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投资人毙掉的“玩得嗨”,如何一年内完成两轮融资?

2015年12月30日,一条“资本寒冬下,玩得嗨自驾游平台一年拿了两轮融资”的消息在旅游圈被刷屏,带着几分好奇,我开始了对“玩得嗨”创始人陈友超的访谈,想了解这个项目背后人的故事和这个有故事的企业。

一个男人和他的车的故事

2015年12月30日,一条“资本寒冬下,玩得嗨自驾游平台一年拿了两轮融资”的消息在旅游圈被刷屏,带着几分好奇,我开始了对“玩得嗨”创始人陈友超的访谈,想了解这个项目背后人的故事和这个有故事的企业。

对于我提出的“一个男人和车的故事”,陈友超坦言了自己在旅游业摸爬滚打的这些年。他说自己曾做过导游,做过领队,也参与过创业公司的项目;然而过去的种种经历带给他的除了经验,更多是亲身经历的种种痛点,抱着对旅游业始终不变的喜爱,最后他选择了自己创业。

聊到玩得嗨创立过程中受到过的质疑和挫折,他形容自己“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坑,一次又一次尝试”。侃侃而谈的语气,像一个历经沧桑而又回归初心的孩子,不掩饰,不回避,不夸张。

据执惠旅游了解,陈友超最初做麦途旅行,是打算做定制游,然而做了对目的地资源进行整合、线上平台升级、达人线路优化等一系列准备后,却发现精准用户的获取成了最大困难。后来麦途开始缩小目标做企业定制游,但是企业出游的低频次,以及定制的规模化和个性化矛盾再次让麦途陷入迷途,也让陈友超陷入沉思。直到2014年,迷途的麦途和陈友超发现,定制游用户在自驾游领域需求旺盛,却找不到合适的产品。于是,着手转型做专注于自驾游的“玩得嗨”。

在谈到一路走来对自己影响最深刻、最受打击的一次经历时,陈友超笑起来:“打击和质疑是每个创业者都会经历的,我也不例外。如果一定要让我谈谈记忆最深刻、最难忘的一次经历,那应该是2014年年底吧,那时候麦途旅行已经开始转型做自驾,我出去参加一档创业型节目,原本作为被导演看好的压轴代表,上场后在我激情满满地讲述了麦途做自驾的初心和未来规划时,却遭到全场嘉宾灭灯,所有人都觉得我的讲述和做的事情很浮躁。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录完节目走出演播室的时候,是北京凌晨的两点,空荡荡的街道,路灯昏黄,清清冷冷的街面只有三三两两的车辆呼啸而过,我在那一刻极度地想迅速逃离北京。然而我买的是清晨的高铁,于是我一个人开始在北京凌晨的大街上散步,一步步往前走,一遍遍反思自己。回到上海后,我开始把自己迅速复盘,沉淀,反思,甚至开始拒绝一些宣传和采访,埋下头做事。但过去的经历都是财富,创业过程中受到打击和质疑,我觉得很正常,虽然经历过痛苦和挣扎,但是我很感谢那些过去。”

我听着电话那头陈友超淡定而从容的声音,看着窗外空荡荡的蓝天白云,忽然觉得冬天最冷的不是每一个雨雪之夜,而是蓝天白云背后的清风。一如创业的路上,最痛苦的经历不是一次次面对质疑和挫折,而是在反思和沉淀的过程如何保持清醒理智的头脑和初心。

从名字到模式,有“故事”的自驾游

都说,一个企业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来自其LOGO和名字。

尤其在这个看“脸”的年代,企业的名字其实是另一张脸,往往都会取得极具逼格和特性。而“玩得嗨”却不同,它带着自己的气质活出了另一种姿态,无论是从用户群体的迅速扩张,还是融资速度都走出了自己的速度和格调。那么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陈友超解释道:“其实最初‘玩得嗨’还有另外一个极具逼格的名字,叫‘私驾旅行’,那时候我们的商业计划书也是用这个名字。可是后来传播效果和运营并不是很好,我们就开始反思,我们做自驾游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是让用户游玩得开心,玩得嗨。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叫‘玩得嗨’呢?”

