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年关旅企之殇:出境游批发商九州风行北京总部大量员工离职

九州风行们,还能挺多久,又该如何为之?

2020年疫情阴霾还未完全散开,又有旅企前景蒙上阴影,大量员工离职。

执惠近期独家获悉,11月12日,北京九州风行旅游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风行”)总部120名左右员工中,约80名员工全部签署离职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涉及总部职能部门和销售部门,员工只保留管理层。

他们是被“劝”离职的。

有多位九州风行离职员工告诉执惠,早在10月27日就接到公司通知,要求11月12日全员复工,开拓国内游新业务,但等来的却是集中劝退。不过他们情绪比较“平稳”,因为心里对此或已有些准备。

据公开信息,九州风行成立于2006年,如果算上1999年在哈尔滨旅行社的业务,迄今已有14年-21年的历史,是一家出境旅游专业批发商,主要从事出境旅游的批发、零售业务。公司主要产品线路包括俄罗斯出境、欧洲出境、马尔代夫海岛游、美洲出境、中东出境、东南亚出境等,曾被列为出境游五大批发商之一。

九州风行曾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15个月后终止挂牌。

曾经的高光、起伏,在疫情之下都显得不那么重要或显眼。更多的阴影之下,出境游恢复尚无定期,九州风行们,还能挺多久,又该如何为之?

通知全员复工,最后大量劝退

疫情发生后,九州风行一直“扛”着。

离职员工王杰告诉执惠,疫情爆发后到离职前他陆续接到九州风行5次延期复工通知,前4次分别为延期至2月29日(复工)、3月31日复工、5月6日复工、10月10日复工,第5次为10月14日通知“推测复工或将延迟至明年”。这让王杰觉得不确定性始终暗涌,希望虽渺茫但也一直存在。

他还透露,疫情期间九州风行按北京最低工资标准(2200元/月)的70%,也就是每月1540元发放员工工资,并继续缴纳五险一金。这也多少说明公司也还希望留住员工,等待复工,对出境游的恢复存有一些信心。

员工也在等。王杰透露,自疫情爆发到11月12日前,九州风行北京总部仅有5名员工主动离职,多数人还是抱有对公司复工的期待,但每月1540元的工资并不足以支撑起员工的基本生活需求,有一些人回老家考公务员,还有人选择外卖员、房地产中介、4S店销售等工作兼职做短暂过渡,其中公司的一位总监和一位经理选择了当网约车司机。

李明是九州风行的一名销售,11月12日离职前选择兼职做外卖员,“实属无奈。”他不愿放弃手上近5000名客户的资源,但1540元的工资无法在北京支付房租满足温饱。

进退摇摆,直到10月27日,九州风行对员工发布了一份复工通知,通知显示,因新冠肺炎对全球影响仍然持续,多国疫情还未得到有效控制,但国内疫情目前趋于稳定,故公司领导层开会研究决定,带领大家开拓国内板块新业务,并决定自2020年11月12日全员正常复工。通知还提到“旅游业进入前所未有的艰难局面,大家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但王杰和李明都没想到,返工当天,北京总部除去管理层外的约80名员工全部被领导劝说离职。

(九州风行的复工通知。受访对象提供)

受访对象提供的离职协议显示,离职员工的工资发放到今年12月31日,五险一金缴纳至2021年2月。有离职员工透露,九州风行的领导也向员工承诺,如果复工会优先召回前员工。

王杰是离职员工之一。他说,离开自己耕耘了近4年的出境游行业,这个准备早已做好,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心中难免五味杂陈,离职后短时间内不会再从事旅游行业,未来倘若出境游复苏、也要综合考虑是否重返。最近他已做出选择,入职了一家家装设计公司担任销售。

他透露了一个细节,当天“劝退”现场,多数员工的情绪(看上去)都比较平稳,也较快签了离职协议,应该是大家都做了一定心理准备。

李明就表示,这次离职“心里的巨石算是放下了”,可以安心回老家了。

(九州风行员工离职协议。受访对象提供)

受访的九州风行多位员工表示,公司可能是“扛不住”了,“员工心里都清楚境外疫情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也清楚公司的现状。”

