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病毒下中国入境旅游何去何从?

精准施策的前提是要摸清家底,对存量的入境游企业、KOL、语种导游心中有数,与入境游业者自发成立的一些联盟建立起通气的管道,了解入境游的此次疫情的痛点。

2013年,我写了一篇文章《入境游怎能被“遗忘”?

7年后的冬天,碰上新冠病毒肺炎肆虐,看到满屏旅游业者,尤其入境游业者哀嚎遍地,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经历过SARS全过程,我们很清楚疫情过后,整个旅游行业最容易恢复的肯定不是入境游,尤其欧美远程市场,有提前半年到一年预订的习惯,加上国际游客对国际卫生组织WHO等权威机构有更高的信任度和敏感度,复苏之路漫长。即便是被纳进入境游统计的港澳台市场,以及近距离周边市场,或较早有起色,但客户洗牌,价格战在所难免。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突如而至的疫情不仅国内业者陷入困顿,无独有偶,境外做中国线的旅行批发商亦扛不住了。北美运营半个世纪,销售中国目的地产品为主,曾是唯一打入美国主流社会的华人旅行社PACIFIC DELIGHT TOURS(美太企)发布无限期疫情歇业公告。

中国入境游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旅游业的发端和鼻祖,创造了先有国家旅行社开展入境游业务,后有国家旅游局发展旅游产业的罕见模式。入境游先后经历过的大磨难有89停滞,03SARS,09金融危机,当下又碰到COVID-19。可谓筚路蓝蒌,风风雨雨!

重振入境游是中国旅游人的期盼,是品质旅游的基石。入境旅游不仅是国家软实力的直接输出,也是增加就业,拉动经济的产业。世界各国都把入境旅游放在优先发展,原因很简单,对国有利。

2019年入境游是热词,从梁建章先生的大声疾呼,到中国旅游研究院马不停蹄调研入境游,大力发展入境游重新被提到头条位置。然而2020年春节爆发的新冠肺炎肆虐神州,给刚刚有点精气神的入境游当头一棒,这一棒不仅将好几年的上下努力化为乌有,甚至有被致命一击,“美丽中国”旅游战略彻底泡汤的危险。

可以肯定,此次疫情对入境游的冲击远远超过十七年前的SARS影响,原因如下:

2003年,WHO对中国没有全面宣布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次宣布了。而且这次的疫情的传染性比SARS更为猛烈,给人们造成的恐慌心理更甚。

2003年,入境游人才济济,外联人员和语种陪同正处于高光期,入境游的企业大多还都是国有中大型旅行社,抗风险能力强。今天,入境游已经分散于中小微旅企中,人才队伍良莠不齐,经营业态单一,抗风险能力可想而知。

2003年,国家对入境游的创汇能力非常重视,创汇奖励结合各地旅游局(委)海外促销资金充裕,疫情之后有能力立即启动大规模海外促销。今天,诗和远方走到了一起,新的文化和旅游机构管理的事务范围扩大,是否还会用充足的资金去营销入境游,对此笔者不报乐观态度。

2003年,旅游是旅游,交通是交通,商业是商业,文化是文化,还没有形成文旅大消费产业,旅游服务业作为支柱产业在聚光灯下,很容易得到关注。今天,文旅产业已涌进来各路人马,横向到边,竖向到底交织成一个旅游+大消费产业,入境游作为旅游服务业中淹没在国民大消费的一块业务,较难独立发声。

疫情严重,形势如此严峻,只能等死么?

当然不能!

幸运的是冬季对于入境游恰好是个淡季,从官方到企业,只要有所行动,树立底线思维,最大限度降低损失,将现有入境游的力量保存下来,以图东山再起。

一、企业能做什么?

