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最大地接社闪崩:负债近10亿,濒临破产,谁之过?

员工导游欠薪、供货商围堵公司,转型未有突破,云玉集团何以走入被釜底抽薪的危局中?

云玉珠宝集团(以下简称“云玉集团”)拥有云南最大的地接社,年接待游客超过百万人次,目前却陷入破产边缘。

种种迹象表明,成立于2011年8月18日,提供云南旅游服务的云玉集团通过“旅游团+购物”的模式,将游客引导至旗下布局的珠宝玉石、精油美妆等商店或商业体,最终完成变现。这种传统的利益链条模式,虽然盈利有术却可能为云南旅游产业带来不可承受之重,天然自带低价团甚至零负团之嫌。

云玉集团大厦将倾,源自云南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旅游市场整治举措。其实,雷霆手段之下难有菩萨心肠。2017年4月15日,云南省实施《云南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措施》,该措施涉及七大方面共22条(以下统称“云南22条”),包括取消旅游定点购物、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等。

云南省提出确保全省旅游市场秩序在一年内实现根本好转,云玉集团成为近期倒下的“大象”。

一朝楼起,一朝坍塌,云玉集团的危机早已埋下,只不过“云南22条”成为一针催化剂。目前云玉集团旗下商铺已全被关停,造血功能失去,被迫低价转卖资产,但资金链已全部断裂。

员工导游欠薪、供货商围堵公司,转型未有突破,云玉集团何以走入被釜底抽薪的危局中?

负债近10亿 巨头濒临倒下

去年3月初,云南高层表示“我们宁可不要数量的大幅增长,也要整治好旅游市场,提升品质”。此前,因低价游、强制购物等乱象密集丛生,云南旅游市场饱受诟病,大有被全国舆论讨伐之险。

未及一月后,云南省出台 “云南22条”,包括取消旅游定点购物、严禁变相安排和诱导购物、禁止“不合理低价游”等,并提到“确保全省旅游市场秩序在一年内实现根本好转”,措施直接、时间刚性要求,其被认为是云南史上最严格的旅游市场整治措施。

在这场整治风暴中,云玉集团成为濒临倒下的“大象”。

执惠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云南22条”施行后,云南跟团游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云玉集团在游客接待数量严重下滑,经营收益直线下降,资金量极度紧张等问题集中爆发的情况下,不断对旗下昆明、石林、楚雄、大理、丽江等地10余个在营项目进行收缩、裁撤,员工从先前8000余名锐减至2000名。

据上述材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云玉集团对外负债约计人民币10亿元,其中银行贷款超过7亿元,未结工程款、广告宣传费、场地租金,供货商货款,房、餐、车、酒店、景区景点门票等资源采购款项近2亿元,应付但未付员工薪酬合计人民币1.5亿元。

有云玉集团丽江其他项目的多名员工向对执惠称,自己所在店铺员工300多人,目前欠薪预估400多万元,云玉集团给到的回复是“公司没有钱”。员工入职时间不同,欠薪也不同,其中一名员工透露,自己夫妻两人被欠薪3个月,共有近3万元。另有员工透露,自己夫妻俩被欠薪8万多元,有不少员工都是夫妻一起在公司工作。

(注:员工提供的《协议书》,“丽江中岗花卉经营有限公司”为云玉集团旗下公司。员工称,签此协议后员工离职,一人可发1500元工资,不签一分钱不发。协议中写明“剩余欠薪需等到公司恢复正常运营,且全面步入经营正规之日起90日内付清。)

云玉集团整体面临的经营困难及未来剩余应付款压力未能得到根本性缓解,破产危机还未解除。其称,公司、公司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已无可变卖资产,且无法通过融资渠道引入资金化解经营压力,所有剩余应付款、债务、亏损都依赖于公司剩余在营项目的持续营收。

因旗下多个项目先后被要求永久性关停或不定期营业,截至今年5月底,云玉集团在营项目不足先前的20%。

云玉集团亦曾尝试自救,今年7月10日,云玉集团试运营 “大理·垒翠园”项目,7月25日进入正式运营,7月29日被关停。7月30日,云玉集团在丽江白沙古镇内的旅游商品零售商铺,首日开业,经营时间不足8小时,即被要求关停。

有员工透露,当时这家商铺的营业额预估达到180万元,属集团内店铺的中上水平,被要求关停后,店铺内的商品也被公司一搬而空。

至此,云玉集团继“昆明世博园”内原朗玉商业综合体、昆明“赛博兴花市”、楚雄“世界恐龙谷”商业项目、丽江“大研花巷”全面终止运营,该公司超过4亿元直接投资全部沉没后,旗下“大理云域博览园”、“大理·垒翠园”、“丽江中岗花卉”、丽江白沙项目等所有剩余在经营项目已全数无固定期限被迫关停,资金链断裂。

有员工向执惠反映,今年8月2日,欠薪员工代表和云玉集团董事长张兴平曾在丽江市劳动保障监察局协调欠薪一事,张兴平仍表示“公司没钱”。

云玉集团或已陷入“死局”。

危机的种子或早已埋下

在“被逼”走到悬崖前,云玉集团此前的日子过得不错,但危机也早已埋下。

在“云南22条”出台前,云玉集团已在云南旅游行业内率先完成了珠宝玉石、精油美妆、旅游餐饮、文创精品、旅行社服务等多项旅游全产业链布局。

在2013年底,通过收购方式,云玉集团成立旅行社公司——云南假日风光国际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并通过该公司及公司旗下多家全资旅行社,开展云南旅行社地接服务,承接来自全国各地及世界各地的跟团游游客,该公司原年游客接待量超过100万人次,是云南游客接待量最大的地接旅行社。

