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被刑拘!权健康养小镇风雨凋零,“百亿帝国”或坍塌?

权健的外衣正一层层被“扒掉”。

实际控制人被刑拘!权健百亿“保健帝国”或面临坍塌。

据天津市公安局官方微博7日消息,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权健集团(下称“权健”),权健集团实控人为董事长束昱辉。

一同命运的是“百亿帝国”外衣下,束昱辉谋图的几十亿或百亿的健康特色小镇,或将沉寂乃至烂尾。

这个小镇集合了康养、旅游、体育、文化等多重产业要素,拟在江苏盐城市大丰区构建起一个一流的生命科学产业园或康养小镇,涵盖生命信息、高端医疗、健康管理、照护康复、养生保健、健康休闲和保健品研发、生产、销售等七大领域。

这个还未完全竣工的康养小镇,因为权健庞大的经销商和等待被“洗脑”群体,通过繁多的会议培训推动,一度带来堪称繁盛的客流量。只是欠缺真正的康养产业内核,徒为宣扬和实力展示之地,最终其将戳破泡沫。

而曾经为其流量,为其产业而“躁动”的地方,又该如何思考?

被视为“龙头”的康养小镇

从公开信息看,权健的“保健帝国”囊括医疗、中草药、中医药化妆品、保健品、体育、金融、地产等领域,生意的触角已伸至肯尼亚、乌干达、蒙古等海外市场。 

在天津大本营外,权健的产业版图在其华东总部得以得多显现,颇有“集大成”的意味,包括涉旅游的布局。

权健华东总部坐落江苏盐城大丰区,是束昱辉的家乡。其落地于此,一有回报家乡支持经济发展之意,也较易获得政府支持;二来这里有较好的区位优势,背靠经济较发达的华东市场,与上海、苏州和杭州的驾车距离在三四百公里,整体交通便利。

2016年5月,江苏省商务厅发文同意在江苏大丰经济开发区内设江苏大丰权健生命科学产业园,这是盐城市首家以医药大健康产业为主的省级特色产业园,也是权健华东总部,占地面积达2000亩,计划在两三年内投资60亿元(也有说法称超过80亿元乃至百亿元),大力开拓生命信息、高端医疗、健康管理、照护康复、养生保健等七大领域,打造配套完善的特色健康小镇。

其中主体包括权健华东总部大楼、华东国际会议中心、国际马术俱乐部、大丰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权健公园(中华医药文化主题公园)、中医文化博物馆、肿瘤医院(在建)等。另有住宅项目,占地约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不过这些住宅被传只面向权健的经销商,不对外销售。

在这些产业基底下,权健还进行了扩展。

大丰区政府官网去年11月信息显示,权健的项目——权健·奥莱购物广场已初具雏形,正在进行外装。不久后,这里将成为大丰首创集高端化妆品、国际品牌服饰、纯进口汽车等世界名牌奢侈品购物中心,将推进大丰区文化旅游购物产业发展。

去年10月底,权健·珍木巷文化传承项目开工,其地处权健华东总部腹地,占地108亩,建筑面积6万余平方米,计划投资约10亿元,共需使用约3000立方米金丝楠木,由沿湖建设的一条金丝楠木艺术街、八座金丝楠木展览馆组成。据称,该项目将收藏由国内顶级大师历时多年潜心打造的海南黄花梨家具及根雕艺术品60多件,以及其他珍贵文物家具500多套。

此外,权健华东总部还与荷兰花海景区进行串联,该景区以田园、河网、建筑、风车和花海为元素,是具有荷兰风情的旅游休闲花园。其也被作为权健的中草药花卉示范基地对外宣传,不少权健会员(经销商)包括潜在会员会被带至该景区参观。

为增加荷兰花海的文化元素,去年荷兰花海与王潮歌签约了《只有爱》戏剧幻城项目,计划2019年底正式公演。

由此,权健在大丰区通过康养、旅游、体育和文化等多要素组合,既形成了一个康养小镇(健康小镇)的雏形,也构建了一个文旅综合体的版图。

这些布局不止给权健(潜在)会员展示了产业“雄力”,有助洗脑,也给大丰区的康养旅游提供了想象空间。

大丰区政府官网信息显示,大丰区在健康产业方面,将以权健集团为龙头,发挥省级生命科学产业园品牌效应,推动朸健水果酵素及特医食品(权健的产业)、婴儿配方奶粉、矿泉水、科玛保健品正大丰海特医食品等在建项目加快建设,集聚一批健康产业项目。以权健健康特色小镇为抓手,高起点、高品位规划,突出发展医疗康复、运动休闲、养老服务三大健康产业,迅速集聚人气。

只是,这个“龙头”的基础却有“危如累卵”的隐忧。

诱惑而脆弱的流量

给权健康养小镇“镀”上一层虚幻光环的是权健的引流能力,为其项目形成了一个稳定而巨大的流量池。

这个流量池的主体是权健会员、待“洗脑”者,链接他们的是繁多的会议或培训,实质是“洗脑”。曾有意加入权健但最终退出的李冉(化名)告诉执惠,其在2017年上半年去了权健天津总部,后又被权健经销商“老师”反复洗脑建议再去华东总部看看。

李冉透露,那次前去华东总部的成员既有已入权健的经销商,也有类似她一样的潜在者,对是否加入权健尚有犹疑。一上旅游大巴,“老师”就开始“洗脑”,对权健及其产品、“成功”案例等进行宣扬。坐大巴而非火车,细节在于大家坐在一起,有氛围,且全程都可“洗脑”。