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入境游格局基本分为如下几类,望各自做好自救工作。

大型央企、地方国企旅游集团

国家队是坚决不能放弃入境游的,这是担当也是使命。国家队的身份较容易获得政府给予的疫情惠企政策,疫情结束后公民旅游业务恢复较快,可以统筹转移支付,自哺入境板块。

从央企、国企走出来的高管自营的中小微企业

这群人处境最难,除了入境游,手里的牌不多,但手里都有客户,且大都经历过SARS洗礼,心态镇定,机动灵活,船小好掉头。在积极争取惠企政策的同时,压缩成本,拓展其他业务,只要客户仍在,春天还会到来。

基于Google搜索引擎红利,Tripadvisor为代表的平台红利的电子商务和导游自营的小B站群体

这部分群体主要是经营旅游和活动类(Tours&activity)的入境游小商家,本身运营成本不高,应收款风险很低,存活率高。疫情过后,2C的业务重点关注下WHO的解禁声明以及客源国对中国的旅游预警政策,客人询问最关心的点就在这儿。

二、政府能做什么?

中国入境旅游需要长期的组织保障

过去张飞卖肉-一刀切的旅游管理模式对入境游的发展如同隔靴搔痒,入境游的特殊性应该得到顾及。旅游法出台让入境游摸不着头脑的记忆犹新。烈性疫情之下,既然要大力发展入境游,可设立专门的入境旅游管理机构,让熟悉入境游的干部将入境旅游的事情全面管起来,有了组织保障才能精准施策。

当下疫情入境游需要精准的支持援助

精准施策的前提是要摸清家底,对存量的入境游企业、KOL、语种导游心中有数,与入境游业者自发成立的一些联盟建立起通气的管道,了解入境游的此次疫情的痛点在哪里,将他们业务能力视为一笔宝贵的财富。入境游专业性强,若是经此一“疫”,失去了这些存量人企,那就彻底断层,后继无人,听上去可怕却真有可能发生。

最后,笔者仍将过去在不同场合提出的发展入境旅游的十条建议再次提出,过去我曾撰文建议过导游证和领队证合并归一,提倡景区一律免收持导游证的门票,均随着政策推动预测成真,说明我们的旅游主管部门是愿作为、能作为、有作为的。

希望危机之下,上下同欲,乐见让这十条建议在反击疫情中实现若干条,相信足以令旅游人振奋。中国旅游由美丽迈向清新!

第一,建议简化游客来华签证手续,鼓励电子签证,指纹采集可在入关时进行。团体来华旅游签证的邀请函下放到有合法资质的国内旅行社,最终由驻外使馆审核是否批准团体来华签证。

第二、建议对入境游企业按照实际经营情况给予类似出口企业税收减免或补贴的同等待遇。

第三、建议顶层设计需要设立专门的入境游委员会,制定指导相关入境游政策。

第四、建议将入境游业绩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

第五、建议在国内目的地全域旅游、智慧旅游建设中,将是否有方便服务入境游客的解决方案纳入景区星级评定指标中去。积极鼓励国内企业研发境外游客手机支付应用。

第六、建议国内公共交通智能终端,比如机场、车站、码头的自动售票机等要有接纳境外游客的凭护照购票的功能以及外文操作系统。

第七、建议由外国游客入住的星级酒店和入境游旅行社提出申请,让入境游客可在酒店内申请不受限互联网服务;让入境游从业人员可以在境外某些受限网站上做营销、开展业务。

第八、建议将入境游业绩纳入到旅游企业的星级评定的加分项,鼓励旅游企业做强入境游。

第九、建议针对专门做入境游的电商小B给予扶持,帮助他们摆脱在境外平台渠道因佣金过高无法产生效益的困局。

第十、建议鼓励国内有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OTA研发入境游业务分销平台,鼓励入境游SaaS系统的研制开发,方便供应商对接国外的销售端渠道,给国内的入境游产品提供分销支持。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切斯特先生”(ID:CZJRKSJ),作者:智晨岩,原标题COVID-19病毒下中国入境旅游何去何从?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