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按下暂停键,没有游客还能撑多久?

22家景区、旅行社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合计获得收入263.1亿元,占2019年上半年收入517.9亿元的比例为50.8%,上市公司的收入并未过分向春节假期所在的一季度倾斜。

因为一场疫情,“似乎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1月24日,农历新年的前一天,因防疫之需,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文要求“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我国旅游业正式按下暂停键。

“我最后一天的团期是1月11日至15日,腊月29日(1月23日)晚各大景点通知暂停开放,第二天就接到通知,春节团期全部取消,全员放假回家过春节。”在西安从事一线导游工作8年的林燕对新京报记者说,“我们工资在200元-400元一天,出勤才有,春节旺季原本有15天左右,一天能赚500-800元左右。但现在中断了,意味着颗粒无收。”

此次疫情给了旅游业致命一击,一线导游给了大家最直观感受。而由于行业特性,损失还远不止于“颗粒无收”,几乎所有旅行社被卷入了一波“疫情退单大潮。”

“中青旅遨游在本次疫情退单大潮中,同样面临着巨大困难和挑战,不难想象当我们的同事看到如雪花般的退单时,他们的无助和迷茫,近三个月的努力瞬间归零。”中青旅在2月8日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中如是写道。

受到灾情波及的还有旅游产业链的上下游,“旅行社、景区、餐厅、酒店和娱乐场所都停业了。”林燕说。作为旅游业的最前线人员,林燕目前被迫待业在家,颗粒无收,而她的境遇不过是当前整个旅游行业在疫情下困境的一个缩影。

有旅行社资金最多撑3个月

一线销售人员在朋友圈“带货”

“我一毕业就进入旅游业,已经摸爬滚打了15年,但从未有过当下的危机感。”目前是一家中型旅行社的高管的梁瑶对新京报记者说,“似乎一切都戛然而止了,我们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忙了,文件下来前已经有900多人报团,包括机票、跟团游和机票+酒店的产品,现在已经陆续退了800多人,目前延期的还在沟通。”

面临巨大退单压力的不止梁瑶他们公司,也不止是中小旅行社,大型旅行社同样“在劫难逃”。上市公司中青旅在2月8日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中提到,雪花般的退单砸下来,近三个月的努力瞬间归零,中青旅遨游同样面临着巨大困难和挑战。中青旅推出的“原订单已支付金额可全额冲抵新订单”等改期、退订政策,使得中青旅遨游和全球合作伙伴不得不承担了绝大的成本压力。

目前几乎所有旅游人都与导游林燕、梁瑶一样,无法远程办公,没有收入,只能在家等候通知。

“我们未来2个月都是在家待命。如果疫情没过去,旅游局没下通知,我们都不能营业。公司还会为我们买社保,但是没有工资。”梁瑶说,“市场恢复需要时间,听闻SARS那年公司停工2个月,而后也是花费了几个月时间才恢复过来。并且疫情期间收入受影响,之后也会传导到消费端,愿意花钱走高端旅游的人预计会减少。”

一线员工压力感背后则是数万家旅行社的灾难。截至2019年9月30日,全国旅行社总数为38433家。

疫情之下,他们还能撑多久?有这样一份报告,或许可以回答一二。经作者授权引用,新京报记者获得了这样一份报告。近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魏炜等学者联合对全国多地1435家中小企业进行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对于“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时间”一项,35.96%的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31.92%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03%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能维持6个月及以上的企业只有9.27%。

“我们的资金只能维持2-3月,希望政府能多一些减免社保、税收之类的政策。”梁瑶表示,“公司暂时还没有大规模的辞职现象,不过我预计2-3个月后可能会出现,看疫情持续的情况,我看有一些旅游业同行已经开始在朋友圈带货了。”

“不上班就没有工资了,现在还没那么快可以上班。”南湖国旅旅游顾问冯海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他已经开始在朋友圈“带货”口罩、温度计等产品,“口罩是东南亚的。”冯海表示。而另外一家上市旅行社的一线员工也表示:“公司还没出具体通知,上班时间待定,我也不是很清楚,一直在等待。”

不过,在等待中焦虑的同时也有旅游人调侃称,“这么多年的导游生涯,从来没有和家人在一起过过节,这次能在家过节,也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景区关停

春节旅游消费清零 景区损失尚难估算

“这下想泡温泉只能在家泡脚了。”春节过后,一北京市民无奈地调侃道。

春节本是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也是旅游旺季,南下避寒、北上滑雪、逛庙会、看灯会等等都是每年春节的特色旅游项目。然而一场疫情,国内几乎所有景区都被迫关停。

“华山景区因为疫情暂时封闭了,开的时间待通知。”在华山景区工作的萧恬对新京报记者说,我们就在家等通知。

上市公司桂林旅游日前也披露公告称,自1 月 26 日起,公司除漓江大瀑布饭店、琴潭客运站和部分出租车外,其他业务暂停运营,暂停运营的业务包括公司所有景区(两江四湖、银子岩、丰鱼岩、龙胜温泉、贺州温泉、资江丹霞、丹霞温泉景区)及漓江游船客运业务等,而对于恢复运营时间及对年度净利润的影响,公司则表示“尚难以确定和估算”。

“峨眉山景区没有开放了。在往年,过年期间峨眉山人会很多,需要限流,一天上山顶仅限2万人左右,整个园区满负荷3万-4万之间。”峨眉山景区员工何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员工这边会轮休,轮着上班。在山上做生意的村民会受到影响,他们很多通过经营小卖铺、饭店等营生。”

没法去峨眉山旅游不打紧,很多游客甚至开始起担心峨眉山猴子,“疫情期间没人投喂,猴子饿到下山了?”

