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照慧:“十四五”文旅新纪元的六大核心|2020江苏智慧文旅峰会

数字化将从根本上实现文旅消费裂变、产品升级和供应链的改变。

12月1日,2020江苏智慧文旅峰会暨“苏心游”推广活动在江苏南京举办。本次峰会由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执惠集团、江苏大运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江苏省数字文化和智慧旅游发展中心作为支持单位。本次峰会以“智慧文旅助力消费扩容提质”为主题,聚合了来自全国文化和旅游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行业协会领导和头部企业高管等,通过充分展示和深度研讨文化和旅游领域智慧化、数字化发展的消费场景创新的新举措、新模式和新成就,提升苏心游品牌影响力,推动智慧文旅融合创新,促进文旅消费扩容提质,助力江苏文旅高水平融合、高质量发展。执惠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照慧于峰会上进行了《展望“十四五” 文旅新纪元》的主题演讲。

刘照慧表示,文旅产业发展已站在一个新的节点,文旅新纪元的帷幕已在拉开。数字化会重构未来旅游几乎所有的场景,用数据指导游客的喜好、指导产品升级以及留客服务,从根本上实现消费裂变、产品升级和供应链的改变。他还表示,文旅和新消费未来不仅仅是旅游的层面,它变成了本地生活方式的异地化,多种消费形态会形成新消费、新经济和新的业态。在这个状态下,我们会发现以前所有的边界都需要打破重组,只有文旅的融合是绝对不够的,在产业中文商旅的融合,旅游和教育的融合,旅游和交通的融合,旅游和各个生活方式都在做重组和重新链接。

刘照慧认为,我们面临的是新经济的未来,新用户的新需求、需要新技术来打造新体验,新消费新业态的呈现,以及新IP新营销,最终还是需要新人才。

以下为刘照慧演讲全文:

(本文根据演讲实录整理而来,执惠略做编辑)

今年有一个重大的节点,是我们“十三五”的收官之年,“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我们文旅处在一个大产业中,大产业在大时代中,未来的发展到底怎么样,我想用这样的一个演讲给大家做一些小的分享,也是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来看清未来的路,跟各位伙伴一起探索未来的趋势。

今天我准备的是《展望“十四五” 文旅新纪元》的主题演讲,如果我们看现在文旅所处的时代,仅仅三四年的时间发展变化是非常之快的,我用一个词叫“跃迁的发展”。世界经济发展的历程就是一部跃迁史,这部跃迁史意味着我们理解的所有的经济现象,以往很多的规律、结论未必是适合的。

过去人类的发展史我们大概从几个阶段看,第一个时期,经历将近250万年的时间,第二个时期农耕时期,大概只有2千年的时间,到我们第三个时期,实际是近现代1750年。这些发展阶段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人类财富的积累,也就是跃迁的结果。大家看从旧时期到公元250万年,我们几乎花了99.5%的时间,积累了3%的财富,意味着95%的财富是在250年得出来的,也就是0.01%的时间里创造的,是中国发展的奇迹。

我们改革开放42年的时间总结了很多的规律,包括市场经济、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包括我们三次的工业革命,我们新能源技术的使用及交通的便利化,以及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全球贸易的加速,加速到什么程度?我们坐下来半小时之内,美团的750万的骑手可以送到你面前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社会生活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未来无与伦比的速度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信息革命的浪潮,人工智能的前夜,5G的爆发,包括新能源的进一步使用,都深刻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这一年是很魔幻的一年,枪炮、病菌和钢铁三个重大的因素,对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结构带来了巨变,这个巨变之下文旅在其中当然不能置身度外。2020年可能很多人说是过去的十年中最差的一年,当然过去的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以两位数算的,未来的十年,也就是“十四五”“十五五”,我们将迎来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发展格局和发展状态。

大家可以看这几张图很有意思,一个是全球主要GDP占比,1870-2050年,国运的发展很奇怪,跟人的命运差不多,大家看到1945年有一个交叉线是美国和英国之间的国运交叉。二战之后,美国的国势一直在上升。

