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园四年三闯IPO,强敌环伺之下何以续命

迪士尼、欢乐谷等周边城市主题公园挤压着恐龙园的发展空间。

7月24日,2018年主板上市被否的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恐龙园”)再次提交了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此次申报IPO,恐龙园将保荐机构由安信证券更换为中信证券,以求增加过会概率——中信证券亦是另一家创业板拟上市企业天元宠物申请主板IPO被否后改选的保荐机构。

为了顺利上市,恐龙园控股股东龙控集团还将东方盐湖城、龙汤温泉、迪诺大剧场等资产剥离,以解决2018年首次上会时被质疑的同业竞争问题。但此次上市,恐龙园依旧充满不确定性。自两年前申请主板上市失利以来,恐龙园收入增长缓慢,毛利率下滑也压缩了其利润空间,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同时,来自迪士尼、欢乐谷、方特以及海昌海洋公园等周边城市主题公园的竞争,也挤压着恐龙园的发展空间。

屡次不顺的IPO

恐龙园从事以恐龙为主题的主题公园的建设与运营,于2000年7月由常州地方国资控股的单位共同出资成立,股东主要有常州新旅、常州国旅、常州财政局、常州信托和常州证券等。2011年,恐龙园完成股份制改革,其国资单位的持股交由龙控集团,并引入弘毅诚科技、业缘投资及淡水河投资等多家投资机构。

次年,有资料显示恐龙园拟进行IPO。2012年12月18日,江苏省生态环境厅网站发布《关于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上市环保核查情况的公示》:恐龙园“以《关于申请上市环境保护核查的请示》(常新龙园〔2012〕17号)向我厅申请上市环境保护核查”。不过,相关传闻最终不了了之,2015年9月,恐龙园在新三板挂牌。

与很多打算主板上市的企业一样,在新三板挂牌只是一个过渡,2016年10月证监会受理了恐龙园拟于上交所上市的资料。在经历中止审查后,恐龙园于2018年3月26日上会。恐龙园的首次公开发行申请,因控股股东龙控集团旗下有多家休闲旅游资产涉嫌同业竞争,上市前转让恐龙人酒店的交易以及现金交易比例过高等质疑而被否。

2019年8月-9月,恐龙园的控股股东龙控集团将旗下的东方盐湖城、东方盐湖城酒店以及龙汤温泉等旅游休闲场所无偿转让给新北区人民政府,以此来剥离同业竞争资产;同时,恐龙园接受了中信旅游的增资,以改善公司的资产结构。

在引入新股东,改善同业竞争问题后。2020年7月,恐龙园继IPO中止审查、主板申请上市被否后,在四年内第三次提交了招股书,此次恐龙园选择申报创业板。

卖出又买回 酒店资产促营收增长

2018年恐龙园首次上会时,除了被问及同业竞争问题,上市前转让恐龙人酒店住宿业务也引起了发审委的关注。资料显示,为了向游客提供住宿便利,恐龙园在2015年7月开始筹建酒店业务。但恐龙园大股东关联方管理的“道天下”休闲养生旅游度假区也经营住宿业务,为避免同业竞争,恐龙园在2016年9月将上述筹建中的酒店装修装饰工程,按账面投入成本转让给关联方恐龙城实业。

虽然在转让时恐龙人酒店还未投入运营,不过恐龙人酒店为去恐龙园的游客提供住宿,在业务上存在高度依赖。出让恐龙人酒店给关联方后,恐龙园经营的独立性又遭受质疑。发审委在2018年恐龙园首次IPO审核时,要求恐龙园说明恐龙人酒店住宿业务与恐龙园业务的关联性,转让恐龙人酒店是否影响业务独立性。值得一提的是,恐龙园在此前的申报稿中称:转让后,公司不再参与酒店的装修、开业和后期的经营管理。该转让为真实转让,后续公司不会再将该酒店转回。

在首次IPO失利不到半年,恐龙园的一番操作自食其言。2018年8月,恐龙园以720万元的价格回购了恐龙人酒店,而两年前出售恐龙人酒店的交易价格为1327.80万元。回购后,恐龙园不仅将恐龙人酒店的收入合并到财务报表中,还追溯调整了2017年的营收与利润。

2017年-2019年,恐龙人酒店实现收入2927.98 万元、3359.87 万元与 4911.96 万元。虽然恐龙人酒店的收入在恐龙园总营收中的占比不足10%,但却为恐龙园提供了重要的营收增长。若除去恐龙人酒店收入的贡献,恐龙园2019年的总营收较2016年相比仅增长了42.45%,同周期,国内在线周边游的市场规模增长了近一倍。

行业竞争加剧 恐龙园缺乏核心竞争力

自2009年上海迪士尼项目获批,国内主题公园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开工建设。截至目前,除上海迪士尼、常州恐龙园外,国内已形成了多个主题公园体系:有在全国布局欢乐谷、锦绣中华等主题公园的华侨城;有在全国布局以海洋为主题的海昌控股;还有根植中东部的华强方特。与以上公司相比,恐龙园无论是在主题公园数量上,还是在地域布局上都明显落后。

在恐龙园主要的客源地江浙沪,就有多家主题公园与其竞争。除了在IP上处于无敌地位的上海迪士尼,还有主打惊险刺激的上海欢乐谷,以及消暑主题的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南通方特投入营业,芜湖方特已有较强的区域影响力。

与周边城市开设的多家主题公园相比,恐龙园在IP影响力、所处城市交通以及潜在市场规模上均不占优势。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无疑压缩了恐龙园的利润空间,其毛利率逐年下滑:由2017年的44.65%下降到2019年的41.46%。其实,恐龙园已意识到自身IP资源较弱的现状,此次IPO,恐龙园拟募集5430万元用于恐龙IP提升及文创开发项目,在总募集计划中的占比接近10%。

值得一提的是,与管理层相比,恐龙园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偏低,或将增加恐龙园核心人才流失的风险。在招股书中,恐龙园称印小强、虞炳、李华和倪燕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多年来一直从事与园区综合运营以及文旅产业创新创意服务相关的工作。

《投资者网》注意到,恐龙园副总工程师李华年薪仅有39.04万元,文科副总经理倪燕年薪为56.99万元,而恐龙园董事长沈波的年薪是478.89万元,董事、总经理许晓音年薪282.45万元;当年恐龙园董监高的合计薪酬为1599.91万元,沈波与许晓音二人在当期总薪酬中占比达到47.69%。就薪酬安排等问题,《投资者网》也向恐龙园方求证,不过对方未予回复。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让旅游业遭遇凛冬,主题公园为了快速恢复游客量,势必各显其能。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除了申报IPO外,增强自身竞争力,才是恐龙园生存发展的的根本。

*本文来源:投资者网,作者:吴微,原标题:《恐龙园四年三闯IPO 强敌环伺之下何以续命?》。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