对此,何枫告诉新京报记者:“之前网上说猴子太饿了下山,其实并不是的,我们有专门工作人员喂猴子,猴子知道哪些地方有东西吃。因为猴子是野生群居动物,会争地盘的。因为猴王争地盘,输的那一方会自行离开的,不是饿了没东西吃下山。”

景区关闭的损失直接反映在数据上。中国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全国旅行社国内旅游组织人次在2019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分别为3127.64万人次、4645.72万人次和4930.03万人次。此外,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库,22家景区、旅行社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合计获得收入263.1亿元,占2019年上半年收入517.9亿元的比例为50.8%,从收入来看,上述上市公司的收入并未过分向春节假期所在的一季度倾斜。

但尽管如此,疫情依旧对行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现实困境,在1月21日至2月7日的8个交易日间,上述22家上市公司市值蒸发合计达265.4亿元。

在这个战“疫”之春,姑且不谈盈利,如何熬过去成为头等大事。

上市公司黄山旅游在2月3日给合作伙伴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到,“凡与我公司达成初步战略合作或共识的合作伙伴,均可通过微信、电话、邮件、视频会议等方式与我公司相关部门及人员进一步深入沟通交流,力争早日促成合作”。

目前,黄山旅游经营的黄山风景区、太平湖景区等景点也已经关闭。公司相关人士李东对记者说:“从1月25日下午三点起就关闭了。正好一个春节的点,现在趋势还不明朗,对我们短期的业绩肯定有冲击的。希望国家能有减税降费补贴等政策,给企业减负减压。”

“公司出现离职潮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已经有不会减员减薪的表态了。”李东说,“我们会通过线上办公、视频会议等方式,做好一些相关的谋划、工作部署,为下一步复苏做好一些准备。”

“成也景区败也景区”

酒店、餐饮等产业链上下游“共存亡”

灾难面前整个旅游产业链没有幸运儿。与景区同呼吸共命运的酒店、餐饮等,也没能躲过这波行情。

“这次疫情对景区的影响太大了,旅行团都停了,自由行几乎没有,今年春节是没有营业额,大年初二我们就停业了。”李丹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是最早来到厦门曾厝垵景区是2012年,他先后在当地经营过客栈和餐吧,“曾厝垵是厦门接待游客最多的景区,比鼓浪屿还多,去年一年2000多万游客,平均每天五六万人。”

虽然困难当前,李丹并不十分悲观,他告诉记者,“这里的旺季是夏天,春节其实算淡季,我们应该会至少坚持到夏天的。”此外,他还指出当地的商会组织在号召房东减租,“大家都很努力,我这边租金几万块一个月,是否可以减租金还有待商量。”

谈话间,李丹向新京报记者转发了曾厝垵文创会办公室对“关于曾厝垵文创村景区开放时间的统一回复”,回复表示,厦门当地政府规定,2月10日符合要求的企业均可复工,因此各商户原则上可复工。

不过,回复中也直言相劝,建议各商户暂时不要复工,“近期仍为疫情防控重要关口,全国各地均在限制人员流动,即便你开门了,没有游客!没有游客!没有游客!”

2月13日,李丹告诉记者,截至当天大家仍然几乎没有开工。

“往年春节酒店房间是一间难求啊,每天都是爆满。可是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期间基本上没人住了。”三亚怡庭酒店梁姓负责人正在为酒店的经营担忧,她对新京报记者说:“酒店目前还在坚持营业,疫情持续下去,会影响酒店的长久经营,但我们没有考虑调整工资或者裁员,2月份的工资借钱也得发。”

就算借钱也会给员工发工资,该负责人表示压力不小,所以她表示,“目前税收减免政策已经有了,希望政府能把租金免一些。”

参考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星级饭店总数为10284家,报告期内,全国星级饭店营业收入为938.13亿元,其中餐饮收入为382.1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0.74%;客房收入426.6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5.48%;其他收入为129.2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3.78%。

依靠景区经营的除了酒店、餐饮还有旅行社。旭阳旅行社在三亚从事游船、游艇和一日游生意已有多年,谈起疫情的影响,其员工陈彤表示:“我们三亚旅游业基本都停了,没有旅游了,现在基本没有业务。”

“我们主要经营游船、游艇的,原本春节的时候,有跟旅行社合作,船是旅行社对接的,现在基本都退掉了。只计算初一到初七,已经损失了价值几十万元的客单,而一个月光是船的停泊费加上员工的工资,就需要几十万元。”陈彤表示,“即使没有营业,我们也把1月的工资发了,给员工生活费的保障,但后面就不确定了,不知到去哪里拿这笔钱,老板也愁我们也愁。”

“跟北京不太一样,三亚毕竟主要靠旅游,没有游客,相关的饭店、酒店也和我们一样,不会好。”陈彤说,“我们家做了很多年了,因为我们成本很大,要发工资也要各种租金,希望码头方面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补贴,共渡难关,中小企业很难生存下来。”

“希望这疫情赶紧好起来,这样我们能上班,你们也可以玩了!”这是华山景区员工萧恬的期待,也是旅游全行业的期待。

(注:除怡庭酒店梁姓负责人外,其余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新京报,作者:肖玮、张泽炎,原标题:旅游按下暂停键,没有游客还能撑多久?》。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