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和遗产跨界共振,遗产酒店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酒店“新物种”助力新时代文旅融合与乡村振兴。

如何赋予一座建筑永恒的生命力?文化或许是一个好答案。

2020年,文旅行业经历了暂停与重启。经济“内循环”带来新的希望,中国之美、乡村之美被更多人关注和感知。其中,以古建筑群或乡土建筑为主体的文物保护单位不断涌现,与其相关的历史文化名村和传统村落等保护体系也持续建设,遗产酒店由此崛起。

在传承中延续,在保护中重生。乡村建筑遗产值得被进一步发掘,而遗产酒店的出现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作为历史文化的特殊载体,遗产酒店不仅实现了对建筑遗产的活化利用,也在遗产资源的升级、传承与资产价值提升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不过,相比欧美、东南亚等地的成熟发展,中国的遗产酒店尚处于起步阶段,政策背景、开发模式、运营策略及综合价值都有待更深入的探索与实践。

基于此,由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主办,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历史村镇专业委员会、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大地风景文旅集团、北京执惠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承办的第二届乡村遗产酒店大会,将于2020年11月20日(星期五)在北京首钢园举办。

大会将聚焦乡村遗产的传承与活化利用,探索乡村遗产的文旅振兴道路,让村落中的文化遗产在新时代焕发全新活力。

酒店“新物种”价值几何?

在许多国家,遗产酒店早已不是一个新鲜概念。

坐拥丰富的城堡、宫殿、庄园、修道院、狩猎屋等历史建筑资源,使欧美、东南亚、印度等国家和地区成为近百年来遗产酒店的主要聚集地。目前,欧美地区的遗产酒店已迈入成熟发展阶段,部分国家甚至成立了专门的遗产酒店组织,专注于古建保护、改造利用以及遗产酒店推广。

而目前在国内,遗产酒店仍算是“新物种”。2006年丽江悦榕庄与2008年北京颐和安缦酒店相继开业,开始了遗产酒店的探索进程。

据浩华管理顾问公司数据,截至2018年国内已有近30家遗产酒店,其中涵盖了保护性历史建筑遗产酒店、遗产地酒店以及工业遗址建筑基础上改造而成的酒店。按城市分布看,目前国内知名的遗产酒店多分布于经济发达且历史文化丰富的一线或新一线城市,小部分坐落在高知名度的遗产目的地。

作为酒店业态中的新品类,遗产酒店因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不可复制性而备受业内青睐。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曾表示:“对于遗产和酒店的探讨,其实是在讨论包括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在内的文物保护,如何在当下发挥它的作用。”

第二批中国乡村遗产酒店示范项目征选发布会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

新时代的文旅融合背景下,遗产酒店为历史建筑带来重生机遇,使“凝固的艺术”再续生命力。

2016年以来,国家文物局相继出台了《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文物建筑开放导则》等文件,关于文物建筑的经营服务功能,文件提出“民居古建筑和住宅、工商业等功能的近现代建筑,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可作为小型宾馆、客栈、民宿、店铺、茶室、传统工艺作坊等经营服务场所,发挥服务功能”。

有了初步的政策护航,遗产酒店的更多价值得以持续释放。

站在文旅业态创新的角度看,遗产酒店作为国内酒店新品类,拥有其独一无二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内核。同时,遗产酒店天然具有旅游资源属性,酒店文化、住宿体验能够与周边其他旅游资源有效衔接。在游客个性化、体验化的出行诉求越来越强烈的基础上,遗产酒店也更易实现“酒店即目的地”的创新模式。

而从品牌营销的角度来看,遗产酒店背后的文化符号形成了独特的内容优势,进而提升酒店的品牌竞争力。中华传统文化与创新、小众住宿体验的碰撞中,也使其具备了在短视频渠道与社交平台上广泛传播的“网红”属性。

近年来,执惠联合创始人周龙密切参与遗产酒店项目。在他看来,遗产酒店具有打造为国际化品牌项目的潜质,另一方面也有成熟的国际对标发展路径,遗产酒店将成为乡村振兴和老旧街区发展升级的重要政治抓手,可进行资产评估的住宿新品类,同时也将成为传播和提升当地历史文化内涵的新标杆。

探路乡村遗产酒店发展前沿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中富有地域特色与历史文化的建筑越来越少,其保护压力与开发难度与日俱增。而当前乡村的历史建筑的保护性开发日益受到重视,乡村市场成为发展遗产酒店的新蓝海。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中明确提出,历史文化名村、传统村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特色景观旅游名村等自然历史文化特色资源丰富的村庄,是彰显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规划》中还提到推进乡村文化繁荣兴盛八项重大工程,其中包括了对古村落、古民居保护利用,吸引社会力量实施“拯教老屋”行动,开展乡村遗产客栈示范项目,探索古村落古民居利用新途径,促进古村落的保护和振兴。

然而,在真正落地开发的过程中,遗产酒店仍有诸多挑战待破局。

首先,遗产酒店项目立项的路径和政策支持相对不够明确。以普通的乡村民宿为例,与遗产酒店相比,乡村民宿在选址定位与房源获取等方面难度较低,但仍需与乡镇当地三产、工委、农办等政府部门沟通对接,明确项目落地的合法性及有无相关政策扶持与补贴。而在遗产酒店这一特殊的新品类上,严格保护并依法办理报建等立项审批路径将更加严苛。

其次,遗产酒店的评选标准化与个性化运营的协同性较弱。遗产酒店评选的专业标准要外化成大众能感性认识和判断的调性,让遗产酒店与民宿、度假村等文旅非标住宿进行区分。

专家在乡村遗产酒店进行实地考察和讨论

此外,遗产酒店项目的综合效益仍需提升。随着遗产酒店的不断发展,部分投资方与运营方过于追求其经济效益,以传统酒店的经营水平计算遗产酒店的投入产出比,而这些企业忽视了项目的特殊性。

需要明确的是,遗产酒店首先是历史文物,其次才是经营场所,多数不具备流通性,也无法作为单个文旅项目计算经济收益。不过,作为历史建筑文物,遗产酒店有机会在地方政府对老城区及古村落的开发与申遗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成为当地的文化锚地。因此,衡量遗产酒店的价值需从文化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等多方面进行综合考量。

乡村遗产酒店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还将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2020年11月20日(星期五),第二届乡村遗产酒店大会即将启幕。大会由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主办,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历史村镇专业委员会、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大地风景文旅集团、北京执惠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承办,北京首钢园提供免费场地赞助。

届时,国家文物局副局长、ICOMOS China理事长 宋新潮,国际旅游研究院院士、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 吴必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兼副总规划师、中国文物学会历史文化名街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霍晓卫、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副主任 张杰、执惠联合创始人 周龙等20+知名行业专家与企业代表将共聚大会,怀抱历史敬畏与人文关怀为遗产酒店发声,理解和践行“以文促旅,以旅兴文”的发展理念,向社会展示和提倡合理的乡村景观遗产资源利用方式。

据悉,大会将分为中国乡村遗产酒店示范项目推荐工作总结、现场授牌、主题演讲、圆桌研讨等多个环节。大会结束后,还将为乡村酒店品牌与其他行业跨界合作搭建交流平台,举办包括行业专家、各地文旅局、文旅集团和投资平台等嘉宾在内的闭门晚宴。

聚焦历史建筑保护性开发,解读乡村遗产酒店价值,积极践行国家乡村振兴事业,推动新时代文旅融合。第二届乡村遗产酒店大会,即将启航!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