10月21日,文旅部发布通知提到明确暂时不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出入境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这给出境游恢复蒙上阴影。

谈及对出境游走向的预估,九州风行一在职高管表示至少2022年前出境游都无法完全恢复,就算恢复也需要一段时间“疗伤”,即便有报复性出境游,也很难在短期达到原来的水平。

有离职员工给执惠算了一笔账,九州风行北京总公司加上广州、上海分公司共300余名员工,按每人每月发放1540元工资并缴纳五险一金算(该员工称疫情期间分公司员工发放工资标准与北京总部员工一致),一年的费用大几百万元,如若继续带薪养人,将可能导致疫情结束后公司没有充足的启动资金,拿不到航空资源和地接资源,意味着失去了核心竞争力,这对一家境外游批发商来说是“致命”的。

还有离职员工表示,疫情爆发后九州风行也采取过“软着陆”的方式自救,比如为保证员工工资正常发放,5月份办公场地就已退租,并与俄罗斯当地的彩妆、食品商店合作,与欧洲部分国家的保健品、红酒商店合作、号召员工在微信小程序上进行销售,但效果不佳,仅维持了近三个月便已少人问津。

有员工透露,九州风行上海分公司疫情前约有80多名员工,疫情期间部分员工离职后剩下50人左右,上述现还有30多人,广州分公司员工离职情况尚不明确。

走不通的自救之路?

出境游恢复较长时间里指望不上,转战国内游,行不行?

九州风行10月27日复工通知提及11月12日复工开拓国内板块新业务,是真有此计划,还是为了让公司全员顺利回到公司以便集中“劝退”放出的“烟雾弹”?包括王杰、李明在内的几位受访离职员工,表示难以判定。

疫情期间曾有业内专家提出,中国出境游需求将持续转为国内游,预计2025年中国国内游人数将达100亿人次,到2030年,将进一步超过150亿人次。对此,上述九州风行高管表示,站在出境游批发商的角度,这个数字虽然很可观,但对九州风行而言并不乐观。

在其看来,大致有三个主要因素:

其一,处于产业链上端的境外游批发商转型国内游缺乏产品力,资源优势较弱。当前的国内游市场趋于饱和,僧多粥少的状态下,供需不平衡,只有做出真正市场叫座的产品,形成足够的产品力,才有能力承接住境外游回流的这部分客群。但做出好产品并非易事,以机票来说,同一家航空公司的国内外机票销售部门有明显的界限,与已经深耕国内游多年的旅行社相比,九州风行缺乏国内航司的国内机票资源,在机票价格、地接(酒店和景点门票)价格、购物返佣等方面都相对不占优势。

其二,国内旅行团利润相对低。其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之一是成团困难,对比机票价格,国内游倾向于灵活控票,先攒够成团人数,再由旅行社采购机票,人数越少成本越高,这就导致机票价格不可控,浮动较大,利润降低;而出境游批发的操作方法是,根据过往的销售数据及对未来市场销售情况的预测,统一提出采购计划,机票中心统一进行采购,向航空公司预先提交季度或者年度的机位预定数量,保证公司在淡旺季都可以拿到充足的机位及享受优惠的价格,来实现低成本、规模化运作。同时,公司还根据市场的热点,单独或者联合其他旅行社进行包机运作,与国内国际各大航空公司签署全年包机、包位合同,早早地就把控好了成本。

另据华程国旅(原华远国旅)负责某一城市销售的员工向执惠透露,公司受疫情形势所迫转型国内游,尽管自己现在售卖的线路包罗全国各地,但仍旧一个月只能收客5人左右,而与往年同期境外游收客情况对比,自己在该区域市场旺季一个月能收客300多人,淡季也在100人左右的水平。

其三,品牌力不足难以吸引客户靠拢。to C的组团社在向上寻找线路产品时更认准业内口碑好的批发商品牌,新入局的批发商则没有多少优势。这样一来,即便九州风行转向了国内游市场,也将可能面临着付出高昂人力成本的同时收客量少、利润低迷的不良循环。