体量大,反而陷入危局?根本原因在于云玉集团的商业模式。

在问及云玉集团接的是否都是低价团时,有员工反映低价团在云南很普遍,但并未直接说明该集团是否如此。不过依据执惠掌握的材料来看,跟团游直接锐减导致云玉集团收入剧减、旗下商铺被迫关闭陷入“绝境”等信息,都说明其主要营收来自店铺商品销售收入。旅游+购物的商业模式中,旅游这一端变为低价团或零负团的现象曾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

有员工透露,云玉集团旗下公司的店铺销售员薪酬由底薪加提成组成。今年6月前,每月底薪为1500元,提成为个人销售额的4%,6月后,每人设定销售额任务,每月底薪改为800元,提成根据销售额来算,完成任务为4.5%,未完成任务为3.5%。

不过根据相关信息综合来看,“云南22条”对云南旅游市场游客量的冲击并非如想象般严重。上市公司丽江旅游的数据,或可成为参考之一。

丽江旅游的公告显示,其2017年营收同比下降11.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8.76%,而2018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5.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8.57%。这或说明,“云南旅游22条”实施一年多后,云南旅游市场的游客量已渐趋恢复,乃至增长。

如此情境下,云玉集团却走向困境,可见“云南22条”对低价游的“杀伤力”仍在,且呈扩大趋势。通常意义上来说,凡是依靠零负团或低负团推动购物的旅行社,在此云南目前环境下只能深陷困境。

综合信息来看,云玉集团的运营路径或是这样的:通过旗下旅行社承接旅游团,然后将游客带到旗下商业体或商店进行消费,实现变现,给到供货商的钱款、导游的返点、员工工资等极有可能大多数来自这里。一旦游客购物收入被归零之后,云玉集团就难以承接到上游组团社的客流,此类跟团游在这个完整的商业链条中存有低价团甚至零负团的嫌疑。

有员工透露,对跟团游,导游会要求一条线路至少进入两家店购物。但其未说明云玉集团是否也有如此要求。

在云玉集团旗下商业体或商店中,珠宝、玉石等是兜售给游客的重要商品,但这些通常难以定价,且普通人对其难辨真假,不少游客消费后,部分人会投诉,或要求退换货等,如此问题累计,旅游市场引发整治在情理之中。

员工透露,除了公司的旅行社,其他旅行社也会带团前来购物,一家店每天预估接团少至20多个,多至60多个,一个团少至两三人,多至40多人,平均下来一个团预计有二三十人,游客年龄多在30岁-50多岁,其中50多岁的游客消费多一些。

另有其他员工表示,自己所在店铺主要售卖玉石,以黄龙玉为主,另有精油、银器、茶叶、其他特产等,今年三月份以来每个月销售额都在2000万元以上,最好的是四月份,差不多突破4000万元,客源中60%是云玉集团旗下旅行社带来的,其他是外社带来的。

员工透露,来店里消费的游客除了被消费的,也有自愿的,因为有些人确实想买些珠宝玉石或其他特产,但每月下来,平均有二十三人要求退换货。

执惠搜索发现,在人民网的“地方领导留言板”,至少有三名游客反映了退货要求,并得以解决,一起在今年4月,涉及大理云域博览园,另两起在今年7月,涉及“大理·垒翠园”,都是云玉集团旗下商业体。

早在2016年8月,针对昆明旅游市场整治工作安排等,云玉集团及其旗下密玉珠宝作为旅游投诉较多的企业之一,被昆明市旅游监察支队约谈。

在“云南22条”下,云玉集团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旗下店铺或商业体关停后,变现渠道或现金流就被掐断,之后能给到导游或组团社的返点就少,或者拖欠,导致他们欠缺动力继续带团入局,团游客锐减,消费剧减,进一步导致难以变现……同时,已接团的游客、住宿等费用成为负担,债务“雪球”滚大,愈加陷入困局。

曾在北京某旅行社工作的付强(化名)告诉执惠,自“云南22条”实施后,该旅行社就压缩了在云南的市场开拓,因为低价团不再好组,如果一个团只有几个人,地接社给到的返点不多,基于成本考虑一般选择放弃。而要组比较正规的团,合作的地接社又提供不了足够好的旅游产品,比如性价比或较有竞争力的线路。最后只好转而开拓其他的旅游市场,比如东南亚等。

云玉集团员工表示,云南旅游市场的整治早在2015年、2016年即已开始。而云玉集团在“云南22条”施行前,也曾探索新的旅游发展盈利模式,但未能找到突破口。

2016年2月,云南假日风光国际旅游集团与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云南文化”)合作,在丽江定点演出大型衍生态歌舞集《云南的响声》。云南文化2017年年报显示,该项目当年营收969.69万元,同比增长5.80%,业绩平平。

事实上,在原有模式基础下,云玉集团或并不具备提供更高端、价格更高的合理旅游产品,以此来摆脱既有“套路”的能力。危机的爆发自然由此而来。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