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省级国资文旅康养集团诞生,旅游大省打造巨头掘金万亿产业

文旅康养,万亿蓝海,群雄逐鹿,生意难做。

第一家省级国资文旅康养集团,今天诞生。

10月16日,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更名为“云南省康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执惠也发现,前者的官方微信名称已由“云南城投集团”改为“云南康旅集团”。该官方微信16日发文提及“云南康旅集团”揭牌成立。

更名背后,是云南省打造文化旅游、健康服务2个万亿级产业的更直接、更清晰的“谋图”,而云南城投集团(为便于理解,下文继续沿用这一旧称)被定位为承载这两个产业的龙头企业。

更早前,云南省已将云南世博旅游集团、云南文投集团各49%股权划转给云南城投集团,实现“三巨头”整合。

文旅康养产业是宏阔蓝海,目的地、旅企群雄逐鹿,当前已隐有投资“大跃进”态势。而云南的“切切”之心,宏图愿景,云南城投集团能实现吗?

打造“一家独大”的巨头

云南城投集团的“命运”近一年多算是经历了多次起伏变动。

早在2019年7月,云南城投集团旗下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云南城投集团宣布与保利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拟参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1个多月后,保利集团高管卫飚担任云南省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混改有了实质推动。

云南省国企混改目标期限临近、混改双方在文旅、地产、土地与资金等方面的资源与利益互补,是混改主因。不过,变化来得也快。今年4月底,卫飚被免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等职务;5月14日,云南省国资委将云南城投集团50.59%股权划转注入云投集团,后者成为大股东,但实控人仍是云南省国资委。

这也意味着混改终止,保利退场。之后,云南城投集团获得政府注资30亿元现金,同时定位跃升至打造为云南省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2个万亿级产业龙头企业。

图片来源:云南网

云南城投集团新的发展走向已较为明显。

按官方说法,云南城投集团将获得现金注资(如上述的30亿元现金)、优质资产注入和低效资产剥离等支持。

一方面,云南城投集团的业务涵盖城市开发、大休闲、大健康和金融等,而地产和文化旅游是其中重要业务板块,其在文旅、康养的既有布局,以及掌握的大量土地资源,是直接的基础和可转化落地变现的关键,而云投集团成为其大股东后,内部自然也大概率将有同类资源或资产的划转注入、协同整合。

其实云投集团在旅游业务方面也早有布局,其控股的云南省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旅投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其旅游板块最重要的载体之一。

据公开信息,云南旅投公司主要承担云南省旅游产业投资主体和融资平台的功能,其主要业务涉及景区景点运营、旅游交通、温泉开发、旅游地产以及管理咨询等,旗下有多个景区、酒店等项目资源。其目前控股四家公司,包括大理旅游集团、西双版纳金孔雀旅游集团、云南旅务通科技有限公司和云南印象旅游股份有限公司。

同时,云南旅投公司和云投集团旗下的云南云投建设有限公司,在云南省内布局了多个旅游地产项目,多分布在版纳、瑞丽、曲靖和龙陵四地,不乏占地面积超过千亩的大盘。

一个细节,根据公开数据,云南旅投公司是云投集团旅游板块的绝大部分营收支撑,但前者的主要营收来自景点门票和旅游交通,问题不言而喻。

于此,总体来看,一方面,云南城投集团和云投集团目前都掌握有不少的优质文旅资源,但各自的业务拓展、成绩等都不突出,且问题不少,寻求业务与业绩突破是共同诉求与压力点;另一方面,双方的资源、项目等有不小的协同打通、整合运营的空间与机会,从扩大资产规模、盘活做优资产的角度来说,从省级层面来推动,实属正常,尤其对应到云南城投集团的最新定位,以及云南更迫切的文旅康养产业发展诉求。

这个诉求在今年9月更为明显。9月21日,云南城投集团官方微信信息显示,云南省将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世博旅游集团”)49%的股权、云南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文投集团”)49%的股权注入云南城投集团。

云南世博旅游集团和云南文投集团都是云南文旅产业中的头部企业,其中云南世博旅游集团被认为是云南本地最大的旅游企业,覆盖景区、酒店、旅行社、旅游交通、旅游地产等产业板块,其中在昆明世博园周边、五华区、官渡区以及省内腾冲、大理、丽江、建水等地区开发旅游地产,获取了一批优质土地资源;另旗下有上市公司云南旅游。云南文投集团则算是云南文化产业中最大的企业,其现拥有文投演艺、文投旅游、文投金融、文投影视、文投科创、文投教育、文投会展、文投珠宝和文投园区等9个业务板块。今年4月,云南文投集团计划投资100亿元,在昆明晋宁打造生活产业配套项目,合作内容包括城市更新改造、康养、文化综合体建设等。

