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迪士尼”梦难圆,大连圣亚内外交困何时休?

困境背后,三大原因综合作用。

进入5月以来,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多事缠身。先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的问询函,其营业收入下降、资产筹措压力大、在建项目进度缓慢等问题被曝出。

5月27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就上述上交所问询函予以回复,其承认了包括镇江大白鲸魔幻海洋世界项目、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在内的四个在建项目,由于项目建设资金筹措时间较长、季节施工等因素,导致建设进度较原计划进展放缓或项目开工有所延期。

而在更早前的5月25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将延期至2020年6月29日。股东大会原定于5月30日召开,这已是年度第二次延期。而围绕会议延期问题,公司实际控制股东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连星海湾”)与股东杨子平、股东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就会议延期问题互持质疑态度,股东内部矛盾已经公开化。据消息人士透漏,大连圣亚内部股东斗争可能已经白热化。

5月29日晚,大连圣亚公告称其财务总监孙湘因个人原因离职。

拥有“蓝色迪士尼”之梦的大连圣亚,究竟怎么了?

当前局面背后,可能是内部不稳、内容不够、经营不善的综合作用。

内部不稳:董事会成员频繁变更,股东“缠斗”

内部不稳,动荡难免。此次股东大会再次延期,归根结底是股东矛盾的外化表现。

小股东大规模更迭董事会。根据大连圣亚发布的公告,大连星海湾作为第一大国资股东承认公司存在小股东大规模更迭董事会现象。大连星海湾表示,第一次股东大会延期是为了与各个股东进行充分沟通,但个别股东多次拒绝沟通,其为了保证上市公司经营管理稳定,反对小股东大规模更迭董事会,在资本市场上造成不良负面影响,因此大连星海湾拟将提请增加候选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和独立董事的议案,而大连星海湾作为全资国有企业,在审批流程上需要遵循相关规定,直接导致了股东大会延期问题。

据了解,5月25日,大连圣亚发布了第七届十三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审议通过了《关于再次延期召开公司 2019 年年度股东大会的议案》,该议案获得了董事会7票赞成、1票反对而正式通过,而涉事大股东大连星海湾与公司股东杨子平却对对方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杨子平认为,本次大连星海湾提出的延期理由是其提案的内部审批流程无法完成,而大股东仅因其内部流程无法完成就要求上市公司延期,是否是对大股东权利的滥用;董事会对大股东提出延期召开股东大会的要求一再予以纵容,是否对某些股东存在偏向保护等。而且,公告还显示,杨子平甚至还提出了罢免大连圣亚董事长、副董事长的议案。

事实上,围绕股东大会延期问题引发的矛盾,可以从大连圣亚股权结构、近两年董事会成员的频繁变动、实际经营者占股等多种情况瞧出一些端倪,隐患或许早已埋下。

公开信息显示,从持股比例来看,大连圣亚前十大股东多为小股东,公司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大连星海湾,其持股比例为24.03%,第二第三股东分别为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磐京稳赢6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比例分别为9.83%、5.13%,其余均为低于5%的小股东。

从股权变更情况来看,年报显示,2019年前十大股东中仅有大连星海湾、大连神州游艺城两大股东未发生股份变更情况,其它股东均存在股东增持或减持股份情况。此外,公开信息显示,自2018年以来,大连圣亚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陈荣辉、独立董事刘志良及董事于国红因工作变动原因提出了辞职,这直接印证了大连圣亚大股东大连星海湾所提的公司存在小股东频繁变更股权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信息显示,大连圣亚法定代表人为王双宏,董事长为王双宏,总经理为肖峰。从持股比例来看,董事长、总经理持股比例小,董事长王双宏所在的辽宁迈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仅为3.26%,总经理肖峰持股比例仅为1.91%,还是多次增持后的结果。

