

该部分股价与其在2016年披露的年报中,信托计划持有的股数一致,这也就意味着,上述“长安基金罗牛山投资组合”正是前文提到的信托计划。

2017年6月29日,徐自力再度通过“长安基金罗牛山投资组合”以增持公司股份2420.1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017%,增持金额约1.50亿元。

总而来看,徐自力信托计划的增持成本为3.41亿元,但截至7月10日,该部分股票的总市值约为6.06亿元,实控人可获利金额约2.65亿元。

*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杨坪,题:《罗牛山数百亿投资赛马利好暗度陈仓 实控人割韭菜可斩获几个亿真金白银》。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