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驴迹科技CEO臧伟仲:在线电子导览已成为智慧旅游发展的“中坚力量”

智慧旅游的系统建设只是第一步,其核心是要解决景区的“三个痼疾”。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成为2020年影响我国文旅产业的“黑天鹅”事件,给文旅产业带来了巨大损失。面对疫情困境以及经营环境的变化,智慧文旅成为修补疫情所带来的文旅经济缺口的关键路径,也无疑将是后疫情文旅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

顶层设计层面,给文旅与数字科技的融合提供了政策导向和地方推动落地的空间。

今年两会提案中,围绕数字文化强国建设和重点民生建言献策,有委员在“推动数字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相关提案中建议:“搭建数字文旅合作服务平台,拓宽智慧文旅全产业链条,深化科技企业与文化文物单位、旅游景点等线上线下融合发展”。

会议期间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借助数字化等高科技手段“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目标。

进入到文旅业的新五年,数字化、信息化技术将加速改变旅游业态,而疫情防控使得互联网不管在深度还是广度,对旅游业的催动作用都更加明显。其中,通过与在线电子导览内容服务供应商合作,旅游企业的在线化、数字化水平内功得以提升。国内最大在线电子导览供应商驴迹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驴迹科技”)提供了数字文旅企业起势的新样本。

驴迹科技CEO臧伟仲接受执惠专访时表示,疫情与政策导向给在线电子导览业务带来了巨大机遇。在疫情初期,在线电子导览产品使用频率有明显下降。但到了疫情的中后期,我国的旅游业复苏步伐加快,从2020年国庆到2021年春节,我国出行人数和旅游收入也都在持续增长,在线电子导览的复苏情况与行业基本一致。

科技赋能,跑赢线上流量争夺战

疫情促发云旅游兴起,掀起了一场线上流量争夺战,驴迹科技凭借着过硬的技术研发能力,将在线电子导览与VR技术融合发展,创新景区场景营销新玩法,同时加大低端目的地布局,始终立足于景区导览和全域导览两个核心战略,在这场争夺战中成功突围。

截至2020年6月30日,驴迹科技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开发了22044个在线电子导览,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70.7%。国内方面覆盖了278个5A级旅游景区及2170个4A级旅游景区。

虽在疫情影响下旅游股市场普遍表现不佳,但海外投资机构Mithaq Capital自2020年11月起多次增持驴迹科技股份,仅2021年2月就增持共计590万股。

驴迹科技之所以能够吸引投资机构的关注,臧伟仲认为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是和投资机构本身的投资逻辑有关,第二是驴迹科技的业务发展符合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臧伟仲表示,Mithaq Capital一直以来都十分关注中国的消费市场,驴迹科技受益于中产阶级的消费升级,基于中国14亿人口的庞大消费市场,公司在在线导览领域处于领军地位,未来前景可期。

能够在疫情期间获得资本市场青睐,首先,离不开驴迹科技基于技术的产品创新。

从2019年底开始,驴迹科技就已经探索了在线电子导览与VR技术融合发展的可能。2020年3月后,驴迹VR产品加快落地。基于在线导览和VR,结合人工智能、5G等数字化技术,让驴迹VR不仅可以实现真人语音讲解,还可以实现720度的全景VR直播、VR视频拍摄等功能。无论是从游客自助旅游还是景区内容创新的角度,目前都收到了不错的反响。

西江千户苗寨、河南洛宁县、桂林旅游学院等通过驴迹VR打造了智慧导览系统,广州宝墨园和沙湾古镇通过驴迹VR对景区举办的赛事活动进行直播。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是景区实景浏览还是VR直播,用户都不需要佩戴专门的VR设备,只需要通过一个简单的链接或者扫描二维码就可以进行观看,这些都是疫情倒逼电子导览创新升级的结果。

除VR之外,驴迹科技还做了不少产品创新的尝试。

自驾游趋势走高,驴迹科技针对于自驾游群体研发了导游车载小程序并成功上线。此外,驴迹科技基于电子导览,联合微信支付,推出了景区场景营销新玩法。首先在合作景区部署线下活动物料,引导游客关注景区微信公众号,再通过电子导览地图引导游客前往打卡点打卡,参与相关活动,游客打卡成功后获得奖励,最后通过整体的活动规则,引导游客分享游园轨迹,形成社交裂变传播。

为了更好地解决景区用户留存和盈利的问题,驴迹科技还研发了智慧景区管理服务系统及数字文旅SaaS中台。数字文旅SaaS中台能够覆盖A级景区到5A级景区85%的需求,省地县政务类业务95%的需求。而智慧景区管理服务系统可以实现针对个别终端用户或者突发状况进行监控,通过算法分析终端用户的兴趣点,管理共享设备和零售资源等,做到了入园无人化管理。

再者,驴迹科技瞄准了下沉市场目的地疫后复苏潜力。第一个是消费潜力,根据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9月,我国下沉市场活跃用户数突破6亿人次,三线以下的城市主力消费人群呈现年轻化趋势。他们不仅基数大,消费能力也较强。