事实上,2019年11月底,大股东大连星海湾因下属企业融资租赁业务提供担保问题已经两度被司法轮候冻结,解冻时间将持续到2022年底。作为大连圣亚大股东的大连星海湾,因下属子公司业务担保问题而被司法轮候冻结,这是否对大连圣亚的资金能力造成了一定影响?具体还不得知,这两者之间或许存在一定关系。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对此表示,此次大连圣亚股东大会再度延迟,对市场释放了一个不太好的信号,既不利于企业自身形象,也会影响企业对外投资发展,影响资本市场的信心。

林焕杰分析认为,围绕此次股东大会各股东之间相互发生的“缠斗”现象,说明企业内部组织架构出现了一些问题,只有尽快解决,才能谈得上企业的发展。

内容不够:核心IP不强,品牌受制

内部不稳,已经为企业的发展埋下了隐患,而内容不够,是大连圣亚发展不顺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大连圣亚在2012年实行战略升级,重金投入打造IP“大白鲸”,进行“大白鲸”系统的创建、应用与延伸。根据介绍,“大白鲸”IP上游为海洋主题原创儿童文学,中游为主题动漫、影视及衍生商品等,下游以模式轻重落地室内主题乐园、新型文旅综合体、室外大型主题公园等多元产业跨界联盟的全产业链多产品生态圈构成。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大白鲸”IP自问世以来,不管从IP内容影响力还是从收入构成来看,大连圣亚IP“大白鲸”并未取得实质性效果,到现在没有形成一个爆款IP,处于有IP但无明显特征的尬态,大白鲸IP仍然局限于儿童图书领域。

核心吸引物不够,企业整体品牌不强,通常情况下,较为直观地反映在门票收入上。与大连同行企业海昌海洋公园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海昌海洋公园”)相比,大连圣亚相对逊色一些。拿2019年的门票收入来看,大连圣亚不但没有上升反而出现下降情况,处于相对弱势状态。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海昌海洋公园门票业务收入增加约52.3%至约人民币19.41亿元,非门票业务收入增加约82.7%至约人民币8.61亿元,而大连圣亚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仅为3.19亿元,同比下滑8.32%。

品牌影响力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认为,大连圣亚走到今天,主要问题在于品牌影响力。在他看来,一个海洋公园核心吸引物不够,品牌影响力不强,会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直接或间接影响公司的投资能力、资金回收能力、企业造血能力,最终影响企业的竞争力。

从企业扩张层面来看,大连圣亚扩张之路并不顺遂。据了解,大连圣亚相继在江苏镇江、辽宁营口、千岛湖、海南三亚等地,建设投资大白鲸海洋馆,问题在于,企业在扩张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有未能协调好企业扩张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有资金紧张出现的项目进度缓慢、延迟开工问题,在执惠看来,主要原因在于企业资金能力出现了问题。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除了企业本身的融资能力以外,也与企业运营能力有直接关系。从近三年年报数据来看,大连圣亚营收能力存在一定问题,除了2017年有增长之外,2018年基本没有变化,2019年出现了营收下降情况。其财报显示,2017年大连圣亚实现营业收入3.45亿元,同比增长 14.60%;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0.84%;2019年大连圣亚主营业务收入3.02亿元,同比减少4.34%;其他业务收入1693.76 万元,同比减少47.38%。

值得一提的是,业界对大连圣亚的项目选址抱有较大疑虑。据了解,大连圣亚的大本营为大连,其次为哈尔滨,其余项目布局在辽宁营口、江苏镇江、海南三亚、千岛湖等三四五线城市或知名旅游目的地。从经济发展状况来讲,江苏镇江、辽宁营口显然不是海洋主题公园的首选,不具备支撑项目运转的人口基数。而在知名旅游目的地三亚,其选址位于较为偏僻的崖州,不仅地理位置不利,还需要面对在地理区位上占有优势的三亚海昌梦幻不夜城、三亚亚特兰蒂斯、富力等文旅项目的竞争。

经营不善:抗风险能力弱,营收模式单一

内容不够,已经成为了企业发展扩张的制约因素,而经营不善,也是大连圣亚出师不利、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

