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危机来袭,世界各地如何恢复灾后旅游?

世界上经历灾难后恢复成为旅游胜地的案例。

世界各地几乎每年都要经历不同的灾害,有严重的也有不严重的。但是,每次灾害过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人们都会到这里故地重游。

蓦然回首,仿佛还在昨天。武汉,这座美丽的城市,曾经聚集过全世界目光的城市,此刻正面临着一场最大的劫难。看不见硝烟、看不到对手,病毒就这样无情地蔓延开来,持续至今......

其实,世界各地几乎每年都要经历不同的灾害,有严重的也有不严重的。但是,每次灾害过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人们都会到这里故地重游,以下为一些世界上经历灾难后恢复成为旅游胜地的案例,一起来看看他们是如何劫后重生的。

西非埃博拉疫情

2014年2月西非爆发大规模埃博拉病毒疫情,先后波及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美国、西班牙、马里八国,并首次超出偏远的丛林村庄,蔓延至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截至2014年12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埃博拉疫情报告称,疫情波及区累计出现埃博拉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7290例,其中6128人死亡。

这场疫情使得整个非洲旅游业受到重创,对疫区最严重的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造成约16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由于埃博拉疫情肆虐时间长达一年,世界各国旅行者对于非洲大陆,尤其是东非三国的卫生安全尤为担心。为了增强各国旅游者的信心,重塑非洲大陆的形象,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几内亚政府建立了专门的网站以向世界各国的网民展示灾后非洲的形象,解除关注者们的担忧。

而东非三国在疫情的影响下其经济也受到严重打击。在政府资金吃紧的情况下,东非三国通过一系列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借助外国投资者的力量重建国内的基础设施,促进旅游配套产业的发展,灾后外资酒店、旅游社的数量大大增长。

事实上,埃博拉疫情不但影响到了东非三国,还波及到了整个非洲大陆,肯尼亚、坦桑尼亚、南非等国的旅游行业平均2014年平均下降了40%。为此,整个欧洲大陆联合起来,推出一系列对外国人的优惠、便利政策,包括简化签证手续,制定跨国旅行线路等,将一个具有活力、安全健康的非洲新形象展示在世界面前。

如今,非洲之旅越来越受欢迎,2017年,仅中国游客旅非就高达79.78万人次。据世界旅游组织(UNWTO)2019年发布的世界旅游晴雨表显示,非洲的国际到访游客人数增幅4%。

英国伊亚姆黑死病

伊亚姆坐落在英国中部德比郡的山谷内,位于曼彻斯特东南侧大约35英里。居民大都是开采铅矿的矿工,开采出来的铅供应英国南北的需求。因此,英格兰政府就把连接南北的交通补给点设在了伊亚姆村,它成了英国南北商人的必经之路。据历史学家估计,村子里当时的居民在350到800人之间,多少年来他们一直平静地生活在那里,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直到那一天,1665年之夏,一切都被改变了。

黑死病传播到了伊亚姆。从1665年9月至12月12日之间,有42名村民死亡,到1666年春天,许多村民要逃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担任这一教区的牧师威廉·蒙佩森说:“走的话未必能活,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上温疫;但不走的话就会死,哪怕没感染的人也很容易被感染。但我们愿意试一试,因为善良需要传递下去,后人们要记住善良。”

正是这样的爱打动了人心。当地居民都像牧师一样,无私地把自己隔离起来。在距离村庄大约半英里的地方,村民们用石头垒起了一圈围墙。他们并在上帝面前立誓,宁死也绝不跨过这道墙。就这样,260多位伊亚姆人死在了墙内,只留下了一块块墓碑。他们的自我牺牲,阻挡住了鼠疫蔓延到英国全国,使成千上万的英国北方人免于黑死病的灭顶之灾。

三百多年过去了,小村依然保留,那堵墙的遗迹还在,那些墓碑还在,而牧师的那番话也被刻在伊亚姆村中央空地的纪念碑上,每一块石头都在诉说着信仰、盼望和爱。这里还建造了一个以黑死病为主题的博物馆,同时,地方教堂还保留了一份名单,上面纪录了当时无私罹难的村民名单。

亚姆村被当英国北部居民当成圣地,新婚夫妇还会把婚礼放在这个曾经被瘟疫肆虐的地方举办。虽说现在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并不多,但知道的人都会特地赶来看一眼,也会追着村民们要买他们私人家的羊奶、蔬菜水果,为的就是表达一点心意,以及对善良的尊敬。