在过去的将近100年当中,国运的变化和影响实际上深刻影响了所有的社会经济结构的发展。当然我们看到,IMF2020年下调了全球所有的经济的预测。

今天有老师说美国在割裂、欧洲在分裂,全球经济增长的活力和动力,我们看年轻人,中国的年轻人的活力在做什么?未来应该是充满希望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

中国的经济也是跃迁式的发展,在过去的这么多年中,我们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增长了271倍,从1978年3645亿迅速攀升到2019年的99万亿,这种国势的对比以及我们增长的势头是不可逆的,这种大势决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大背景。

1989年我们的旅游人均频次只有0.2次,2019年是4.3次。2019年的旅游总收入6.64万亿,2019年的投资1.6万亿,我们可以看到,过去40年的发展中,旅游业现代化的30年的发展中,实际上处在跃迁的发展过程中。

我们没有遵循常规的发展道路,也会带来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对旅游的理解决不是“一刀切”的都到体验的阶段,其实中国的结构非常复杂,是观光、休闲、体验、度假并存的阶段,我们政府的管理、企业的运营和对游客的理解非常复杂和多样,大家都觉得看全了所有,但是可能每个人只是摸了大象的一个部位,我们只有形成全貌才能看到未来文旅发展的全过程。内循环中很多人忽视了文旅在其中扮演的重大角色,尤其是我们占第三产业消费的比重,现在刚刚超过51%,但是现在发达国家完成80%以上的三产占比才能真正完成发达国家的占比,也就意味着我们的一产和二产在未来的过程中,文旅将在消费结构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旅游行业109个,如果加入文化这个10万级的市场,在我们消费中的占比,以及国家重大战略中消费供给的占比,扮演了非常重大的责任角色。五亿人的消费需求和14亿人形成的对旅游的刚需,才是我们发展的核心动能。

未来我们看到新用户的崛起,尤其是80后、90后、00后更年轻一代的崛起,对于互联网的熟人,对于大数据的使用,对于未来产业和更高的消费需求,在供给侧改革上,我们的文旅产品将迎来更大的变革,所以大家的思维和思路必须是更开阔去打开。

我们看新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5G、数字平台、物联网、区块链、智能器人、VR/AR、云技术,几乎所有的板块今天都有最好的代表,阐释了他们的理念,呈现了他们的发展案例,也表现出他们的思考。

数字化会重构未来旅游几乎所有的场景,数字电影、数字博物馆、虚拟IP、VR/AR、数字酒店、数字景区,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一个评价不仅仅是影响我们旅游的某一个评论的内容,而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消费裂变、产品升级和供应链的改变,这种层面上的改变是我们用数据来指导游客的喜好,用前所未有的大数据来指导我们的管理,指导我们的产品升级以及指导我们的留客服务。这种情况下,大数据的作用,未来在5G的加速下会带来更大的改变,包括凤凰科技呈现出的《清明上河图》能够重新走进我们的生活,变成我们可感、可住、可消费、可带走的产品,这件事情把古代上千年和我们现在的生活挂起钩来,这种变化带来更多的消费动能。

当然,文旅和新消费未来不仅仅是旅游的层面,它变成了本地生活方式的异地化,多种消费形态会形成新消费、新经济和新的业态。我们在这个状态下时候,我们发现以前所有的边界都需要打破重组,只有文旅的融合是绝对不够的,我们在产业中文商旅的融合,商旅、旅游和教育的融合,旅游和交通的融合,旅游和各个生活方式都在做重组和重新链接。所有的商业模式成功最后都是边界的打破,在有限的边界范围之内资源利用的效率发生到了极致,所以最后我们呈现出来的是全新的业态、全新的新经济模式。

未来我们看文旅和以往非常不一样,旅游+教育衍生了非常多的产业生态,持续关注各个产业+的模式,这里面大家注意旅游+教育、旅游+体育、旅游+康养、旅游+文娱、旅游+城市商业地产,包括芭比整个的系列“变形”出来的FEC,包括LBE,从大到小,包括恐龙园的沈总提出的从4千亩到2百亩到2千平,包括诸多方式的体验内容和产品,这些变化我们很难拿原来的旅游概念去套、去复制,或者是说去管理。

