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经济爆发前夜:一个城市的灯有多绚烂,就有大前途!

夜游经济可能是国内所剩不多的有待消费升级的领域。

明月升起,华灯初上,城市的烟火气息升腾。一个城市的灯有多绚烂,人民生活就有多美好;一个城市的灯有万般多彩,城市就有大前途。

可做判断的是,夜游经济可能是国内所剩不多的唯一一个有待消费升级的大体量领域,其背后对应的则是中产阶层新的夜娱夜游需求以及90后、00后等新消费群体完全不同的夜娱消费观念。

这篇文章,峨眉峰将以城市作为整体,从多个维度和案例,与各位一起聊聊灯光对一个城市的影响。从策划、规划角度出发,再聊聊以城市为整体的夜游经济运营和隐藏其后的夜游管理难题。

峨眉峰曾看过不少城市的照明灯光规划,多以产业划分照明区域、以核、带、点等整体动线连接行政区划或功能区。说实话,这种思路较为传统,仅局限于照明规划,尚未上升到夜游经济的格局。这种传统的照明规划模式,让一座城市少了文化底蕴和网红爆款。如果一座城市的夜游经济仅以照明规划落地结束,那么仅可看做城市有灯,距离不错还差十万八千里。

1、什么才是一座城市的夜游经济格局?

粗糙概括大致为,以人流量潮汐路径为动线,打破传统行政区或功能区划分模式,根据人流量节点规划分发半径,用不同特征内容为核心突破点,打造灯光景观内容小组团,匹配餐饮业态适时引入演艺业态,以完成黄金3小时休闲时间承接,最终以住宿业态形成夜游消费12小时闭环。

凡此种种,都需要城市管理者要对城市文化进行程度挖掘或审评,以打造特色内容形成多个爆款,也需要城市管理者对城市人群需求完成细分,以匹配乃至引入业态,更需要城市管理者精细化运营以降低人群聚集风险、能耗指标等等。如此这般落地,方可视为真不错,也是真不容易。

说起来容易,落地难。

比如一个城市的灯光规划中,一般都会以功能区区分来做亮化差异,从环路和穿城而过的河流入手,做带状灯光景观,这种规划容易落地,亮化效果也最为直观。但是,这种灯光效果仅仅满足了市民与游客的照明需求,还远达不到让市民和游客观赏、沉浸、共鸣的不错状态。当然满足照明需求的城市灯光是1.0阶段的产物,尽管距离不错状态还有差距,却为城市灯光2.0版本提供了基础。

2.0版本的城市灯光应该凸显核心景观组团,而且要带有城市的文化底蕴与一定程度的人文关怀。

尤其是夜游经济中核心夜晚景观的打造,确是难点痛点。有无心插柳之案例,亦有有心功成典型。比如,夜晚的重庆洪崖洞景观就是无心插柳的灯光景观爆款,因其亮灯时吊脚楼的外观类似日漫千与千寻中的汤屋,便成85后、90后打卡胜地。称其无心插柳,原因在于洪崖洞所布局的商业业态与日式风格完全不搭,不存任何有意为之的痕迹。

无心插柳爆红总有一二,有意为之爆红确属不易。峨眉峰发现在核心景观夜晚再造这个痛点中,新技术的应用至关重要,尤其是AR、3D mapping、全息等技术的再应用,而这些技术再应用的前提则是对内容细致的要求、乃至细化到对脚本编剧、舞美等多方面能力的要求。

比如我们看看这个以卫国战争为主题的俄罗斯卫国博物馆灯光秀↓↓

从建筑位置选择,到3D扫描建模,到投影设备安放,再到整个内容故事节奏的把握乃至CG创作创意,这一系列的工作过程都需要多个专业团队密切配合。将增强现实技术应用到场馆内部,不吹不黑的说,国内做得好的案例还是不多。

一般来说,选取建筑物的外立面来做一场灯光秀是较为普遍的情况,我们再来看俄罗斯冬宫的灯光秀↓↓

你看,上述两个灯光秀从创意和技术融合的维度确属顶级,国内诸多景区的夜间灯光秀亦难达到如此水平。

峨眉峰觉得,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审美标准亦不同。比如欧美国家很少见有广场舞这种所谓的土嗨活动,但是中国却能地跨南北老幼皆宜。所以置身不同文化区域中,在展现形式中更应该有所侧重。正如上文所提,城市的文化底蕴与人文关怀更加重要。

对于中国来说,一个城市的夜晚是否有人文关怀便很重要,在房价、收入现实压力下,从小便作为动漫原著民的中轻年人群更希望在工作一天后得到心灵的慰藉,他们希望对孤独产生共鸣,对美好的向往仍然留存于心,而城市的灯光便能很好的展现出这一点。