如今,这座阻挡过瘟疫的村庄已经成为谢菲尔德和曼彻斯特地区的矿业重镇。围绕在村外的隔离墙仍然骄傲地伫立着,几个世纪以来,孩子们把手指戳到围墙的石孔里,石孔的内壁因而变得十分光滑,游客们为纪念黑死病受害者而往石孔里投入的银币,依然闪闪发光。

日本神户大地震

神户港位于日本兵库县芦屋川河口西岸,濒临大阪湾西北侧,是日本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也是世界十大集装箱港口之一。发生于1995 年 1 月 17 日的一场规模为里氏7.3级的上下震动型地震,对神户及周边地区造成了严重伤害,超过 6500 人丧生,作为国际海运货物大集散地的神户港也全面陷入瘫痪,直接经济损失达 2000 亿美元。

震后,神户市编制了旨在带动城市复兴的《神户震后重建规划》,以“共生社会”为基本理念,建立了三个恢复目标和五个政策体系,其中“以促进吸引游客为导向”的产业振兴,旨在进行“创造性的恢复”。

规划还以“重建可爱而美丽的家园”为主旨,在建设安全、活力、吸引力和增添活力等目标框架下,采取了以再分区(rezoning)为主要途径的空间区划方法,划定了重点重建区并明确了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权责。

在土地政策方面,采用了尊重原先地块价值的土地边界,适当整理和再开发等手段,提升了规划后新地块的交通可达性和开敞空间的面积。同时,重建规划还强调对城市整体机能恢复至为关键的城市生命线系统的优先恢复,构建了包括城市交通设施、城市日常生活的服务设施以及城市生态设施等安全网络。

此外,神户市建立了“we love Kobe复兴委员会”,并宣布于夏天即展开“复兴周”,以期在城市重建的同时也着力于城市形象与口碑的恢复。

神户在经历了旅游业恢复的社会基础设施的恢复→旅游基础设施的恢复→景点的恢复→街道和风景的恢复→形象与口碑的恢复等几个阶段之后,如今的神户已经焕然一新。

在地震中的重生也让神户这座城市具有了充分应对突发事件能力。2009年,当神户确诊了日本第一例H1N1流感病例之后,神户的游客数量明显减少。然而,神户市根据病毒的弱毒性的特征,率先发布了感染防止对策以及安全宣言,并保持对市内的观光事业者提供信息与情报。

除了给社会福祉设施充足的补助之外,还给民间事业者扩充了金融支持和雇佣维持政策。通过大众传媒传递了关于疫情的信息之外,还通过观光设施免费、延期节庆活动、民间观光活动助成、新闻报道以及研学团体的补助等具体措施,及维护了社会与业界的稳定,又使得观光人数在数月之内得到了明显的恢复,并且之后的各项数据表明其游客数量明显多于前一年。

美国新奥尔良飓风

新奥尔良市是美国南部城市,濒临墨西哥湾,是路易斯安那州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以爵士乐和法国殖民地文化闻名。全市面积近950平方公里,市区人口50万,大新奥尔良区人口118万。

1718年,法国人建设了新奥尔良市。当时的北美商业贸易大多沿着密西西比河移动,而新奥尔良就是起点或终点。随着移民规模的扩大,人们不希望低地定期被洪水淹没,于是建起了复杂的大坝系统。最后,新奥尔良成了一个地形呈碗状下凹,平均海拔在海平面以下,处在密西西比河、庞恰特雷恩湖和墨西哥湾窥伺下的城市。这样独特的地理位置也埋下了洪水和飓风的隐患。

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袭击了新奥尔良。尽管新奥尔良政府提前一天下达了强制撤离命令,但雷电交加的风暴仍然在登陆后造成90%的建筑完全消失。此次飓风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也导致了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数十万人被困灾区。由于交通瘫痪,城市变成“水城”,街道上游弋着鲨鱼,残存的街区充斥着尸体,军队接管了原本充满法国风情的街巷。据统计,飓风卡特里娜造成新奥尔良周边地区约1000人丧生,经济损失至少250亿美元。

