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名人堂 | 乡建教父朱胜萱首谈海岛振兴:如何做出更有社会价值的海岛民宿产品?

投入大、产出少,民宿怎么做才能助力海岛振兴?

自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旅游业成为不少村庄实现产业转型、走上复兴之路的契合点。近年来,伴随着国内乡村民宿如火如荼地发展之势,民宿经济成为了多地以旅游业促进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

由文化和旅游部、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舟山市人民政府、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承办,执惠、趣旅协办的2019国际海岛旅游大会将于8月28-30日在舟山举行。届时,作为国内乡村振兴的先驱力量,乡伴文旅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朱胜萱将受邀出席,与数位国内外大咖名人,共探海岛振兴之道。

在我国,偏远海岛与乡村类似,以渔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同样亟待转型。如何推动海岛民宿发展,让民宿成为助力海岛振兴战略的新增长点?朱胜萱在接受执惠专访时表示,以民宿推动海岛振兴,需要政府、国有企业及金融机构、民营企业三方的共同发声、发力。

朱胜萱认为,目前我国海岛民宿仍处于散落化、单体化发展阶段,尚未探索出适于自身发展的逻辑。在海岛上做民宿,需要更垂直化的客群、更精细化的产品,并系统化地打造出具有参考价值的样板产品。

“网红”民宿成功的逻辑

执惠:据您对民宿行业的观察来看,国内海岛民宿整体发展现状如何?是否已经形成了可供参考的样板产品?

朱胜萱:国内并非没有民宿做出成效的海岛,温州南麂岛、舟山嵊泗列岛、花鸟岛等都在积极开发和建设民宿。但整体而言,我国海岛民宿还是以单体民宿为主,并没有形成规模化发展,海岛民宿和品牌没有关联起来。单体民宿跟当地风景融合,会在短时间内引起关注。但由于缺少主动去海岛上做民宿的专业力量,所以无法形成品牌化、规模化的民宿产品。因此,我们看到,那些被社交媒体捧红的“爆款民宿”,在一段时间的热度退却后,鲜少能够逃脱昙花一现的命运。

执惠:国内不乏因民宿而成热门旅游目的地的的成功案例,其背后的打造逻辑是怎样的?是否可供海岛民宿借鉴?

朱胜萱:国内成功的民宿产品,我们可以从云南大理、丽江和浙江莫干山这两大案例来分析其背后的逻辑。

大理、丽江的优势在于其所属区域优质的旅游资源,并不是民宿产品。大理的苍山洱海,丽江的古城雪山,这些资源本身便具有吸引客群的能力,而民宿的形成,是由于这些旅游目的地产生了个性化、非标准的住宿需求。在民宿逐渐发展成熟后,才衍生了为民宿而前往旅游目的地的客群;莫干山民宿的成功则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到这一旅游目的地的人群,是为了住民宿,而非欣赏名山大川。莫干山的周边客群是其主力消费群体,这些人以住民宿为目的前往,追求的是不一样的生活体验。

海岛,具有像大理、丽江等地一样的潜质,它具有独特的海洋文化、海洋资源,但由于交通不够便捷,船只交通、岛上建设、各方面配套,都受到限制,海岛无法作为旅游目的地快速发展。而它不能成为另一个莫干山,类似于“车换船”的交通模式,限制了海岛的可触达性,无法形成像莫干山一样的周边客群。海岛民宿需要寻找到一种更适于自身发展的逻辑。

客群垂直化、产品精细化

执惠:正如您所言,海岛民宿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住宿产品。在您看来,在海岛上做民宿,要解决什么问题?