当然新业态里面还有很多大家没提到的,比如说乡村,我们的乡村振兴如何发展?我们内循环里面最重要的循环是城市和乡村的循环,我们大城市周边的乡村业态有非常多的可创新空间,包括我们看到书店也不是我们所认为的书店,日本的茑屋有30年历史,CCC集团在过去创新了几乎从书店到文化设施管理的所有模式,所以大家看到里面呈现的是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的理念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已经萌芽,我们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在复制类似的路径。

当然还有康养旅游,包括我们在黄山的一个康养基地,从太极文化的挖掘到御医文化的挖掘,我们如何通过乡村的文化和乡村的振兴,带来老百姓的消费升级和老百姓的就业,带动原来的农民转化成三产的工人,这种变化是三产带来的效益的问题。我们说文旅不是一个简单的附加的产业,是一个顶尖的带动的产业,需要文化的赋能、科技的赋能,需要商业模式的赋能。我们看沉浸式的体验,不管teamLab,还是棱镜光娱,都是用新方式呈现出新的模式,我们的文化场馆80%以上是亏损的,如果不靠财政的补贴和运营的话怎么支撑起来?我们看到棱镜光娱在用新的内容在填充,包括在城市中的一系列的产品的创新,都能够带来更多的新业态和新体验。

我们看到夜游,还有长沙的超级文和友,创造出来的80年代的市井生活。大唐不夜城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流量怎么运营要靠我们的科技手段,靠流量的聚合和转化。包括LBE的娱乐模式,不是文旅那么简单,而是产业中有具体的可以落地的业态,这种业态我们能不能结合自己的文化资源历史积淀,形成我们非常好的新产品和新体验。

我们看到新媒体的崛起,可以发现未来新的便利,有太多的新玩法,当然文旅人才的痛点也明显,说到最后谁来运营,很多教授说系统建得很好,没有人运营,或者是运营没有那么充分,带来的效率和产业的转化,并没有呈现出来它的价值,但是文旅人才的教育中,我们发现有非常多的痛点,包括错配的现象非常严重,我们过去两年差不多走访了全国各个层次的高校,我们发现开的专业,大部分都集中在旅游管理、酒店管理和会展经济,和真正的文旅运营差别非常大,我一直在读《迪斯尼大学》,1965年迪斯尼就设立了大学,他为全国500强企业中一半提供培训、运营管理和教育,未来我想在人才层面上,还希望各位能够以更开放的心态,培养运营人才,解决真正的痛点,未来的运营绝不仅仅是我们传统的导游、服务员、会展的工作人员,未来还有更多懂生活美学、懂设计、历史、文化、考古各个方面的人才,汇集到文旅的大产业中,才能带动我们真正美好生活的实现。

未来的政产学研的联动,希望跟江苏省文旅厅的平台一起互动,带动更多人才的升级,我们执惠也在跟国际的资源对接,希望跟国内的高校更好地建立起人才的解决方案。现在的这些课程,可以说没有一个在现有的高校体系里面开设专业的,但是我们看到阿里在里面做的市场管理、淘宝的新零售,包括自驾是我们未来从导游转型到运营人才上的一个非常好的出口。

最后我想展望“十四五”文旅的新纪元,用六个“新”作为结尾,我们面临的是新经济的一个未来,新用户的新需求,需要新技术去打造新体验,新消费新业态的呈现,以及新IP和新营销,最终还是需要新人才。

最后感谢江苏省文旅厅来一起搭建平台,我们一直的使命是希望助力中国文旅目的地的生态创新,各位都是目的地的平台,有政府、有企业,但是大家只有联合成一个生态,聚拢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中,我们才有可能真正解决未来中国文旅的核心的关键的问题。当然“苏心游”的平台今年是第一年搭建,我们希望未来一直搭下去,一直用我们江苏省文旅厅的力量,用“苏心游”聚合的力量,带动我们所有的生态伙伴共同构建这样的一个生态,我的演讲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