出境游恢复难、转战国内游也难,“劝退”员工、止损并控制成本,“休克式”疗法保存一定资源实力,继续“干等”出境游恢复,成为无奈之选。

起伏、落寞和阴影

九州风行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2015 年,九州风行将原本在哈尔滨开展的“俄风行”旅游业务并入现在的公司,此后其业务重心从哈尔滨转至北京,公司引进了同程、途牛等在线旅游公司的批发业务,业绩突飞猛进,营收在一年中暴增近62倍。根据九州风行2015年财报,当年其营收17.68亿元,同比2014年的2820万元增长6170.49%;净利润更是高达7238万元,同比2014年的10.34万元增长69902.71%,其业绩到达一个峰值。

2016年,新组建的九州风行团队与天津涌石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签署对赌协议。包括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扣非)后分别不低于8326万元和9575万元,并约定九州风行在2016年实现新三板挂牌,2017年启动主板上市。

2016年9月,九州风行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同时寻求短时间内业务的迅速扩张,在机票资源上,其与国内国际各大航空公司签署全年包机包位合同,其中与马尔代夫国家航空签订了7年航线包机运营权。由于业务扩张以及完成对赌协议的需要,员工数量从2015年末的 386人迅速增至917人。

但业绩境况不佳。2016年九州风行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4639万元,同比下降35.91%,对此九州风行曾指出,主要原因为:1、公司采购的资源和发客人数较上一年度有所增长,收入增高;2、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中涉及欧洲及菲律宾线路,因欧洲爆恐事件持续、菲律宾“南海仲裁”事件等因素影响,部分线路利润下滑,使得报告期内毛利率整体小幅下降;3、业务人员的增加及薪资调整导致费用增大、净利润下降。

2017年九州风行裁员156人,减少的人员为销售助理和操作助理以及实习生,虽公司表示这次裁员仅是为了提高系统使用效率和现有人员的工作效率,未对公司业务造成影响,但联系上述对赌协议,不难发现裁员亦可能有缩减支出的意图。

2017年12月13日,九州风行宣布终止其股票挂牌,正式告别其维持了1年零3个月的新三板之旅。

有些颓势的九州风行,在2018年遇到一个转折点。

俄罗斯市场是九州风行彼时重点布局领域,王杰和李明都透露,俄罗斯线路一直是公司仰赖的拳头产品。九州风行此前的公开招股书也显示,九州风行营收的64.64%都来自于以俄罗斯为主的欧洲旅游项目,金额达到11.29亿。2017年,九州风行在北京、济南、西安、天津、重庆、福建等多个城市迅速启动俄罗斯专线包机,拟冲刺主板上市,同时开启了目标为1.76亿元的定增,募集资金主要为新增的俄罗斯和马尔代夫专线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而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假票门事件(3500张假票流入中国)给了九州风行“一击”,据俄媒报道,数名身份不明的人士从九州风行“卷”走了110多万美元。

当时在职的王杰透露,彼时公司正值加大布局俄罗斯旅游市场之时,专门定制了俄罗斯世界杯观赛团产品,众多中国球迷参团,该事件对公司业绩和品牌形象皆造成了一定损害。

腾邦国际瞄准了风雨飘摇中的九州风行,大举收购计划。

2018年7月17日,腾邦国际发公告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的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九州风行全部或部分股权,收购完成后,九州风行将成为腾邦国际全资或控股子公司。但因九州风行财务投资方较多,交易各方利益诉求不一,最终未能对交易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最终停止收购。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导致收购失败的直接原因是九州风行董事长韩铁想要现金来缓解世界杯假票损失之痛,而腾邦方面希望是现金+股份。

有九州风行知情员工透露,此次收购告吹后,九州风行的资金缺口难以弥补,其董事长韩铁无奈将私人财产抵押。不过这一信息暂未得到韩铁本人确认。

该员工还透露,在出境游批发商与组团社交易的过程中,存在着规模大的一方掌握话语权的现象,这些比较大的旅行社基本上是月结团款。回款本就困难,加之疫情对旅游全产业链予以一拳重击,目前九州风行仍有大批团款尚未收回,据称金额超过3000万元。

执惠26日查询企查查信息发现,韩铁在今年9月3日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消费。执行标的超过2247万元。

11月12日大量员工离职,九州风行再添阴影,命运来到新“关口”。

(文中王杰、李明为化名)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