因为一个团队对初心的反思和回归,于是,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玩得嗨’。从‘私驾旅行’到“玩得嗨”,如果说是陈友超团队对初心的回归;那么从“玩得嗨”到‘有故事的自驾游’这个口号,其实陈友超内心的声音。他想通过“玩得嗨”向所有在路上的人传递一种声音——不要让你的旅行变成插旗子,而是让你的人生经历随着旅行丰富多彩起来,让你的每一次旅行都变成一个个有趣的故事,玩得开心,玩得嗨。希望每一个用户的自驾游之路,都可以得到最深度的旅游体验。

自驾游作为旅游细分领域的一项,用户群体基本上为有车一族,属于中高产阶级,其消费高,但个性化需求也高。如何在目前国内供需严重不匹配的市场现状下,协调这两者的矛盾,其实是做自驾游企业共同摸索和思考的点。

据执惠旅游了解,目前在盈利模式上,“玩得嗨”主要有三部分,第一是通过门票、餐饮、酒店等旅游资源整合的利差进行盈利;第二来源于目的地、资源商、外汽车以及后市场的广告费和保险业务;第三部分是自驾游俱乐部和自驾达人分销佣金。而这样的盈利模式一方面保证了玩得嗨“景+酒”的资源供应,另一方面也获得了精准人群。

旅行,就是生活在别处

旅行,文艺的说法是: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书香的说法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概念的说法是:本地生活异地化。

其实无论是哪一种说法,都需要回归本质,旅行就是将自己放置于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在别处。

但是对于追求自由化、个性化旅游空间的自驾游客来说,生活在别处的,不光是人,还包括车。如何实现自驾游用户的本地生活异地化呢?这就必须说到自驾游人群的特点,自驾游一般有三种类型:富游族,智游族和旅游新人;而出游方式多为家庭出游,情侣出游,或者朋友聚集出游。从经济上看,自驾游者一般来说都是属于中产阶层,是城镇居民中的中高收入者,有钱有闲;从文化程度上看,受教育程度较高,拥有较强的旅游意识和旅游素养,对游玩有深度体验的需求。

然而在自驾游用户不断增加,市场需求不断增大的情况下,自驾游细分领域旅游产品的滞后和信息不对称等现象造成了自驾游服务和体验均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从而造成用户本地生活异地化的疲惫感,旅游体验差。例如:自驾游配套设施不完善(道路网络建设不完善,路况信息发布不准确,路标设置不详细,旅游区服务站设置不到位,加油站布局不合理,旅游区餐饮、居住配套不适应等);自驾用户出游准备不充分,对自驾游可能性预料不足;自驾游安全保障问题;优质的冷门景区、旅行线路却没人开发等等。所以自驾游的PGC行程内容和旅游产品一体化成为用户需求不可回避的一道门槛。那么玩得嗨是怎么做的呢?

陈友超表示,“面对市场上割裂式的消费场景的痛点,我们提供‘景+酒+X’一站式服务。为了满足自驾游的社交需求,目前的做法是和俱乐部合作,但未来我们会在APP中设置版块,让用户可以用来征集车友、自驾游爱好者,共同出行。生活在别处,说起来是一个简单的话题;但对于做事情的人来讲,这需要一系列关联的服务才能达到。所以做事情的人需要更多地回归初心,站在用户的角度踏踏实实做产品。”

据执惠旅游了解,玩得嗨通过平台和工具实现自驾交易与社交一体化。即先通过早期的定制游经验,对上游的酒店和景区进行资源整合,再通过与俱乐部合作,获得精准的用户人群,了解用户需求后,为自驾游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用户可以定位所在城市,获得由专业旅行策划师和资深自驾达人打造的多条线路及完整自驾游方案。

目前,玩得嗨以自驾线路为切入点,延伸出自驾营地、自驾赛事、自驾俱乐部、自驾领队等。未来玩得嗨将通过技术实现自驾智能导航和约伴自驾。

未来是否可期许

自驾游这条路到底通往何方,未来是否值得期待?

