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捷航空裁员,廉价航空自救不暇

航空业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裁员和破产开始伴随着疫情的扩散同步蔓延。

航空业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裁员和破产开始伴随着疫情的扩散同步蔓延。在航空业之中,廉价航空公司的处境更加危险,当航班停飞的范围越来越大,走性价比的廉价航空越发撑不住了。开源节流是第一举措,从欧洲到北美,从英国的弗莱比航空到加拿大的西捷航空,裁员和破产的自救之法比比皆是。

廉价航空的裁员队伍里又多了一员。25日,加拿大西捷航空公司于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将裁员6900人,其中约90%是自愿离开。根据西捷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Ed Sims的说法,从上个星期开始,公司开始呼吁员工自动离职或提前退休。资料显示,创立于1996年的西捷航空是仅次于加拿大航空的加拿大第二大航空公司,目前有1.4万名员工。

“公司业务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立即采取了削减成本的措施。”西捷航空的声明显示,措施包括不再招聘、停止所有不必要的旅行和培训;还有调整薪水,该航空公司的执行团队削减了50%的工资,副总裁和董事削减了25%的工资;同时暂停超过75%的基本建设项目,并要求供应商减少或延迟付款。就估算的损失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西捷航空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同为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越洋航空公司也经历了和西捷航空类似的命运。当地时间23日,越洋航空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业务量剧烈下降影响,将临时裁员3600人,这个数字约占该公司员工总数的70%。

目前,加拿大的疫情正处于扩散之中。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4日19时,加拿大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2792例,死亡病例为27例。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报告显示,加拿大所有新冠肺炎病例中有44%是社区传播的结果。此前,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了多项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新措施,其中就包括从18日起限制人员进入加拿大。在诸多限制措施之下,航班停飞成了常态,而在全部裁员之前,西捷航空已经宣布了一轮大范围的停飞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西捷航空是典型的廉价航空公司。资料显示,廉价航空也称为低成本航空,一般指的是通过取消一些传统航空乘客服务,将营运成本控制得比一般航空公司较低,从而可以长期大量提供便宜票价的航空公司。在疫情的猛烈冲击之下,西捷航空停飞、裁员的命运并非个例。此前,澳洲航空及旗下捷星航空就宣布,其2/3的员工将从3月末到至少5月末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约2万人面临着短期失业的困境。

几乎所有的廉价航空公司都遇到了类似的难关,除了裁员之外,自救的方式还有降薪,而比降薪裁员更严峻的就是走向破产。3月早些时候,英国航空公司Flybe宣布,已进入破产接管程序。今年1月,英国政府和Flybe的大股东维珍航空曾经尝试挽救该公司,但由于未能获得政府的财务援助,再加上近日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导致的客流急剧下降,使得Flybe航空公司最终走向了破产结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60家航空公司宣布采取不同程度的停飞措施,近1/3停飞了所有航班。在此背景下,不仅仅是廉价航空公司,所有公司都损失巨大。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将使全球航空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今年可能损失2520亿美元营收,相当于2019年营收总额的44%。“我们处于紧急情况,我们需要现金,而且需要快速和大规模地行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总干事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坦言。

自救之外,还有向外求助于政府。此前,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捷蓝航空等众多航空公司CEO联名致信美国国会,呼吁当局尽快通过对航空业的援助方案。在25日通过的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中,就包括为美国航空业提供额外的25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以及为航空货运物流行业提供额外40亿美元的援救资金。

西捷航空所在的加拿大,也已经出台了一些经济刺激措施。当地时间24日,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休会的加拿大国会临时复会,讨论一项紧急资助计划,有望在此前820亿加元资助计划的基础上继续追加投入。不过,是否有针对航空业的补助,还未有明确说法。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作:陶凤、汤艺甜,原标题:《西捷航空裁员 廉价航空自救不暇》。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