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市场崛起:创业者的新一轮围猎即将开始

Hive游学联合创始人陈卫邦:“年轻人的旅行需求,已由过去的跟团游、自助游,发展成为要求个性化的实践旅行,边旅行、边成长,已经成为潮流。”

进击的游学行业:市场规模达120亿

“现在是游学的时代。”游学圈创始人兼CEO杨巍告诉TBO(旅游商业观察),他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根据两厘米国际游学网的统计,2014年中国海外游学人数接近35万人次,市场规模近90亿元,预计2015年将达到50万人次,市场规模达到120亿元,并将以每年不低于40%的比例增长。

这种趋势有着深刻的产业背景:伴随着90后一代登上历史舞台,人们对于旅行的需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年轻人的旅行需求,已由过去的跟团游、自助游,发展成为要求个性化的实践旅行,边旅行、边成长,已经成为潮流。”Hive游学联合创始人陈卫邦说。

美国国际教育集团副总裁任旸告诉TBO,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家长开始追求个性化游学产品,而三四线城市的家长,也已经在寻找适合孩子的游学机会。不同圈层市场的形成,说明游学游正走出狭隘的一面。

同时,游学的概念其实变得越来越广,从传统的知识提升到志愿者、义工服务再到科研考察等多样化的项目等都属于游学的范畴。这已经是个“泛游学”的时代。

在杨巍看来,旅游经历了三个阶段:1.0叫作“照相机的旅游”,这个时代的特点是去看风景、在乎的是视觉上的享受,核心是“去哪儿”;2.0是自由行的时代,特性是“怎么去”,目的性和目的地性都不强。

“3.0不是去哪儿,也不是怎么去,而是为什么要去、和谁一起去。”杨巍说道,他认为这是当下旅游消费心理的核心。

“游学是带着学习的目的,和一群有着相同爱好、需求的人一起去的旅游形式,所以它是旅游3.0时代的产物。”杨巍说。

中介化、同质化成游学市场不良发展主因

虽然游学市场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看似欣欣向荣,但实际上游学行业在整个发展过程中还处于初级阶段。“整个游学市场目前比较混乱,处于一种分散和碎片化的状态,还没有形成体系。”艾酷游学联合创始人张星伙告诉TBO。

由于游学市场进入门槛低,各种组织、机构都想竭尽全力分食这杯羹。各种力量的竞争导致了游学产品和服务不易标准化、用户获取成本高、产品形态单一、不易形成用户黏性等问题。

而其中中介化、同质化的问题尤为严重。“干活的人赚不到钱,花钱的人得不到相应的服务。”杨巍说道。

根据华泰证券研究所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学校占游学市场份额的65%,留学中介和培训机构组织占游学市场份额的20%,并有逐年递增趋势。旅行社占游学市场份额的12%左右。与之相对应的是,专门的游学机构和网站只占游学市场份额的3%。

“学校、留学中介和培训机构还有旅行社等大部分扮演的是中介的角色,他们以较低的价格从供应商处获得游学产品,然后贴上自己的标签抬高价格卖给客户。时间一长,中介商的名气打响了,供应商就失去了议价权。”曾经作为供应商的杨巍描述了这一格局产生的原因。

另外,各家旅行社、游学机构等提供的产品、服务越来越趋同。“到最后客户唯一能比的就只有价格了,而这无疑会导致价格战等恶性竞争手段的出现。”杨巍分析道。

平台模式的多种活法

由于概念模糊和信息不对称,即使面对巨大市场需求,游学游的消费者也难免无所适从。而像游学圈、Hive轻游学等新兴O2O游学平台的出现,正是为了直击这一痛点。

他们的玩法是:通过与旅行社、游学机构、培训机构等产品供应商合作,利用互联网把教育机构和旅行社的游学资源进行整合,吸引供应商到平台做产品发布,然后平台帮助供应商进行营销。而消费者可以在平台上根据产品性质、价格、功能等作比较进行选择。

大家都选择了平台模式,但各家求生存的手段却各异。游学圈的用户群体以中小学生为主,平台上的产品分为“寻师求学”、“亲子宝贝”、“健康养生”、“运动天地”、“科学探索”、“自然发现”、“商务交流”、“文化解密”八大类。

杨巍表示,目前游学圈是免费为供应商发布产品,他们依靠和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做旅游分期、卖保险等盈利。

而Hive轻游学主要是针对大学生等青年群体,倡导一种“在旅行中进行提升”的旅游形式,提供的是兴趣实践、实习提升、志愿义工、体验交换等项目,通过从供应商方提取抽成获利。

很难说谁的路子更对,因为为时尚早。无论怎样,O2O游学平台的出现减轻了供应商招揽客户的麻烦。“这是未来的趋势,游学市场将越来越透明化。”张星伙说,“艾酷游学也正在尝试往这个方向发展。”

新兴游学O2O平台试图改变行业规则,使市场变得越来越开放。

而问题是,此类平台做大做强之后,是否会成为新一轮压榨供应商的地主?

对标当年携程、去哪儿等旅游公司,也是在旅游行业处于混战时期,异军突起,扛着OTA的大旗大打价格战。而待一方老大坐稳之后,供应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作为供应商的任旸就对这种模式表示怀疑。“平台不能解决客户对产品的咨询问题,最终我们供应商还得花人力去跟客户沟通、对接,这样很累,收效也不高。”

而对C端,任旸也认为还有很大的问题存在。“游学产品一般价格都不低,而消费者怎么放心只是通过一个网站就相信产品的可靠性呢?”

当然,游学行业目前还是一个碎片化的市场,服务品牌难以形成巨头垄断——所以众多创业公司现在更注重自己的生产问题。最终谁能异军突起,笑傲江湖也还是未知数。

而对习惯买买买的携程等OTA大佬,未来也可能坐收渔翁之利。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