李冉说,到权健华东总部后,可住权健的酒店或其他已安排好的酒店,因为人多,不少人是两人挤一张床,费用按房间总费用除以人数算。“洗脑”流程也不复杂,数百人或上千人坐在一起,听权健“成功人士”宣讲成功乃至暴富的过程,以及权健产品的神奇功效等。之后会有一些歌舞表演,增加一些欢乐的气氛。其他时间的内容包括参观权健的文化长廊等,也有“老师”单独的不断洗脑。

加上路上时间,李冉此趟行程耗时三天两夜,回去前,“老师”提及旁边有个荷兰花海等景区可去参观下,以增加对权健的了解,但她未去。

在她看来,这次历程类似跟团游,吃住行等费用全部自理,“老师”会要求成员(经销商除外)统一行动,对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会进行“盯梢”,争取尽量“转化”。

她透露,行程时长也非严格限制,三天两夜、四天三夜乃至更长,主要看被“洗脑”者的个人意愿。被“洗脑”期间权健华东总部人数多少,她不好具体描述,只是觉得“人多”,周边的消费感觉都被带动起来了。

在多个疑似权健的宣传内容中,提到权健华东总部每天接待全国各地员工和游客约1万人,最大接待量为1.2万人,不过目前暂无具体证据可以佐证。

但基于会议、培训(包括“洗脑”)巨大的引流作用,作为权健的品牌展示以及宣传阵地,权健华东总部的大流量应该在情理之中,强大的组织作用,加上这些客群刚性且较长的吃住行需求,以及由此延伸的娱乐游玩需求,对一地的消费带动作用不容小觑。

参考直销企业在国外的“一掷千金”先例,可一窥直销企业对一地旅游的带动作用。2015年5月初,天津的保健品直销公司天狮集团,为庆祝公司成立20周年,带着约6500名员工在法国进行了豪华四日游,在巴黎定下了140家酒店,巴黎老佛爷百货为这这些游客专门开设一层楼退税,还特意抽调了中国员工前去帮忙。当时有媒体预计,天狮集团老板李金元将为此次法国游承担至少1300万欧元的费用。同年,为奖励员工,直销公司无限极(中国)从5月10日至20日组织1.2万多人分批次游览泰国,共搭乘110架航班入境泰国。

动辄千人、万人规模的“旅游天团”,为当地酒店、地接社、餐饮、景区景点、商业购物等带来直接而庞大的收益。这使得多国加入竞争,比如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澳大利亚曾投入巨资进行相关设施建设以吸引更多这类中国游客,国内的不少企业也投资收购海外热门目的地的酒店或参股其他项目,以图分羹。

但一朝即来,一朝即去,这些流量因一些直销企业的潜在或显性风险,充满着不确定性,一旦风暴真正来临,流量基础或即时坍塌。

有媒体现场探访发现,权健华东总部一改以往热闹,现一片冷清。

或将烂尾的康养小镇

在巨大流量池坍塌后,决定权健康养小镇“生死成败”的要素还在于其内核以及外部条件是否可行,若可行,其依然具备一定的竞争力,形成流量,反之则失败概率很大。内核包括其产品、服务以及整个产业链是否具备竞争力,外部条件则是其所在区域,是否为康养旅游的适配之地。

大致来说,康养小镇是将健康、养生、养老、休闲、旅游等多元化功能融为一体,形成的生态环境较好的特色小镇。

先说外部条件,康养小镇对所在地生态条件、气候条件要求颇高。《大丰日报》2017年2月初的报道显示,大丰区2016年新增成片造林1.65万亩,林木覆盖率27.5%。同时,大丰区是国家首批生态示范区及国家园林城市;此外大丰区属于亚热带与暖湿带的过渡地带,四季分明,气温适中,冬季气温在几度或零度以下。

综合来看,大丰区的生态和气候条件并不是很突出,加上权健康养小镇所在区域,附近除了荷兰花海,周边并无自然环境很好的景区,其外部条件并非很优质。

再看内核。从已有产品或业态来看,权健康养小镇偏医养结合类小镇,这类小镇主要依托医药产业及医药文化,推动健康养生、休闲度假等产业的发展。

医院是康养小镇的核心之一,就功能性以及适用范围大致来说,西医医院一般比中医医院更具竞争力一些。盐城的权健肿瘤医院暂未建成,这里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作为参考。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官网介绍,该医院按三级肿瘤专科医院规划建设,突出自然医学中医药临床验方、偏方、秘方为优势,中西医结合为特色,开展中医中药治疗、手术治疗、放疗、化疗、介入治疗等多种疗法。

主打肿瘤诊治,虽有特色,但也客观限制了患者的范围。更重要的是,在众多媒体的已有描述中,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患者寥寥,对经销商、潜在经销商以及部分患者的展示作用反而更强,甚至可以理解为权健展示自身实力的“吉祥物”。

这种虚有其表的实况很可能延用至盐城的权健肿瘤医院,若如此,核心空缺,在没有一个较完整可靠的医院产业链条支撑时,医院运转本身就不牢靠,更何以实现医药产业的良性运转? 

综观权健康养小镇,作为其品牌或实力展示以及宣传阵地,用以增强经销商的粘性,以及转化潜在经销商的心理作用的意图更为明显。权健公园(中华医药文化主题公园)、中医文化博物馆、荷兰花海的权健中草药花卉示范基地,莫不如此。

同时,权健康养小镇的足球训练基地、马术俱乐部,有引流作用,但针对的客群与肿瘤医院所应聚焦的,重合度较低,彼此的协同效应较弱。

此外权健康养小镇的地产板块若真只售卖给经销商 ,或可以认为权健财大气粗,不期待地产来回流资金,或是给经销商的福利,但另一面,或许愿意接盘的也只有经销商。

那么,维系这个康养小镇生存或运转的只有那一批批“飞蛾扑火”的(潜在)经销商或被“洗脑”者。一旦“火” 灭,繁荣即去,留给地方的,不仅仅是一地鸡毛。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