回归市场,自驾游群体的扩张其实是基于中国中产阶级群体不断的增加。从旅游发展阶段来看,国内旅游会逐渐从观光旅游过渡到休闲度假,再走向深度体验之路。虽然目前国内自驾游市场并不成熟,存在着旅游产品开发过于守旧、无法满足用户需求,信息不对称等种种问题,但未来仍然市场广阔。从机遇角度来讲,千禧一代会成为旅游主力军,对旅游产品的需求也会呈现出多样化和个性化,用户对旅游体验的要求也会逐渐深入。

旅游发展阶段有三个阶段:观光旅游,休闲度假旅游,深度体验旅游。2015年瑞士信贷银行发布《全球财富报告》称,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达到1.09亿,居世界之首。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当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时,人们的度假旅游需求会渐趋旺盛。当人均GDP到达6000美金以上,旅游将进入休闲时代。2014年我国人均GDP约为7485美元,已有7省市破万,这意味着,旅游市场也将逐渐从传统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旅游过渡,旅游观光客群的消费重心也逐步转移到休闲产品和度假产品上面来。

目前,国内的大型OTA已经开始涉足自驾游领域,例如驴妈妈、途牛都专门开设了自驾频道;旅游行业也有一些其他的自驾游企业,如自驾中国等;此外,新的创业者也不断进入。所以自驾游市场的发展机遇和挑战并存。

但在谈到未来的挑战时,陈友超信心满满、十分坦然地表示玩得嗨和OTA并非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关于行业竞争,他认为这是好事,会促进整个行业和企业的进步,从而使得用户获得更好的旅游体验。

关于个人对自驾游市场的看法,陈友超比喻道:“如果把自驾游比喻成植物的话,其实目前在很多人眼里,自驾游是一颗豆芽,小菜一碟。但是真正深入这个行业才会发现,其实自驾游是一棵小树苗,未来它一定会长成一棵大树。所以玩得嗨会深耕自驾游,未来打算做5个样板城市,并且覆盖全国自驾游热门目的地,同时进入二三线城市,和当地旅游企业、政府合作,做有故事的自驾游。”

笔者根据网上公开信息了解到,玩得嗨项目归属于麦途旅行旗下,项目于2015年1月成立,2015年5月获得龙翌资本和创势资本的数百万人民币种子天使轮融资;完成天使轮后并购了一家移动互联网技术公司。在2015首届国际互联网自驾游高峰论坛上,玩得嗨项目获得了现场全体投资人的肯定。金慧丰投资人周立峰当场宣布投资玩得嗨,2015年12月玩得嗨宣布Pre-A轮融资到账。

目前玩得嗨项目线下拓展运营主要在江浙沪一带,已开通八大电商合作平台,建立3000家商户合作,积累近20万用户,覆盖华东地区300条自驾线路、50家自驾俱乐部和30个自驾游营地,预计2016年拓展到国内热门旅游城市。此次资本寒冬再融资将为玩得嗨带来更多可能。

我记得陈友超的微博有一段话:“折翼的蜻蜓停在黑夜的灯光下,有一种等待黎明继续展翅飞翔的感觉。很多时候你把故事读得太认真,最后信以为真。很多时候你又把故事想得太悲观,认为所有的文章都没有好结局。世界不是纯洁的白,也不是坑脏的黑。是在是非黑白中努力创造希望和幸福。”

那么我就以此来结尾,未来是否可期许?都愿每一份初心不忘的坚持会迎来清晨,每一个花开的日子都灿烂如春。

*本文作者:四夕,执惠旅游专家作者,个人微信号:sixi7890,欢迎关注,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单位+职位”以方便备注,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