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RO最新研究报告:“东盟10+3”经济体旅游业受疫情影响最大,制造业迅速反弹可期

从2002年到2018年,中国游客到东南亚及日韩的出境旅游从1千万人次增长到8千多万人次,所占地区总游客比例从10%提高到30%及以上。

中国对区域乃至全球的经济贡献率比重近年来不断提高,在“东盟10+3”(东盟十国+中日韩)之中更是主要的经济增长引领者,在地区经济整合与供应链合作中日益紧密,和各国共享增长红利,无疑,此时的新型疫情也会对亚洲区域内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产生溢出效应。

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预计,此次疫情将对整体“东盟10+3”区域带来影响,但主要体现在区域内的旅游业等服务行业,区域内供应链会受到扰动。不过,报告认为,疫情的影响仍是短期的,制造业的产能追赶或将快速弥补一季度的损失,而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V型反转”可期。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短暂的

AMRO提及,在中国,疫情发生的当下,许多个人因为感染或停工而失去薪资来源,企业员工无法及时到岗而导致生产力有所下降。同时,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中国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供应链暂时受到扰动,企业和学校推迟开工、开学,这些问题将对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暂时影响。

AMRO预计,新冠疫情会使年度经济增长小幅放缓,不过,AMRO认为,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仍是短暂的。

制造业方面,后期的产能追赶将能较快弥补一季度的损失。AMRO称,本次疫情对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中国区域经济中心带来影响,但企业会千方百计在疫情后弥补此前放缓的产能,衔接国内外市场需求。鉴于制造业能较快在短时间内提高产能,因此,制造业在疫情后会迅速反弹。

相比之下,在服务业方面,企业一时间较难弥补丢失的营业时间,尤其旅游等领域很难在疫情后迅速回升,因此,服务业整体回到疫情前水平的速度会更慢。

此外,鉴于中国当前第三产业占比远高于2003年,因此疫情难免将对经济带来一定的短期压力,这是经济结构决定的,疫情影响也包括中小企业还贷压力上升,从而提升银行不良贷款率等。因此,也有一些建议称除了宏观的宽松扶持政策,更需要对经济提供定向的支持,特别是对中小企业,需要对那些短期受冲击较大、易出现大规模失业的行业企业进行定向扶持。

旅游业影响最大

由于东盟与中日韩等地的区域整合,互联互通紧密,疫情的溢出效应也受到关注。

AMRO分析称,在亚洲金融市场,受疫情影响,多地股市和货币在一开始下挫。不过在稍后的时间里,区域内的股票分行业趋势各异:中国市场的A股、港股中,旅游板块下跌,医疗、科技等领域上涨;韩国与泰国股市及货币受影响最为明显;此外,韩国与新加坡的家用消费品行业,以及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原材料市场也有明显下跌,反映了对地区消费需求下降的担忧。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区域内旅游业受影响最深从2002年到2018年,中国游客到东南亚及日韩的出境旅游从1千万人次增长到8千多万人次,所占地区总游客比例从10%提高到30%及以上,尤其在柬埔寨、韩国、越南、泰国和日本等国。

同时,旅游业收入对“东盟10+3”的经济增长贡献率也比十多年前大幅增加。中国游客对地区GDP增长的直接贡献率,以柬埔寨和泰国为例,分别达到其GDP总量的14%和10%。

在区域内商贸往来上,AMRO分析称,“东盟10+3”中多数经济体都十分开放,深度依赖于由中国联系起来的区域经济和全球产业链。其他12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份额都在二十年来大幅提升,占越南GDP的25%以上,占马来西亚、韩国、老挝等国GDP的10%以上。不过相比于旅游业,这部分供应链受疫情影响相对短暂,随着疫情结束,中国对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需求的反弹也会促使地区制造业迅速回升。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作者:陈婷、周艾琳,原标题:AMRO最新研究报告预计:“东盟10+3”经济体旅游业受疫情影响最大,制造业迅速反弹可期》。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