带有精神共鸣的美好灯光秀才能形成爆款,比如东京六本木的宇宙灯光秀,无锡拈花湾的超级月亮,具体还原在此就不展开了。

2、经营夜游经济

若从城市夜游的通盘经营角度来看,峨眉峰觉得更应该将城市内不同类型的景区在夜间加以有机串联并做利用,餐饮街、酒吧KTV街、电影院成为目前国内多数城市的夜游经济承载体,这些承载体有业态而没内容、有内容而没灵魂,导致国内多数城市的夜游经济长期处于吃、喝阶段,导致消费人群的消费粘性降低,消费群体的广泛性亦大幅降低。

那么如何经营夜游经济?

正常来说,一座二三线城市多数会有三大类的城市景观区域,一是高楼林立的CBD,这类景观的立体空间效果佳,可看做是城市文明景观群;二是大型公共绿地、开放式公园、内河、内湖等自然景观,这类景观除内河沿河带外目前夜间总体利用度较低;三是主题乐园、仿古建筑街区等盈利性景区,这类景观区域的夜游内容较为丰富,但迭代更新乏力,内容较为单一。

三者之间互为补充串为一体,三者之间又相互独立彼此内容迥异、业态不同。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将消费群体的夜晚时间进行划分,峨眉峰觉得应该将晚间7—10点作为夜游黄金三小时加以利用,在策划规划层面上,有序打造停留吸引物、承接业态、休闲景观带。将晚间10—12点作为夜游沉寂2小时,以充满荷尔蒙的夜娱业态和住宿业态作为承接载体。

不过,在经营夜游经济过程中,作为城市管理者仍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一、安全管理怎么管?一定要懂得人群流量预测与瞬时大客流控制,这一点非常关键。城市夜游经济向好的表象之一便是多处露天场地聚集密集人群,但是人流量管控就非常重要。比如上海外滩跨年夜零点瞬时客流可接近10万人次,如此巨大的瞬时客流对城市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会否发生不稳定事件?踩踏事故?

优秀的城市管理者应该对夜间人群密集地的动线设计了如指掌,对不同节日、时间的人流潮汐、车流潮汐心中有数,只有如此才能在大客流形成前,进行前期预判并操演应对预案。

二、街头艺术要不要?一个城市是否有活力,不取决于写字楼多少,在于城市夜晚是否多彩,一个城市夜晚是否有活力,不取决于酒吧、夜总会多少,在于老中青幼四类人群是否在城市的夜空下欢笑、玩耍。

夜晚的街头表演艺术能否成为夜游经济的一个标配?关于这个问题很多城市管理者都很难回答。比如,香港旺角西洋菜南街的街头卖唱,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旺角街头的卖唱艺术,已经长出不少自带IP的街头艺人。甚至很多内地游客赴港第一站便是到旺角寻找抖音、快手上爆红的街头艺人。不过,就算城市管理水平如香港者,也已变相取缔了这种街头艺术形式。噪声扰民,一直是这类艺术形式终极弊端,不过内地诸多城市又不同于香港般地狭人密,可实现空间有无?值得探讨。

undefined

香港旺角西洋菜南街的街头卖唱

三、街头餐饮要不要?可做确认的一点是,夜游经济蓬勃发展必然带来街头餐饮。街头餐饮之弊端显而易见,环保问题、食品卫生问题、占道经营问题等等不一而足。怎么管?怎么办?一抓就紧、一放就乱,据峨眉峰的观察,各个城市迄今仍然没有管控街头餐饮的好办法。

中国的消费群体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2019年的中国消费群体比2009年那波人的消费特征完全不同。

在房价翻了几倍之后,我们看到10后游学研学热潮高涨、00后开始进入自主消费的大学阶段、90后新中产崛起享受成为消费主题、80后变成家长,70后步入有钱有闲阶段、60后准备退休、50后为保健品买单并且追忆青春。

这十年间,我们的消费形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电商成为购物主流、娱乐消费从网游转到碎片化线上娱乐,但我们的夜游供给侧仍然没有跟上这轮消费变化的大趋势,酒吧、夜总会、KTV、会所仍是娱乐承载体、夜间餐饮北京簋街的小龙虾依旧如故。这里有政策原因,有政府管控原因亦有从业者自身的认知原因。

有灯才会有夜游经济,夜游经济主题的下一篇深度文章,峨眉峰打算邀请几位高手来聊聊关于灯的话题,从增强现实技术谈起,再到夜游经济的成功案例。

如果你对夜游经济感兴趣,加峨眉峰微信: tripvividzh,我们一起聊聊。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