朱胜萱:在海岛上,不能像丽江一样“卖风景”,也不能像莫干山一样“卖生活”。我认为,在海岛上做民宿,首先要做客群的垂直化。但丽江、大理锁定年轻客群,莫干山的主要受众是中产,这些把民宿客群做垂直的目的地,

会去海岛旅游的人群很特殊,他们大多数是内心独立的人群,有着明确的喜好和精神追求。他们可能单纯地热衷于海洋、海岛的文化,也可能是对帆船、海钓、冲浪有着强烈的兴趣,在我看来,这个群体才是海岛旅游的第一主力人群。

那么,海岛民宿为什么不围绕这一核心人群设计产品呢?其实,相对于酒店而言,我国民宿整体的精细化运作都做得不够好。在旅游目的地中,民宿并没有被当作独立的产品,很多投资人、设计者、从业者在这一逻辑上尚未想清楚。在海岛上做民宿产品,大可关注热衷于海岛、海洋文化、海上运动的人群,从他们的需求入手,围绕这一客群做产品配置、呈现和设计,做符合他们审美、诉求和价值观的民宿。

民宿助力海岛振兴,需政策、金融、专业三方驱动

执惠:长期以来,乡伴深耕于国内乡村振兴领域。在我国,海岛与乡村有一定的重合。在您看来,海岛民宿与乡村民宿有哪些异同?“民宿经济”如何才能成为助力海岛振兴战略的新增长点?

朱胜萱:乡村振兴,是振兴农业;而海岛振兴,振兴的是渔业。二者的趋同点,在于产业转型——让这些原本以第一产业为生的地区,逐渐转向发展第三产业。但这种转型不应该是单纯依靠当地人民改造民宿,物流、文创、渠道都不是他们所擅长的,审美和教育也是参差不齐的,由他们去做民宿,很容易出现一些投资效率不高、专业度不高、缺乏市场竞争力的住宿产品,这是没有意义的。反而,应该是用职业转型去驱动产业化,让当地人民作为重要的工作人员参与到民宿中,而非投资者。从增加职业和技能的角度,为当地人提供就业机会,吸引人才返乡、返岛。

以民宿助力海岛振兴,需要政府、国有企业及金融机构、民营企业三方的共同发声、发力。首先,地方政府需要为当地民宿的发展提供政策、平台及资源上的支持,例如税收减免、贷款优惠等等;国有公司、金融机构是从资金层面发力,像浙江省旅游集团、浙江省古村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基金这类的机构,若能为海岛注入金融力量,对于民宿的发展会很有推动效果;而像乡伴一样的民营企业,是负责出力的,是通过专业的团队去设计、规划、运营民宿产品的。这三方优势互补,才能让民宿发挥其社会价值,为当地劳动者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发展资源等等,从而推动我们所谈及的海岛振兴。

执惠:海岛特殊的地理位置、交通不便等原因会否造成在海岛建设民宿出现投入大、产出少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海岛民宿该如何吸引资本及政府的关注?

朱胜萱:资本重视的是投资回报率,同样的投资,产出效率更高的产品才是资本所青睐的。显然,海岛民宿目前并不符合这一点——建造难度大、交通成本高、经营难度大(淡旺季、天气不确定性等),都是限制其被资本选择的因素。但从资源稀缺性这一角度看,海岛其实是存在投资价值的。所以,在我看来,当前唯一能做的,就是从政府和平台这只“手”。不是说让政府去投资海岛、投资民宿,而是说,通过政府力量去提供产业基金、优惠的金融政策等,去弥补投资回报率慢这个劣势。

另外,我不赞成去用发展快速地产的逻辑去做海岛民宿,投资回报慢,不代表它不能做,它只是需要先做出具有参考价值的样板。“树标杆、拉旗帜、定调性”的事,还是需要政府、国有公司、民营企业多方力量去系统性地做,而不是依赖人民自发去做。我们需要各方力量在海岛上打造更核心、更聚焦的产品,从其呈现的主题、内容、方式、价值观去提升吸引力。海岛的历史风貌、文化风貌都可以与民宿产品相融合,而不是单纯的利用闲置房屋去发展零零散散的小民宿。

共聚舟山,共话海岛产业链。8月28日-30日,2019国际海岛旅游大会,政府、各地文旅部门、风险投资、产业基金、金融机构、地产集团、路演项目方、文旅创业者、目的地项目运营机构、行业研究机构及协会、文旅服务机构及海岛全产业链相关机构等多领域的千余名领导、嘉宾和精英齐聚一堂,重新定义“新海岛”,创新开拓“新场景”,激活发展“新动能”。欢迎扫码报名参会!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