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租平台摄影师: 搭上“共享经济”快车

搭建共享平台,让有闲置资源和有需求的用户在平台上实现对接,是共享模式的初衷。而为了减少成本,让闲置资源发挥最大价值,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新兴的职业,例如对短租房屋进行改造的设计师以及摄影师们。

蒋蕾是一位受雇于短租平台的兼职摄影师,日常的工作是拍摄短租平台上进行分享的房屋。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大热,越来越多的摄影师们正在将闲置的房间,通过短租平台展示到网络上。

在蒋蕾看来,进入一户人家的房屋进行拍摄,和平时的日常社交程序是相反的:正常的社交生活是“见面先说你好”,在很多步骤之后,或许才能有机会到对方家中进行参观。而在短租平台上兼职摄影师,则将按部就班的程序打破,直接进入到属于陌生人的私密空间。

近些年大热的“共享经济”概念,所涵盖的领域包括搭车、共享房间和闲置物品交换等。前者以Uber为代表,共享房间模式的兴盛则以Airbnb的崛起为标志。无论Uber抑或Airbnb,均引来了中国创业公司的模仿。但大多数模仿最后并不成功:参照Airbnb模式发展的爱日租最终倒闭,途家方面也称C2C模式仅仅是其发展方向之一。

搭建共享平台,让有闲置资源和有需求的用户在平台上实现对接,是共享模式的初衷。而为了减少成本,让闲置资源发挥最大价值,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新兴的职业,例如对短租房屋进行改造的设计师以及摄影师们。

拍摄短租屋

一位在鼓楼大街拥有一户小平房的大叔将这套房子租了出去,在接触中,这位让蒋蕾觉得普通的北京中年男人,细心地为住宿的人提供自行车,以方便他们更好地游览后海。这是无论Airbnb抑或小猪短租都希望获得的房东——他提供的不仅仅是房间,还有更多带有本地味道的服务,以区别于传统的酒店住宿体验。

北京百子湾的一套房子也给蒋蕾留下了很深印象,房东是一位姑娘,她按照复古的风格对房子进行装修,房间内甚至还配了一台老式唱片机,“拍摄的那个下午天气很好,房间里一直在播放一首法语歌曲。”蒋蕾说,拍摄过程中感觉人都融入了整个空间之中。

但这样的房东显然也“可遇不可求”。甚至有时,这一过程也充满矛盾,例如摄影师和房东可能会对如何展示房屋这件事发生争执:比如,照片视角应该按照房东还是摄影师的要求进行呈现。

另外,目前大部分国内房源仍是普通的居民住房,较为缺乏设计感。李炫豪现在在为国内短租平台小猪短租上出租的房子做重新设计,使其更加舒适和吸引人。在来小猪短租前,他在一家专门从事房屋装修设计的公司上班,而现在,他每周平均要为两间房子进行重新的设计。

原先在设计公司时,李炫豪时常会碰到与自己的审美趣味相冲突的客户,很多时候只能选择按照客户的意见执行。但和主动将自己房子拿出来短租的房东打交道时,他发现这类房东大多有自己的想法,互相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也常能捕捉到相同的点。

目前,国内短租平台上仍是和房东共享房间的模式居多。相比之下,国外的房源在总体上更为优质。在国外留学学习摄影的江同(化名),曾担任Airbnb平台上的摄影师,在接触当地房东较多的旧金山地区,大部分美国房东出租的是第二套房子。

江同所接触到的大多数房东,在出租和共享方面的态度都较为开放。江同曾拍摄过旧金山附近居住的中东银行家、法国夫妇以及大农场的房子,让其印象深刻的是,在房间内所见到常有不同风格的雕塑、古董衣柜和风格迥异的地毯。

但在时间久了以后,他们也发现有趣的房间仍是少数,所拍摄的大多空间都归于平淡。于是,像小猪短租这样的平台,将有“人情味”的住宿作为其主打的招牌。

中国式共享经济

在拍摄房屋过程中,蒋蕾发现很多房东,将自己房子放在短租平台上进行共享,而不是长期租给别人。一方面,长期出租对于房屋的损害会更大;另一方面,如果需求旺盛,短租带来的收益高于长租。

很多房东都给蒋蕾留下了一个印象: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布置自己的房间,以获得更多用户的喜爱。因此,在房间内进行拍摄时,也常碰到这样的询问:我该怎么样布置,才能给对方良好的居住体验?

“短租平台上很多有情调和故事的房子,基本都是房主自己布置的。”李炫豪认为,但和国外相比,欧美国家的人动手能力更强,对于房屋的改装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亲自动手。

C2C模式的短租平台,试图在房东所能提供的住宿条件,和房客不满于酒店住宿体验的需求之间划上等号。事实上,和同等条件酒店接近甚至更低的价格,房子本身的个性化乃至当地文化韵味,再加上房东所提供的人情味服务,均是过去一段时间短租分享平台得以取胜的关键。但这个等号一旦失衡,设计师和兼职的摄影师在这个平台上的作用,就显得尤为关键。

李炫豪感受是,拿到短租平台上出租的房子,以老房子居多。在对房屋进行改造前,设计师会和房主先进行沟通,“在交流中去揣摩房东的思考和倾向很重要。”愿意对自家房屋进行装修和改造的房主,将会提供一笔一两千元至三四千元不等的预算。

预算不足也会束缚设计师的发挥空间,从设计公司跳槽到为短租房做重新设计,李炫豪发现碰到的第一个挑战,是在有限预算下如何对房屋重新改造。有时面对一些房屋,李炫豪也会感到不知如何下手:室内装修过于老旧和简单,而拿到的预算又极为有限。

“有些房子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如果加入宜家或者MUJI风格的家具,会非常的不搭。”李炫豪说,很难归纳出一套适合短租房的设计准则,基本的理念则是希望通过设计,为用户营造家的感觉。对主打非标准住宿的短租平台而言,个性化的参与和制作,从房源、改装到拍摄一直存在。

“不付钱却能看到别人家中的室内设计”,以及观察他人的生活方式、和他人聊天,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对于生活的思考和期盼,江同称这是这份工作吸引她的一个地方。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尽管国内优质房源较少,房东的沟通模式同国外有所不同,但她认为,国内也正在出现越来越多,类似于胡同内的房屋或设计感较好的空间。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