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旅文“莽撞的野心”:3年半几乎“一毛不拔”,5年又要投资近7亿

贪多嚼不烂,贵阳旅文能否消化得掉,且消化得好?

三年半里“懒”得辣眼睛,接下来四五年又似乎勤奋得“野心霍霍”。这种反差出现在贵阳旅文旅游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贵阳旅文”)身上。

执惠此前的文章《贵阳旅文“懒”得辣眼睛:半年收入只有5万多,近亿现金趴窝多年》中提到,贵阳旅文2018年上半年营收只有5.65万元,而自2015年至2018年6月,其账上一直趴着近亿元货币资金,少有变化,且无长期和短期负债,也几无重要项目或产品落地。

或意识到问题所在,贵阳旅文此前已有规划,2018年计划完成企业混改;2018年-2022年,计划分期实施并完成桃源河景区 6.8 亿元提升打造项目,开始涉足旅游地产开发经营、旅游产品生产贸易、旅游车队营运、旅行社经营管理、旅游人才培训教育及人才输出、旅游景观设计、智慧旅游平台等多领域。

和很多山岳类景区一样,贵阳旅文也在寻求“下山”,进行新一次的开疆拓土。

只是贪多嚼不烂,虽有几年时间,但上述领域对当下的贵阳旅文而言,基本陌生,相当于从零做起。贵阳旅文2016年年报即已透露要打造的部分景区新项目,目前也尚未看到具体踪影。

一家企业不“动”不行,但跑得过快,也有问题。

8月下旬,执惠就此向贵阳旅文提出诸多质疑,但距今半月有余,其仍保持“静默”未回复。

1、还没现身的新项目

早在2016年年报中,贵阳旅文即提到,为突破经营的季节性瓶颈、降低自然灾害对公司经营的不利影响,公司近期拟投资建设桃源河国家 4A 级旅游景区提升打造建设项目,包括观光小火车、玻璃滑道(空中漂流)、趣味拓展(趣味拓展基地3万平方米及配套设施)、主题公园(水乐园扩建1.5万平方米,增加内外观包装、经营性设施设备)等。

这些体验项目有一定的合理性。观光小火车以景区小交通的方式可增加景区观光体验,并有助于将景区的一些景点或项目串联起来。玻璃滑道近几年在景区中较为流行,区别于玻璃栈道静态的高空“心跳”体验,高低落差的玻璃滑道更动感带来的“冒险尖叫”体验相对更强,对吸引年轻游客有帮助。

此外,桃源河景区官网显示,其内有湖、山、河、洞、泉、瀑、峡、化石等各种自然生态景观,蜿蜒连绵的峡谷内,有几十万年地壳变迁形成的奇峰、峭壁、飞泉,另有再现亿万年前海洋生物画面的古生物化石群,其河缝地下奇观,堪称喀斯特地貌一绝。这为趣味拓展和探险项目提供了良好的资源条件。

undefined

玻璃滑道、趣味拓展等项目,在淡旺季都可运营,部分平衡淡旺季的游客人次和营收。

而水上乐园的扩建,在场景和设施设备上的提升,实现水上乐园的升级,客流的吸引力和容纳量相应提高,有助在与竞品的竞争中增加优势,若营销和服务跟上,旺季应会增加客流。

这些项目的落地将带来更多样化的体验,吸引更多游客,扩充桃源河景区收入来源。

但也意味着新的挑战。玻璃滑道存在安全风险,在游客接待量,安全防护、医疗护理及景区资质等方面都有着严格要求,景区的设备、建设和运营成本增加。趣味拓展基地3万平方米及配套设施、水上乐园的大面积扩建,也是实打实的成本支出。

这些新(扩建)项目落地后,贵阳旅文如何来覆盖建设和运营成本,乃至实现盈利? 门票价格或客单价与游客增量方面,如何平衡是个关键。比如新的水上乐园,门票价较高,可能削弱对游客的吸引力;门票价微调或不变,游客量若达不到要求,营收也是个问题。 

在景区门票降价的风潮下,贵阳旅文如何自处费点思量。 

另外,因其他同类型水上乐园项目开业,贵阳旅文水上乐园板块的营收在2015年-2017年逐年下滑。若按计划扩建后,竞品也同样扩建,其是否又将重走历史路?

对比来看,桃源河景区的核心吸引物是被誉为“黔中第一漂”的魔幻漂流项目,应进一步提升和凸显吸引力,尤其是针对省外游客。

贵阳是知名避暑胜地,休闲度假属性较浓。其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贵阳接待国内外游客14877.54万人次,其中省外游客7290.14万人次,占比近半。较同质化的水上乐园对省外游客难以构成唯一性吸引力,“黔中第一漂”却有可能,由此,优化提升这一项目,并在景区内适度增加休闲度假项目,不失为一个办法。

2、“混改”怎么改

虽早有规划,但上述项目目前尚未看到明确动向,观光小火车、趣味拓展等项目继续出现在2017年年报的“拟开发和建设项目”中,终漂点码头建设项目、桃源河峡谷观光游步道项目、三生崖十里桃林峡谷项目、魔幻丛林探险山体公园项目也出现其中。

看上去,贵阳旅文的新动作确实不少。其在2018年计划完成的另一较大动作是,贵阳旅文主体脱离桃源河景区,完成企业混改及核心员工持股计划;成立桃源河景区运营分公司,实现景区独立运营。