第二个是移动互联网属性明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Z世代人群,传统的走马观光式旅游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出行需要,这部分群体追求实质、崇尚个性、注重体验的消费特征,配合强消费能力,让下沉市场目的地容易形成消费池。而自主性标签的驴迹科技在线电子导览,自然也就进入到年轻群体的法眼。

第三是下沉市场的旅游目的地受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这些目的地所在城市的居民受到疫情威胁也相对较小,对出行消费的影响也会相对降低。驴迹科技目前覆盖的11,674个国内景区中,3A级以下旅游景区的数目是9226个,在高端景区数量有限的情况下,下沉市场的旅游目的地将会是驴迹科技未来业务的主要拓展对象。

下好全域智慧景区这盘棋

为了实现公司收入多样性,驴迹科技也在不断探索布局全域旅游智慧景区建设,加大和景区、地方文旅局的定制化合作。

对于全域旅游目的地的建设,臧伟仲表示,应该坚持建立“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创新”的管理机制,应用到公共服务和旅游监管,以打造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为目标,结合旅游目的地实际情况和个性化需求,打造一个中心“旅游云数据中心”,两个平台“旅游公共服务平台、旅游行业监管平台”,三大特色“区域内OTA、全域标识系统、旅游集散地建设”等项目。

智慧景区的建设主要是通过各级与相关部门的相关行业数据,在交通、公安、气象、环保等领域进行数据交换与共享,同时融入三大运营商,在线旅游平台,搜索引擎和涉旅企业的数据,实现景区发展与智慧城市跨界产业联动与协同发展的无缝对接。

“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颇具代表性,该项目是云南省政府与腾讯联合打造的全域智慧旅游项目,驴迹科技是腾讯在该项目中重点推荐的在线电导览内容。此外,还有“一部手机游丹巴”、“一部手机游康定”等项目正在建设中。目前驴迹科技已经和云南80%的景区达成了合作,大部分项目已经上线。未来游客在整个游览过程中将享受到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优质体验,比如电子导览、在线购票等。

与高德合作的“未来景区”项目是驴迹科技智慧景区布局的另一代表作。驴迹科技在线电子导览产品在高德地图APP中上线了长隆、黄鹤楼、南京夫子庙、西溪湿地洪园等景区,让用户可以在日常必备的导航APP中使用驴迹提供的专属导览服务。

在臧伟仲看来,驴迹科技与腾讯、高德等知名企业展开合作,可以通过在线电子导览这一产品为这些流量巨头在智慧旅游、智慧出行等方面获取更有针对性的数据,用以进行更加有效的用户画像分析,增加流量变现的渠道。

数字化时代,根治景区“三大痼疾”

关于智慧旅游的桎梏,臧伟仲认为,当前智慧旅游发展存在三个较为突出的问题。

第一是智慧旅游的社会认知度有待提升。目前我国智慧旅游发展处于初级阶段,社会认知度不高,很多企业和景区对智慧旅游的认知严重不足,这也导致了景区的智慧化建设与游客的实际需求有脱节,旅游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缺乏一个良性的循环机制。

第二是智慧旅游的政策法规不健全,旅游者的合法权益容易遭到损害,满足不了行业的法制需求,当然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第三是智慧旅游应用程序良莠不齐。智能终端普及率越来越高,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游客因不熟悉线路、门票信息而浪费的时间。不过这种平台在迅猛增长的同时,相关监管和行业应用标准仍然比较欠缺,用户难以分别好坏。

臧伟仲对未来智慧旅游的发展做出了以下判断,他认为智慧旅游将更加广泛地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融合,让游客能够借助移动终端上网设备获得旅游资源、旅游活动、特色旅游营销内容。同时,旅游景区运营者、管理部门及时发布动态,让游客及时安排和调整旅行计划。

不过,他也表示,智慧旅游的系统建设只是第一步,其核心是要解决景区的“三个痼疾”:怎样吸引更多游客,怎样增加复游率,怎样让游客更多产生更多消费。

解决这“三个痼疾”有以下几个办法。

第一,在行业内进行数据置换,打破信息孤岛,形成行业共享发展的局面,这将对实现“互联网+旅游”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是脱敏后的数据交流,把景区内现有的数据打通,例如门票、停车场、酒店等等,将有效拓宽旅游产业链上下游的消费触点。第三,如果数据不够,可以增加数据标签,比如放置收款码,这又称为数据触达。第四,要做消费者洞察和用户研究,这在其他行业里看似平常的动作,在旅游行业却是落后的。基于深度的用户分析与研究,驴迹科技可以帮助景区结合场景、活动、氛围的打造,打消费者的出行疑虑。同时,在景区文创IP打造、衍生产品销售等方面形成有效的解决方案。

臧伟仲指出,当前的智慧旅游发展处于数字化阶段,解决景区的这“三大痼疾”,也将是未来智慧旅游发展的方向。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