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温泉拟挂牌新三板:澳门赌王何鸿燊两次出现在应收账款前五名?

中山温泉距澳门26公里,游客两地来往方便。

一家公司三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中,澳门赌王何鸿燊出现了两次?

9月28日,中山温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温泉”)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提供公开转让说明书,拟挂牌新三板。

中山温泉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2018年5月底,名为“何鸿燊”的人分别在其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中分列第五、第三名,金额分别约为21.21万元、22.41万元。

中山温泉相关人士回复执惠称,不方便回答此“何鸿燊”是否为澳门赌王何鸿燊。对于上述款项如何产生的,其也未透露。

中山温泉的主营业务为住宿、餐饮、温泉旅游、会议、洗涤等综合服务,所运营区域为集住宿、餐饮、温泉、会议为一体具有高端服务功能的综合性温泉休闲度假景区。

该休闲度假景区距离澳门26公里,且可在2小时内到达珠三角大部分城市,客群以中(山)珠(海)本地客、港澳客、珠三角客为主。

应收账款前五名,何鸿燊出现两次

中山温泉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以下简称“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5月31日,中山温泉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金额共约为135.20万元,其中涉及何鸿燊的应收账款约为22.41万元,位列第三,占应收账款总额的8.56%。

另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中山温泉应收账款余额前五名金额共约为1702.72万元,其中涉及何鸿燊的应收账款约为21.21万元,位列第五,占应收账款总额的1.18%。

对于何鸿燊及其所涉应收账款的进一步信息,公开转让说明书未进一步公示。

这里的何鸿燊与号称“澳门赌王”的何鸿燊重名。9月29日上午,执惠向中山温泉核实这两人是否为同一人。中山温泉相关人士对执惠表示需请示领导后再给予回复,后回复称“一切信息以股转公开披露为准,现不方便回答”。

对上述款项是如何产生、中山温泉与何鸿燊之间有哪些合作或业务往来等信息,截至发稿,中山温泉方面也未给予回复。

中山温泉度假区与澳门之间有地缘之利。中山温泉度假区坐落于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毗邻港澳,距珠海、澳门26公里,至中山城区24公里,依托珠三角水陆空立体交通系统,可在2小时内到达珠三角大部分城市。

中山温泉的市场客源主要分为四部分:门市散客、商务客户、网络客户、旅行社客户。客群以中(山)珠(海)本地客、港澳客、珠三角客为主。

何鸿燊很早前即和中山温泉有所关联。

《南方周末》曾报道称,中山温泉宾馆是由霍英东联合何贤、何鸿燊、马万祺、陶开裕等港澳富商组成的中澳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与当时的中山县政府投资建设的,于1980年12月开业。而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彼时的中山温泉宾馆为现在的中山温泉的前身。

公开转让说明书也显示,1979年8月8日,广东省旅游局和中澳公司(注:中澳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就建造和经营广东省中山温泉旅游区达成协议;1979年12月14日广东省主管部门曾出具函件记载的信息包括,广东省旅游局与中澳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合营中山温泉旅游区得到批准,并于当年8月份签约。

霍英东被称为“港资引路人”,是港资在内地投资的先行者。上述报道还称,中山温泉宾馆是霍英东在内地投资项目中第一个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项目。

若按实际出资额来看,中澳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最初是中山温泉的大股东。后来中山温泉的股权结构和股东几经变化,现股东为中山中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山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各占股82.98%、17.02%,而它们都为中山市国资委全资控股,也即中山温泉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山市国资委。

中山温泉的另一重显耀背景是曾接待过多位我国及外国政要。

淡季难题怎么解?