官方信息显示,大连圣亚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建设、经营水族馆、海洋探险人造景观、游乐园、海洋生物标本陈列馆、船舶模型陈列馆、餐饮、营业性演出、水生野生动物驯养繁育(展览展示)、水生野生动物经营利用(展览展示、驯养繁殖展演、科普教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观赏)。目前,大连圣亚在重点打造品牌名称为“大白鲸世界”的第五代海洋公园。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表示,站在优势层面来看,在海洋主题公园的市场容量上,目前国内一般主题公园已经有300余个,市场容量相对有限,而动物园、海洋主题公园共计80余个,具有成规模发展的优势,市场对海洋公园体验观赏意愿强。对于大连圣亚来说,这意味着机会,也是进行规模化扩展的基本背景。

站在劣势层面来看,在同等体量下,海洋主题公园相对于其它主题公园来说经营成本高,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海洋主题公园的看点主要有海洋动物与海洋生物,无论是否受其它因素影响,均需要承担海洋动物正常保育工作、设施设备维护、饲养员正常工作开展等事项,还需要面对海洋动物生病或死亡威胁等不确定情况。此外,海洋主题公园还容易受台风、季节等因素的影响。

2019年大连圣亚第三季度营收收入受到了台风的较大影响,直接影响了企业全年的营业收入。大连圣亚在最近回复上交所时称,因超强台风“利奇马”影响,2019年第三季度入馆人数比同比减少6.03万人,对主营业务收入影响金额约707.23万元,占母公司三季度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去年减少1031.22万元的69%,占公司全年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去年减少1367.64万元的52%。

与此同时,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对公司营收带来了重创。年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大连圣亚实现营收1110万元,同比下滑74.93%;净亏损2395万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81.24%。

此外,大连圣亚还存在经营模式单一、收入来源单一的问题,主要仰仗门票收入,门票收入占比超过80%,而门票收入的下降现象在多个景区愈演愈烈,抗风险能力较弱。2019年,大连、哈尔滨地区门票收入均有所下降,年报显示,大连地区主营业务收入减少1030.69万元,减少幅度4.24%;哈尔滨地区主营业务减少341.84万元,减少幅度4.77%。而主营业务的下降,受不可控因素的影响较大。除此以外,2019年大连本地市场竞争白热化,价格战愈演愈烈,资源竞争激烈。

综合来看,大连圣亚以门票为主营收入的单一经营模式面临多重考验,不仅需要应对刚性成本支出大的事实,还需要面对天气、季节、疫情等不可抗力影响。因此,需要加强产业链多元化发展,多元化多业态布局,尽可能减少风险带来的损失。

重压之下,大连圣亚如何挺过难关

2020年春节,疫情的意外到来为文旅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如何挺过难关,对深处漩涡之中的大连圣亚尤为重要。

从大连圣亚确定的目标来看,2020年的目标为争取不亏损,也存在年度利润指标阶段性下降的可能性,并提出了争取2020年内开业三个第五代海洋公园项目的目标,从文旅行业发展的大背景来看,这个目标并不低。事实上,挺过2020年是一个短期目标,而解决企业发展所面临的深层次问题才是关键。

事实上,围绕股东大会延期出现的股东纷争,既与公司股权结构、权利分配有关,也与企业自身发展状况相关,这是长期累积的结果,除非采用非常手段,否则短时间内解决的可能性相对较小,大连圣亚需要时间来回应。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认为,要解决大连圣亚的困境,需要从内部和经营两个方面着手。首先,需要解决内部问题,只有内部统一,才能谈得上企业的正常发展与运营;其次,在解决内部问题后,确立可行的经营目标,采取一切经营措施(合法)来促进营收。林焕杰强调,对大连圣亚来说,在没有明确的信号出来前,企业不可盲目扩张,盲目投资。

据行业内人士预测,受疫情影响,文旅行业要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大致需要1年左右时间,文旅作为非刚性需求的行业,市场出现报复性增长的可能性并不大。此外,大连圣亚也预测,2020年市场竞争较以往年度会更加激烈,特别是疫情过后旅游市场的恢复也需要时间,针对有限客源的争夺战也会愈演愈烈。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