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业深陷停顿,战疫情、蓄力量、待突围

新冠肺炎疫情后续影响较大,在经济活动恢复阶段可能会有企业取消假期。另外,大中小等学校的延期开学,可能会挤占五一黄金周以及暑期的放假时间,这会直接影响到家庭游的数量规模。

2020年春节在很多旅游从业者眼中应该是个丰收的时节,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超4亿人的旅行计划,从而给这个行业超1000万的从业者带来了巨大损失。

旅游业深陷停滞寒潮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全国旅游行业陷入停滞,全民抗疫,要坚决杜绝通过旅游活动、尤其是有组织的旅行活动扩散和传播疫情。疫情防护加行业自救成为首要任务。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民航局、铁路局、文化与旅游部等相关部门接连宣发通知,在要求时间内可免费退票、停止团队旅游出行、景区停止营业、禁止群体性聚集活动……每一天、每一条信息的公布,对旅游行业的所有从业者来说,都影响巨大。

“全国有2万多家旅行社,40万到50万的从业人员,超过10万家酒店,接近100万间的住宿设施,几乎一夜之间全都陷入了停顿。总体算下来,光是旅游行业在春节期间就有1万亿的GDP损失。酒店、景区商户、航空公司等有超过1000万的从业人员,将在未来三、四个月的时间没有工作。”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在一次公益直播中称。

对OTA平台来说,更早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感受到了退单压力。早在1月20号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第一次对外透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的时候,客服电话、退订单瞬间涌来。

据了解,春节期间飞猪平台客服热线峰值时达到去年同期10倍。来自携程的数据也显示,截止到1月29日携程平台收到的退改诉求总量、咨询总量都达到数百万的量级,相较去年春节,增幅达到405%,最高峰值时增幅达到650%,客服上班时间平均为13个小时。

四川、广东、山东、陕西等各地明确延迟开学时间可用暑期补齐,但属于旅游行业的黄金期哪怕在疫情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见得能有多少资金回收,更不用说疫情期间的停滞带来的影响。

政府扶持加持行业自

在全国范围内的退订需求开始出现后,携程启动了1个亿的保障金计划。1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全国暂停半自助旅游产品后,携程把保障金金额提到2亿,消费者退款均由携程垫付,供应商根据自己的损失提交证明材料,携程承担成本部分的损失;1月29日,携程宣布对旗下8000家携程旅行社加盟店,宣布减免三个月管理费,延期任务额度。2月5日,文化和旅游部推出向旅行社暂退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的方案,这对旅行社行业从业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曾面向995家中小企业发放了问卷,其中涵盖了旅游、酒店、民宿行业,结果显示,34%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85%的企业最多维持三个月。而在这之中,几年来,广为流行的民宿行业几乎是百分之百停业。而头部平台和政府的政策都是只能保持行业宏观基调不会下滑太厉害,对于民宿这样的小微规模的企业来说,自救才是重中之重!

据《资本一线》了解,目前这样的小微规模企业主要通过免费提供给医护人员、降价开放、改变租赁方式等缓解当前紧张的经济形势。1月25日左右,武汉一部分住宿业的小型从业者成立了行业联盟,统一调度,免费接待通勤受限的医务人员入住,但后来因为疫情的愈演愈烈,消毒等问题被弃用;而一些国外城市例如日本的部分民宿在疫情爆发后,以极低的价格开放给滞留当地的中国旅客,一定程度上阻止了百分之百的退订率,使降价变成了自救;另更有知名民宿品牌掌宿则是把短租改为长租方式,租金只以成本价收取,中介费、网费、卫生费、物业费全免,以实现一部分资金回流。

但不论是政策扶持还是行业自救,都应冷静客观的应对目前的惨淡期,潜心蓄力,为疫情过后的振兴做足十分的准备!

企业应做好惨淡过后的发展动向

控制疫情,需要禁止人员流动;而疫情过后,振兴旅游却要传播信息,激发人员流动。

旅游圈特邀评论员闫向军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控制以后,各级文化旅游机构包括旅游企业操心的重要工作就是旅游宣传营销,旅游市场振兴的首要问题是“流量”!而目的地文化旅游机构当仁不让会成为营销宣传市场振兴的主力。游客来了,其他的都好办。

现如今,多数省市宣布旅游景点等对医护人员免费开放,这既是为了表达对冲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的感谢,也是未雨绸缪为激发旅游消费开展的一些新形式新方法。

对于疫情结束后的市场复苏,闫向军建议,旅游主管部门也宜从多方提早谋划。首先从市场来看,国内市场尤其是非疫区城市的周边游市场应是最早、最快、最易实现复苏的。对此旅游主管部门既要有针对性的促进措施,还要做好市场秩序维护等方面的准备工作。

其次,从维系员工来看,如果在患难时期,引发旅游从业人员的被辞退或者主动离职等,旅游业的基础从业人员必然面临流失。待疫情过后,市场回暖,再临时招工,势必会导致服务短缺和质量下降。

再次,从旅游目的地、景区及企业来看,如果在这个空窗期坐以待毙,不借此空档做好充分谋划、内部优化、技能培训和品质提升,规划好迎接下一波消费浪潮的出现,即使疫情过去,市场也会与其失之交臂。

最后,从投资角度来说,这场疫情也会使多年来的旅游行业的投资局面重新洗牌,少数企业的出局以及外来项目的涉局,都将打破历史的不理性旅游产业状态。

目前来看,疫情不会短时间结束,那么五一和暑假的黄金游是否出现“井喷”以及所谓“报复性”增长,闫向军表示情况并不容乐观。他认为一来是新冠肺炎疫情后续影响较大,在经济活动恢复阶段可能会有企业取消假期;二来大中小等学校的延期开学,可能会挤占五一黄金周以及暑期的放假时间,这会直接影响到家庭游的数量规模。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资本一线”(ID:zibenyixian),作者:陈雨,原标题:《旅游业深陷停顿,战疫情、蓄力量、待突围》。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