当然,决定中山温泉能否成功挂牌新三板,关键还在于其业务营收等质量几何。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5月31日,中山温泉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餐饮、客房、温泉、洗涤业务收入和其他收入;其他收入主要为开心农场收入和租金收入。

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中山温泉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亿元、1.28亿元、5169.35万元;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中山温泉的净利润分别为-3336.71万元、-573.18万元、1501.70万元。

此外,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中山温泉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3.86%、24.65%和24.31%,较为稳定。

中山温泉餐饮业务收入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分别为0.49亿元、0.55亿元、0.21亿元;客房业务收入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分别为0.44亿元、0.42亿元、0.16亿元;温泉业务收入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分别为0.26亿元、0.26亿元、0.12亿元。

另外,中山温泉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餐饮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41.31%、43.13%、39.93%;客房收入占比分别为36.85%、33.22%、31.60%;温泉收入占比分别为21.62%、20.39%、23.49%。

结合这些数据大致可看出,上述期间中山温泉的主营业务的基本态势起落不大,可以说主营业务较为稳定,也可视为主营业务可能遇到天花板,没什么大突破。而新增的洗涤业务一定时间内也影响不了大局。

温泉运营淡旺季明显。第一季度、第四季度为中山温泉的旺季,第二季度、第三季度为其淡季。中山温泉的一个问题是,在经营旺季尤其是节假日期间,游客大幅增加导致酒店的接待能力无法满足其要求,在淡季,人工、折旧和摊销等费用无可避免。

也就是说,提高消化能力旺季“接得住”、淡季增加客流提高营收,是中山温泉必须寻求突破的关键点。

中山温泉的应对办法是在现有业态资源基础上进行多元化拓展,打造以温泉为龙头、生态为基底、养生为核心、大健康产业为主导、特色文化为灵魂,集温泉养生、文化旅游、传统美食、专业服务为一体的特色经营。充分开发利用酒店使用效率低的土地,腾挪出的土地用以开发产权式酒店和供应温泉水的高尔夫球场景商品楼。

这些举措说明中山温泉将温泉作为核心吸引物,突出养生、大健康的概念,思路可行,但具体怎么落地还有待观察。其中将腾挪出的土地用以开发产权式酒店这一思路值得商榷,因为增加酒店提高了旺季接待能力,但淡季酒店的闲置率也将上升,支出增加,提高运营能力较为关键。

不管是让旺季更旺,还是让淡季趋旺,中山温泉在将温泉这一业态做得更为纵深之外,业态的横向增加提升丰富度也很关键。

纵深方面,可以突出温泉的养生、美体美容和医疗作用标签,提炼出中山温泉所拥有温泉的独特标识,增加游客的认知度;结合标签推出相应的温泉产品,包括温泉体验、养生美容餐及衍生品等;举办主题性温泉节活动等。

同时,在第二、第三季度的运营中,可以尝试推出“夜温泉”产品,与其他白天的休闲娱乐、运动健身产品串联,白天休闲娱乐、运动建设,晚上泡温泉解乏养生,这样增加淡季的客群和营收。

此外,中山温泉所在三乡镇有罗三妹山、文昌阁、郑观应故居、古鹤村古村落等景点,这些旅游资源吸引的多是中老年游客,也是温泉的重要消费群体,中山温泉可与这些景点进行串联互动,进行导流。

但这些游客多属团游客,客单价难以做高。此外,2018年1-5月、2017年、2016年,包括上海赫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内的公司前五名客户的营收收入分别占全部营收的13.11%、10.24%和9.30%,说明团游客的权重占比有上升趋势。

由此中山温泉在客群重点突破方面应该有几个关键词:家庭亲子游、女性、散客、年轻游客。这些类别的游客在消费决策、消费能力或新兴游客体量等方面很关键,需要寻求更多突破。

那么这不单单要求温泉业态做得更纵深,更在于度假区整体业态的横向增加。比如利用中山温泉的温泉水、泳池水和山泉水资源,尝试结合电音元素,做一些电音节活动比如“水上电音节”,另增加水上游乐项目;利用交通优势开展更多自驾游活动,尝试建设自驾游营地,举办露营大会;建设主打亲子或家庭游的露营地;增加户外拓展探险、运动健身等强体验、轻探险项目。由此来模糊淡旺季运营边界,打通淡旺季运营。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