桃源河景区的营收现状或让贵阳旅文认识到国企的部分弊端所在,近亿资金“趴窝”三年半是个例证。 

执惠此前统计发现,2015年至2018年6月,贵阳旅文的货币资金分别约为9500万元、9910万元、9914万元、9160万元,一直维持着近亿元规模,资金走向主要是银行存款,三年半的利息收入分别约为25.54万元、33.67万元、89.50万元、33.01万元。

结合上述利息收入及贵阳当地各主要银行的存款利率,执惠大致推算出,贵阳旅文2015年、2016年的存款可能为活期,2017年、2018年上半年存款可能为定期,贵阳旅文保持存款不动,获取更多利息的做法可能更坚定。

但是,近亿资金存银行,虽然收入比较安全保底,但受这几年通货膨胀、货币增发等影响,货币面额已经有所贬值,贵阳旅文的近亿资金未能有效做好保值,甚至可能有所贬值。

贵阳旅文相关人士对此没有给予具体回复,只在电话里表示公司对近亿资金有安排,国企本身的一些因素,使得资金的利用效率方面受到一些影响。

贵阳旅文对于混改背后的缘由没有透露,但期许通过混改来为桃源河景区的运营提供更多市场活力,不难想象是目的之一。

undefined

按规划,2018年-2022年,贵阳旅文将分期实施并完成桃源河景区 6.8 亿元提升打造项目(一期项目投资2.2 亿元) 。这对贵阳旅文而言是不小的投入,通过混改融资来解决部分资金是个办法。

但目前桃源河景区的诸多项目规划还未完全落地,其项目运营、盈利模式等尚未有实质的创新性改观,要在2018年完成混改,并不容易。

同时,混改的前提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是增资扩股引进新股东,还是出让股份?混改股权比例、核心员工持股比例、新股东方的持股比例,谁是桃源河景区运营分公司的主导方(控股方),其运营能力是否足够等等,都将对国有资产的走向带来影响。

3、“下山”的挑战 

在“山上”寻求突破的同时,贵阳旅文也希望“走下山”。

其发展规划显示,2018年-2022年,贵阳旅文开始涉足旅游地产开发经营、旅游产品生产贸易、旅游车队营运、旅行社经营管理、旅游人才培训教育及人才输出、旅游景观设计、智慧旅游平台等多领域、线上、线下一起纵伸性、多纬度发展。 

其中2020年-2022年,贵阳旅文投集团(贵阳旅文控股股东)将旗下所有“旅游性”优质资源(包括景点、景区、酒店等资源)全面整合注入贵阳旅文,最终实现贵阳旅文向全国大型旅游业集团的转型。

一个猜想是,贵阳旅文投集团此举或有两个考虑,一是当地政府需要一个旅游集团来撬动并整合当地旅游资源,统一平台来操盘旅游项目,促进当地旅游业发展;二是贵阳旅文2017年挂牌新三板,但优质资产不多,通过装入更多优质资产,来推动贵阳旅文成为贵州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上市旅企,增加融资和聚合资源的能力。

但这取决于贵阳旅文能否消化得掉且消化得好。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底,除酒店外,贵阳旅文投集团拥有青岩古镇国家5A级景区,天河潭、桃源河、白马峪、红枫湖4个国家4A级景区以及百花湖省级风景名胜区及省级骨干旅行社企业贵阳中国旅行社等资源。

undefined

从好的方面看,贵阳旅文将拥有景区、客运交通、旅行社、酒店等业态,形成一个较完整的多业态旅游闭环,延长了景区业态的运营链条,增加公司营收,减少对单一的水上乐园和漂流的门票收入依赖。同时扩增业务多样性和体量,提高抵御市场风险和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 保证整体项目的客流。

此外,旅游地产开发经营、旅游产品生产贸易、旅游车队营运、旅行社经营管理等上述七个不同领域的涉足,将构建一个更大的产业闭环,更庞巨的业务体量。

但背后也藏有多重挑战或隐忧。

其一,旅游车队、旅行社、酒店等都属于传统旅游业态,除了在打造业态闭环、增加一定营收外,发展的想象空间相对受限; 

其二,贪多嚼不烂,贵阳旅文目前的运营经验集中于景区漂流和水上乐园项目,未来涉足上述旅游地产等至少七个不同领域,不同领域的运营模式多有不同,几乎都要从零做起。比如青岩古镇,号称贵州四大古镇之一,也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运营模式整体迥异于自然景区,虽然现已设定整个业态框架,但接下来应对市场变化,在细分业态布局、协同及调整升级等方面难免需要更多动作,对运营者的考验提升了几个维度;

其三,山上与山下不同领域项目的协同联动,形成整体效应,需要操盘者有操控全局的能力;

其四,单以旅游地产来分析,贵阳旅文开始涉足也不难理解。一来可以通过旅游地产模式来抢占一些优质资源标的,提高企业自身的业务增长想象力;二来可能有一些政府意志、国企使命的成分,贵阳旅文“下山”来撬动和聚合统筹一些旅游资源,通过综合业态的旅游地产来推动当地全域旅游发展,甚至带动其他产业。

若以这两个维度来看,纵然国家层面对文旅项目拿地有所控制,贵阳旅文旅游地产项目拿地以及得到一定资金支持,想来都不是很大问题,当然也要看摊子铺得多大。但旅游地产的运营确是行业难题,低价拿到文旅项目配套用地开发房地产,反哺旅游项目是通行模式,但其中旅游项目运营基本都还在“路上”,成败难言,苦乐自知。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