但是,灾后新奥尔良市出台了一系列重建计划,减小城市规模,将一些低洼地区变成沼泽公园,用数字媒介普及公众参与灾后规划等。如今,新奥尔良早已经恢复过来,它仍然是美国最迷人的城市之一。很多爵士俱乐部和法国区在灾难中保留了下来,而著名的新奥尔良狂欢节依然是世界上最盛大的节日之一。除了一些遭到严重破坏的街道外,游客已经很难在这里寻觅到灾害的踪迹。

卡特里娜曾对铁轨造成几处严重损伤,Carrollton线不得不全部修缮更新。但电车本身幸存下来,并被纳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如今成为新奥尔良旅游打卡名单里最受欢迎的一项体验。

在卡特里娜飓风以及美国联邦防洪堤防失败十周年之际,新奥尔良城中的三个主要艺术场所——新奥尔良美术馆、奥格登南方艺术博物馆以及当代艺术中心还举办了当代艺术家们的展览。每个展览都通过其明确独特的方式和基调来视觉化呈现艺术的作用以及纪念本身的理念。

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

1986 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震惊全球。灾难发生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所在地附近的居民被迫从核电站周围1000平方英里的区域撤离。事故发生后的几个月内,估计有115,000人逃离了受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后来几年又有220,000人离开家乡。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普里皮亚季仍然是一个鬼城。尽管切尔诺贝利禁区仍然是地球上放射性最强的地区之一,但每年仍吸引着数万游客。

2011年开始,乌克兰政府就向18岁以上的游客开放了切尔诺贝利隔离区。前来游玩的人多到让人感到意外,而且游客还在逐年增长,仅2018年一年,就约有72,000人游览了该地区。越来越多的公司现在提供该地区的旅游服务。甚至还有舒适的酒店可以容纳想要过夜的勇敢旅行者。

2019年5月HBO和英国天空电视台合作拍摄了《切尔诺贝利》,还原了三十多年前的那场事故。剧中勇于献身的英雄们经历的核辐射痛苦被真实呈现。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了这个经历过“末日”的地方。

台湾桃米村大地震

1999年,台湾南投地区发生了“9·21”大地震,全村396户中的228户房倒屋塌,本就濒临破产的村庄成为一片废墟。

1999年2月,以推广社区总体营造,与可持续性发展的观念与行动为宗旨的新故乡文教基金会成立;“新故乡”经过一定时间与村民会议讨论,逐渐发展出“桃米生态村”的重建方向。

桃米生态村海拔高度介于420至771米之间,同时拥有森林、河川、湿地,且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桃米生态村优良的自然生态条件造就了桃米村丰富的青蛙资源。因此,桃米提炼出以“青蛙共和国”为新文化符号。把青蛙设计出各种可爱的卡通形象,遍布乡村醒目位置,游客在桃米处处可以看到青蛙雕塑和图案。每家民宿都要在院落里打造一个生态池——为青蛙营造生态家园。甚至公共厕所也以“公蛙”和“母蛙”来命名加以区分。

大力鼓励村民动手。用纸、用布、用石头等乡村材料,制作青蛙造型手工艺品,作为给观光客提供的特色伴手礼,同时,透过青蛙礼品也进一步宣传了桃米物种多样的生态优势。青蛙解说之旅也成为桃米生态村的核心研学课程。

打造的纸教堂成桃米村的新精神地标,既象征桃米村要递接日本神阪大地震后鹰取社区重建坚贞而博爱的精神信仰,又是一个在村中体现社区精神和生态文明信仰的诠释中心,及开展其他重要活动的社区生活中心。

现在,桃米村1/5的村民都在经营生态产业,而其他村民经营的传统农业,也因生态产业的带动而升值。桃米生态村日接待游客达到1500人;平时每天接待游客也在500人左右,每年仅门票收入就有200多万元人民币。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桃米生态村因生态产业的发展,可获得3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旅游业的影响已然十分严峻,但方法总比问题多,2003年的非典我们可以战胜疫情,2020年也不例外,只要我们在疫情过后,政府和民众携手作战,能够重点把握宣传措施、基础设施建设、优惠政策的制定等方面,也一定可以将这场危机化为转机。相信春暖花开之时,便是重新出发之日。届时,武汉旅游、中国旅游一定会更好!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睿途旅创”ID:Retourism),原标题:《旅游危机来袭,看看世界各地是如何恢复灾后旅游的?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