这两家集团还有个共同点是属于云南与华侨城“央地混改”企业,华侨城分别持股51%,为控股方。

也就是说,在未改变云南世博旅游集团、云南文投集团控股权的情况下,云南省通过云南世博旅游集团、云南文投集团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整合,来进一步做大云南城投集团,将多个大体量单体组合成一个体量更庞大的单体,以一个相对“巨无霸”的载体来推动云南文旅产业发展,较直接可看到:1、多个大体量单体的整合,有助于推动各单体原来的资源、资金等进行整合,发挥资源集聚效应,并以一个更具资金资源体量优势的企业,来提升市场竞争力(包括与华侨城未来的业务协同或借力发展,也有一定空间);2、云南省做大做强文化旅游和健康服务产业的决心更加明显,云南城投集团成为直接的推动抓手。亦如官方所说,通过三家集团的协同发展,推动云南城投集团战略转型再上新台阶,为云南文化旅游、健康服务两个万亿级产业发展的提质增速注入新动力。

产业火热,生意难做

云南在文旅康养领域打造万亿产业的意图,已是“切切”之态。但愿景与落地,也自有距离。

文旅康养产业着实较火热。

一个关键因素是文旅康养确实处于较好的市场环境。

人口老龄化加剧,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33年前后中国老龄人口将翻番到4亿,到2050年,中国将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有数据显示,美国大健康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17.8%,加拿大、日本等国也超过了10%,而我国仅占4%至5%,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政策叠加,2016年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超过8万亿元,到2030年达到16万亿元。

而疫情影响,也将对文旅康养产业发展有推动作用。

诸多企业尤其是房企也在抢滩占位。参考看两个数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前10个月全国多个省市相继签约布局康养类文旅项目,数量超30起,协议签约总金额高达4000亿;今年上半年,国内各地(涉)文旅康养项目签约与投建,概算投资金额超过1115亿元。其中多数为文旅康养地产项目。有些文旅康养投资“大跃进”的意味。

另执惠大致统计,今年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百强房企中,前20强房企已多数进入文旅康养领域,布局有项目,包括恒大、碧桂园、万科、保利发展、融创等,主要区别在于当前业务体量、投入程度及计划有不同。20强房企中,至少有恒大、保利发展、绿地、龙湖、荣盛发展、金科地产成立了专门的文旅康养业务公司。

从房企布局的文旅康养项目区域来看,山东、云南、四川、浙江和海南等区域较为突出,背后大致对应的是较好的交通区位条件,较优质丰富的自然资源、旅游资源等。

不管从旅游目的地竞争,还是推动文旅产业发展,以及促进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文旅康养产业视为云南的重中之重,也不为过。

另一重背景是,新基建、内循环、地方经济提振复苏,不少地方的选择是投资拉动,进而带来投资热潮。比如云南未来的投资计划超过5万亿元,涉及项目超过500多个,今年计划完成投资4400多亿元。

这些投资如果要落地,一方面要大力推动招商引资,另一方面是“自投”或先投进而拉动招商引资,于此地方介入国企运营的积极性更高,推动内部企业强强联合,既寻求资源、资产整合做大、优化,也寻求强控企业和资源,形成龙头企业,有能力落项目,也有能力“抢资源”等。

核心问题在于云南城投集团成为本地文旅康养“寡头”后,能否扛起云南的殷殷托付?

云南城投集团还有不少待解的难题。

因高速扩张及运营管理等问题,云南城投集团一度债务高企。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云南城投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53.34亿元、383.29亿元和358.22亿元;同期,其主营业务毛利润分别为136.75亿元、113.37亿元和104.75亿元,毛利率逐年下滑。

另外,云南城投集团2017年-2019年及2020年3月,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7.36%、76.59%、79.87%及80.23%,整体呈走高趋势。

频繁发债是云南城投集团应对措施之一。不完全统计,其今年1月、5月成功发行两笔公司债,累计发行金额50亿元;8月12日,拟发120亿元公司债券已获受理;9月21日,其拟发行10亿元超短融,而其前九月超短融累计已达15期。其募集说明书曾提到“今年到期债务为666.68亿元,存在短期偿债压力”。

上述30亿元的注资,云南世博旅游集团、云南文投集团股权的划转注入,对云南城投集团缓解资金问题应有帮助。但一时纾困后,云南城投集团如何将更大体量的资源、项目与资产盘活运营,优化做强,则更为关键。

成为更大的巨头后,一方面,云南城投集团可调配资源、资金,以及继续获取资源资金的能力都市顺势加强,市场竞争力也有助得到提升;另一方面,对其操盘运营能力要求也更高。

不少文旅康养项目(多是康养地产属性)规模大、设施全、业态多,巨量资金投入,但开发回报周期漫长,资金沉淀期长;同时要求对文旅项目精细化操盘运营能力,尤其文旅康养项目更强调文旅康养产业的构建与支撑,其难度相比一般文旅地产项目更胜一筹。这两个问题如果未能有效解决,互为牵绊,增加循环负作用。

参考一组数据,云南城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2019年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44、1.32、0.99;同期速动比率分别为0.29、0.19、0.10。这些反映出,一方面,云南城投的资产流动性和资产变现能力都还较弱;另一方面,这个能力在近三年还不断走弱。

该上市公司是云南城投集团的核心资产之一,也是该集团旅游地产业务的重要载体。

窥斑见豹。而云南康旅集团会带来新的气象吗?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