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地旅游走热,但名山景区的日子还不太好过

如何提升应对危机的还手之力?

随着新疆最近宣布自9月2日起,自治区所有户外旅游景区(点)开放,同时恢复跨省(区、市)旅游,国内跨省游恢复进入一个新的市场局面,如果没有大的疫情反复,国内游市场恢复将进一步向好。

对不同文旅业态或项目来说,也将面临不同的恢复情况,诸如户外探险/运动、山地观光/体验等山地旅游领域将有更多的机会。

这背后不仅是游客对安全安心出游有更多诉求,也在于山地旅游正迎来更好的市场发展局面。根据《世界山地旅游发展趋势报告2020(版)》显示,山地旅游增长速度已超过旅游产业增长速度。另世界旅游组织也曾有统计提到,山地旅游已占全球旅游总量的20%,并呈逐年增加态势。

具体到中国,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约有1.3亿户外运动爱好者,这是山地旅游发展的巨大基础流量。疫情带给文旅供给体系改革的重要可见表现之一是,需要让亲近自然、体育运动、户外探险、康养等需求充分释放,这是后疫情时代山地旅游有望成为文旅业复苏突破点,以及未来增长点的重要因素。

不过,具体到拥有优质自然山水和在地文化资源的知名景区,在把握机会面前,尚难言乐观。

以最近公布的今年上半年财报为例,黄山旅游、峨眉山A、丽江旅游(玉龙雪山)、九华旅游(九华山)、长白山、张家界上半年营收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营收下滑,平均降幅超过70%,对应的是净利润大幅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黄山旅游亏损8842.42万元,九华旅游亏损3145.4万元,长白山亏损5775.85万元,丽江旅游亏损2411.96万元,分别同比下降152.60%、139.03%、145.93%、124.60%。

相比下,峨眉山A亏得最多,达1.3亿元,同比下降268.25%;张家界亏损幅度最大,达6159.55万元,同比下降846.21%。

这些较“惨”数据背后,自然有疫情直接冲击因素,客流归零乃至锐减导致企业入不敷出。而更深层次原因则在于景区的营收模式在抗御疫情这类危机时,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

景区过于仰赖门票,或景区内的大小交通收入等,不少上市景区营收模式相对单一,在游客量这一基本面受到冲击下,背后链接的门票、索道、酒店等收入整体受损。以峨眉山A为例,其公告称,受疫情、景区关停影响,公司游山票、索道、酒店、演艺、茶业等主营业务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在疫后复苏中,不少景区都需至少考虑两个问题:1、如何尽快复苏回血;2、疫情结束后,如何应对更复杂的市场环境。

疫情局势整体受控,形势向好,加上跨省游进一步恢复,以及景区峰值客流限制标准放宽等,知名景区在吸引游客尤其观光型游客方面,仍具备一定的竞争力,加上山地旅游相关消费需求的更多释放,名山景区在客流构成会有些许变化,也会面临新的机会,但更要看到在游客的整体消费需求发生变化的客观背景下,景区原有的产品供给会面临体量饱和度、丰富度越加不够的问题,在景区门票降价、游客体量微增长或不增长乃至减退的多重因素作用下,景区寻求转型突破,更为迫切紧要。

优质的自然生态环境、具备差异化突出的在地文化,是不少景区发展和做高山地旅游的重要基底,在这个基底上,如何深掘资源、打通资源,借助新的技术手段,基于新的产品研判逻辑,结合新的市场消费需求,来实现新的产品服务供给优化升级,是摆在不少名山景区的一道不小命题。

此题何解?

计划于今年在2020国际山地旅游联盟年会上颁布的2020“IMTA山地旅游奖”,集合了国际山地旅游联盟、执惠、头部企业机构和头部项目等各类产业资源,正希望对上述命题找到破题思路或路径。

“IMTA山地旅游奖”多个奖项的设置,背后映衬的都是山地旅游的发展要义,包括对较好平衡旅游开发和资源保护的产业机构进行梳理,提炼全球山地旅游发展精髓,寻求可供借鉴的开发模式,找到不限于名山景区重塑产品体系、盈利路径等的可能性,探索运营管理创新的突破路径,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目标下,为山地旅游的长远发展构建互利共赢的合作平台。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